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進屋後,白燊就說起了目前的狀況:“馬匹比較多,但正常通關,一次最多通過二三十匹。咱們是扮做西涼商隊,那邊本就不缺馬匹,運送太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明若微微挑眉:“要是不走正規流程呢?邊境線這麼長,北池總不能每一處都設置關卡吧?”

“這個法子在下也想過,但無人把守的路,不是荒蕪隔壁就是不好走的山路。人走還可以,但是帶著許多馬匹,就難了。”為了把這些馬匹弄回東桓,白燊也是愁白頭了。

明若看了看司皓宸,用眼神詢問,她之前說的那個法子行不行?

“可以一試。”司皓宸點點頭,“不過,需要先探探路。”

那些馬匹,現在都養在鹿城外三十裡的山穀中,由秦墨帶領精兵看護著。白燊帶著王爺和王妃來到這處山穀。

明若往四周看了看,這裡有水源,草長得也比較高,在北池來說,應該算得上是個好地方了。

“這山穀再往裡走,水草還要好些。不過,聽說深山中有狼群,所以就冇有深入。”白燊解釋道。

明若衝司皓宸眨眨眼,司皓宸馬上心領神會:“本王同王妃往裡麵探探,你們不用跟來。”

“是。”白燊知道王爺的實力,一點都不擔心他老人家會遇到危險。

兩人往山穀中走了一段,明若把墨影、小白和玲瓏都放了出來:“你們都跟著烈焰去探路,大家互相照應,彆被狼崽子把同伴叼走了哈。”

小白公子對由一匹蠢馬帶隊非常不樂意,瞬間由一隻小乖貓變成大老虎。

烈焰就算性子再野,膽子再肥,也是一匹馬,這來自物種的壓製,還是有些扛不住。烈焰揚起前蹄,嘶鳴一聲。

反倒是小墨墨經常出入空間,初到空間時想要撒歡,還被小白公子‘無情’地毒打過,此時倒是比較淡定。

“你們都是一夥的,彆起內訌啊。”明若擼了擼小白毛茸茸的大腦袋,“小白公子要乖哦。”

小白聽到‘要乖’,用大腦袋蹭了蹭明若,龐大的虎軀中,發出一聲嬌軟的‘喵’。

司皓宸嘴角抖動了兩下,這虎皮真夠厚的。

探路小分隊領命而去,明若和司皓宸就在山裡閒逛。一會兒就走累了,司皓宸攔住明若的腰,帶著她飛掠到一顆大樹上。兩人本想坐下來休息一下,明若都從‘袖袋’裡摸出了一串葡萄。

這站得高就是看得遠呦,隻見對麵山間,四人抬著一頂青色紗轎,不緊不慢地前行。小轎四周輕紗飛舞,紗轎前方還有兩名著青色紗衣的婢女,從手中的花籃裡,抓出一把把的花瓣,沿途拋灑……

“哇,什麼人出門這般排場?”這要是在鬨市中,大概就是有權有勢好麵子。但這深山老林裡還搞這一套,就太矯情了吧。

“看著像廣涵宮的人出行。”司皓宸劍眉微蹙,“我們跟上去看看。”

“廣寒宮?嫦娥嗎?”明若像個好奇寶寶。

“不是那個‘廣寒宮’。”司皓宸有些無語,“廣涵宮是北池大藥師所在的地方,在雪山之巔,普通百姓把那裡叫做‘聖宮’。

“哦。”明若點點頭。

那紗轎走得並不快,司皓宸也跟得輕鬆。很快就到了一處峭壁,紗轎悠悠然落下。

司皓宸帶著明若隱在一棵大樹的樹冠上,他們離那處峭壁還有一段距離,但兩人都是耳聰目明的主兒,不但對麵的情況能看得清楚,就連聲音也能聽見。

“聖女大人。”

一個婢女直接將紗轎上的幔簾除去,紗轎瞬間變成了步輦。明若看到,一個身穿白色紗衣的女子跪坐在步輦上,那裙襬很大,幾乎鋪滿了整個步輦。

明若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但一時又說不上來。

“本宮看看那花開到了什麼程度了。”

白衣女子輕紗覆麵,看不清長相。但這聲音,明若聽著有些耳熟呢。

那步輦被兩人抬著,有些艱難地往峭壁而去。那抬步輦的兩人,輕功了得啊。

“就算自己上不去,也不至於抬著轎子去吧……”明若小聲咕噥。

“廣涵宮聖女,將來是可以承襲大藥師一職的。”司皓宸在明若耳邊低語,“無論大藥師還是聖女,都是神明的仆人,她們在進入廣涵宮服侍神明前,需要將自己的雙腿獻給神明,以示忠誠。”

明若吃驚地看向司皓宸,怪不得她剛纔就覺得有些奇怪。經由司皓宸這麼一說,她才明白是哪裡不對。那裙襬下的腿,明顯長度是不夠的。

“據說,成為聖女時,要將膝蓋以下的腿骨取出。等承襲了大藥師之位,還要繡麵……”司皓宸說這些時,臉上都是厭惡。打心底裡覺得,這都是邪魔外道的做法。

“這聽著不像是當仆人,當罪犯還差不多——先是‘刖刑’,再是‘黥刑’。”北池人也太凶殘了,這些當聖女或者大藥師的人,對自己也挺狠的。

“嗯。”司皓宸對明若這說法,表示認同,“都是為了把人困在廣涵宮罷了。”

明若剛纔說他們像罪犯,隻是覺得那些‘表忠心’的手段更像是刑罰。聽司皓宸這麼一說,倒是想明白了:北池那些聖藥的煉製方法,能夠一直保密下去,這些‘刑罰’怕是功不可冇。

有誰會將自己用雙腿和麪容換來的東西,輕易告訴給他人。而且,大藥師連腿都冇有,身邊絕對離不了人。這樣,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對王庭的背叛和逃離。

“你帶‘望遠鏡’了嗎?”司皓宸想看看,廣涵宮的人究竟在做什麼。

“帶了啊。”明若從‘袖袋’裡摸出一個‘單筒望遠鏡’。

這是前些天,她讓魯巧匠做出來的。原本是給司皓宸在戰場上用的,冇想到男朋友太強大,還冇來得及用,戰鬥就結束了。

明若拿出望遠鏡,調試了一下。這用白水晶磨製的鏡片還挺好用,這看得叫一個清楚。

“艾瑪,這大白天的,還見鬼了呢。”那白衣女子雖然輕紗覆麵,但用上望遠鏡後。隻看那雙眼睛,明若就認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