-

兩人並肩坐在屋脊上,司皓宸長臂一伸,攬上王妃的小蠻腰,美其名曰——為了保護王妃安全。

明若很自然地靠在男朋友肩膀上,看著街上往來如織的行人,有一種在看電影的感覺。比如說——

街的這邊,沈碧池同五皇子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街的那邊,風慕沅在首飾鋪子裡為金娉玫一擲千金。還有,金娉芸像隻小老鼠一樣,偷偷尾隨著自己的大姐姐……

坐在這高處,居然有一種上帝視角的錯覺。明若砸吧了一下小嘴:“‘坐得高也看得遠’,古人誠不欺我呢……”

“如此良辰美景,你居然感歎這個?”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臉頰。

“哦,那咱們要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嗎?”明若笑問。

“其實,也不拘談什麼。”司皓宸覺得,隻要兩人在一起就很好。

“我送你個禮物吧。”明若從‘袖袋’裡摸出一隻錦盒,打開盒蓋,對戒上的鑽石,在夜明珠與燈光的映襯下,閃出一片火彩。

東桓男子基本上不戴戒指,倒是北池和南戎的男子,喜歡佩戴寶石或者珊瑚製的戒指,而且,款式十分粗獷。與那種鑲嵌一大塊寶石、珊瑚的戒指不同,這兩隻戒指打得十分精緻——就連鑲嵌在上麵的金剛石都是很小一顆。

司皓宸以直男審美來看,這戒指都是好看的。而且,這還是一對,司皓宸就更滿意了。

“要不要本仙女幫你戴上呀?”明若笑眯眯地看著司皓宸。

“好。”司皓宸伸出右手。

明若拍了下司皓宸的手背:“不是這隻手。”

司皓宸微微挑眉,換了左手來。明若把戒指戴在司皓宸左手的無名指上,紅唇微翹:“大小正合適呢。”

“嗯,為什麼要戴這隻手?”

“據說,左手的無名指連通著心脈。”明若眨了眨眼睛。

“原來如此,你這左一環右一環,是要把為夫套牢了?”司皓宸看看戒指又看看扳指,小王妃還是很想套牢自己的嘛。

“是啊,套上我滴圈,就是我滴人了哦。”明若宣誓主權一般的地點點頭。

司皓宸直接把錦盒裡那隻女戒取出來,也給明若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十指交纏,戴著相似的戒指,極為賞心悅目。

“嗯?”司皓宸將兩隻手拉近一些,“戒指的花紋不一樣的。”

“對啊。”明若指著自己的戒指說,“這花紋代表月亮,取‘月出皓兮’之意……”

司皓宸盯著自己手上的戒指:“我的這個花紋,是太陽。”

“嗯嗯。”明若用神給雲親王殿下打了個對鉤。

“合在一起是‘明’,甚好。”自己的王妃絕對是玲瓏巧心思。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很驚喜。”司皓宸將明若攬進懷裡,兩人的手一直握在一起,“若兒準備了這麼好的禮物,為夫都不知道該用什麼回禮纔好。”

“那你把自己送我吧,給不給?”明若仰起臉望著司皓宸,笑的眉眼彎彎。

“我本來就是你的,還送什麼送。”司皓宸垂首在明若額頭上落下一吻。

“我一個人噠。”明若的眼睛裡亮晶晶的,像是有星光在閃爍。

“嗯,若兒一個人的。”司皓宸從袖袋裡取出一枚墨玉印章,放到明若手中,“這個在我名下所有的產業都能用,從鋪子裡拿東西、支錢或者調人都可以。”

額,這印章感覺比霸道總裁的‘無限卡’還要威武霸氣呢。

“收好了。”司皓宸幫明若合上手指,示意她收到空間裡去。

“我拿走,你不就冇得用了?”明若覺得這可能會影響到司皓宸‘辦公’。

“回府之後,我再刻一個。”司皓宸說得雲淡風輕。

“好吧,忘了您還是個刻章的手藝人。”明若打了個哈欠。

“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司皓宸將小丫頭鬢邊的碎髮彆到耳後。

“那你揹我回去呀。”

“上來吧。”司皓宸在明若前彎下腰,催促她快點。

“嘿嘿。”明若趴到熟悉又堅實的背上,笑得像隻偷到雞的小狐狸。

原本躺在銀樓屋頂上貪狼,看到主子揹著媳婦飛掠而去。這麼看起來,主子也不是無可救藥嘛。起身幾個縱躍回到金樓的屋頂,嗯,還是自家的屋頂躺著更舒服一些。

明若回到雲煙閣,星耀正在指揮著人打包‘行李’。

看到兩人回來,連忙上前一步:“主子,夫人,金銀細軟可以放在您們乘坐的馬車裡,但是蘿蔔番瓜的……”

“這些單另裝車,直接送到京郊的莊子上。”司皓宸沉聲吩咐。

“是。”星耀領命下去安排。

明若看到買下的那些農作物和瓜果蜜餞,嘴角抽了抽,自己這購物熱情似乎有些太高了呢。

司皓宸牽著明若的手往樓上走:“星耀會收拾妥當的。”

“讓他們拿些蘿蔔上來。”蘿蔔不如南瓜耐儲存,放久了估計更難長出根係來。

兩人一回到臥房,就進入空間把蘿蔔種上。為了確保成活,還澆了些井水。

明若投餵了所有寵物,覺得自己就是個勤勞的小農女。

此時,農夫雲親王殿下,也結束了打水的工作。兩人相視一笑,無論做什麼,隻要有彼此相伴就很美好。

“收工!”明若握住司皓宸的手,出了空間。

沐浴洗漱之後,明若就早早睡下了。他們已經在永夜城耽擱數日,要追上大軍,接下來幾天怕是要加緊趕路了。

明若睡得迷迷糊糊的,半夢半醒間,聽到了啾啾的鳥鳴。忽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完美的胸肌,和的喉結。再往上,是男朋友那360度無死角的俊顏。

司皓宸此時單手撐著腦袋,斜倚在枕頭上,深邃如海的眼眸中染著笑意:“醒了?”

“已經離開永夜城了嗎?”明若還冇完全清醒,下意識在司皓宸胸前蹭了蹭。

“嗯。”司皓宸剛伸出手,想要抱著王妃親親抱抱舉高高。

王妃卻以‘垂死病中驚坐起’之姿,掀開馬車的窗簾往外看去——青山、綠樹、豔陽……這纔是打開新一天的正確方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