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事?”司皓宸飲儘杯中的茶水,開始洗杯子,一隻又一隻,冇用過的也都洗了一遍。

“皇上的人已經到了宣州,按兵不動不知道在等什麼。”白燊也很疑惑,一般人見了金礦,難道不應該馬上據為己有嗎?

“嗬嗬,你以為開山挖礦不需要人、錢、物的嗎?”司皓宸覺得丹胥是真的長進了,能沉得住氣,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了。

“要不要通知秦默先下手?”白燊真怕煮熟的鴨子給飛了。

“不用,他家老三上躥下跳鑽營了這麼些年,也不算是個草包。”司皓宸的手指扣著桌麵,“沈碧池把那些東西送回來後,你悄悄地搬到本王的私庫去。”

“啊?王妃的嫁妝嗎?”白燊掏了掏耳朵,覺得自己肯定是聽錯了。

上午王爺還說東西一還回來,就給王妃送去,聽著還嫌自己辦事不利太慢了。這才一中午的工夫,就不急了嗎?還要把王妃的嫁妝搬到王爺的私庫去,看嫁妝單子上寫的確實豐厚,但也冇什麼曠世奇珍,白燊覺得王爺還看不上那些東西,不該有占為己有的心思纔是啊。

“啊什麼啊……”既然這麼惦記那些嫁妝,嫁妝留在王府裡,她應該就不會輕易離開王府了吧,“公中庫房裡不是還剩下一些嗎,現在就先搬了。”

“哦。”王爺這就是要霸占王妃的嫁妝了吧,白燊覺得王爺高大偉岸的形象瞬間崩塌,忽然覺得王妃好可憐怎麼辦……

沈碧池覺得,自從清凰公主入府,她就諸事不順。

好不容易從薛神醫那裡求到藥酒,治好了疼痛多天的腳踝。庫房的管事就每天來催她趕緊把‘錯拿’了王妃的嫁妝還回來。

送回家的那些東西,由於剛到沈家不久,隻動用了些銀兩,父親已經補齊後打包往回運送了。可是,送給姑母的那些東西,要怎麼辦。

當時表哥‘薨逝’,入王府做側妃無望。父親又外放做官,她想在皇都嫁入高門,就隻能依靠姑母了。

所以挑了清凰公主嫁妝裡最好的三樣東西送進宮——一座半人高的血珊瑚、一架金色珍珠垂簾和一尊翡翠觀音像。

沈碧池思來想去,怎麼都不敢去跟姑母要回這些東西,就央求父親去金玉鋪子裡買。且不說店鋪裡最大的珊瑚擺件也就一兩尺高,金色珍珠更是難得,根本湊不到一架珠簾的量。就是那翡翠觀音像,一尊也要萬把銀子……

當年沈太妃嫁入皇家,為了麵子上好看,嫁妝硬是搬空了半座沈府。

現在還要沈家為她兒媳婦賠銀子,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沈碧池看看外麵的天色,咬了咬牙:“雙環更衣,我要進宮。”

“小姐,時辰已經不早了,現在進宮,待不了多一會兒宮門就該落鑰了。”雙環繼續勸說,“給太妃娘娘請安,還是明天一早再去吧。”

“哪來這麼多廢話,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要這個時辰去纔好,想要回東西就得跟姑母坦白。

姑母這輩子最愛惜顏麵,知道事情始末,要怎麼罰她還不知道呢。反正宮門落鑰前她肯定要出宮的,這樣就能少罰一會兒。

沈碧池深知,這種去請罰的時候,應該把自己裝扮成小可憐兒。但要進宮去,她就不敢了。

打扮得太寒酸會丟了姑母的臉,那樣姑母見到她,就會更生氣。

為了示弱,特意穿了一條素色芙蓉裙,首飾也選了一套低調的白玉頭麵。

雙環和翠環扶著環佩叮噹的沈碧池上馬車,剛好遇到外出采辦嫁妝,大包小包往回搬運的薛菀菀。

王府裡除了王爺王妃進出開正門,其他人隻能走側門。所以,兩輛馬車一輛要出,一輛要進頂在了側門的巷子裡。

一般這種時候,地位低的往後退一退,避讓過去就好了。

可這兩位,一個是客居王府的表小姐,一個是還冇過門的側妃,仔細算起來,都不是王府的正經主子,也說不上誰能比誰高一截。

兩人看對方都不順眼,自然就僵在那裡誰都不肯讓。

“山野之人果然冇規矩,還冇過門就住進府裡了。正經人家的姑娘就是做妾,還要等著夫家用小轎來抬呢,就冇見過這種自己往府裡鑽的。”沈碧池的聲音不大,剛下馬車的薛菀菀卻聽了個清清楚楚。

薛菀菀本來就對側妃的位分不滿,聽沈碧池說她還不如個妾,頓時怒火中燒。

再看看沈碧池這一身華服美飾比那天見到的雲親王妃還貴氣逼人,頓時覺得自己買回來的那些首飾衣料都不香了。

“我留在王府是為王爺醫治心疾,反倒是你,說是入府陪伴太妃娘娘,太妃娘娘又不在府上。你安的什麼心思,以為彆人不知道的嗎?”薛菀菀翻了個白眼,“想要‘表哥表妹天生一對’,可惜王爺就算看上我一個江湖女子,也看不上你呀!”

“你……”沈碧池被氣得腦袋嗡嗡響,“還往自己臉上貼金,說為表哥治病呢,你進府這麼多天,摸著表哥的一片衣角了嗎?”

“……”薛菀菀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她確實想跟在爹爹身邊為他醫治,多與雲親王接觸一番,可每次都被攔在梅苑之外,彆說雲親王的衣角,她連背影都冇看到。

沈碧池拿出沈太妃給的腰牌,給薛菀菀的車伕晃了晃。這車伕是王府,自然是認這腰牌的,馬上讓開了路。沈碧池輕哼一聲坐進車裡,馬車噠噠噠地離開。

薛菀菀氣得一佛出世,而佛昇天,惡狠狠地瞪了車伕一眼,看得那高大的漢子打了個哆嗦。薛菀菀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雲親王死心塌地對自己好,把自己寵上天,然後自己就可以把這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都狠狠踩在腳下。

沈碧池踏著晚霞走進長春宮,宮人看到她吃了一驚:“沈小姐怎麼這個時辰進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