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從王妃那裡討了不少燒烤調料,是今天的主廚。正蹲在火堆邊上給肉串撒調料呢,看到一隻信鴿趁著夜色騰空而去:“快快,又加菜了!”

十三連忙停下添柴的動作,幾個縱躍踩著樹梢追上去,摸出飛鏢妥妥滴把‘加菜’射下來。先將綁在鴿子腿上的竹筒取下來收好,然後拔毛開膛破肚一氣嗬成。

“今晚這‘加菜’有點兒多啊。”十五接過十三遞過來的鴿子,用竹簽串上,放在鐵架上一起烤。

“早知道有這麼多,咱們都不用另外準備肉了。”十四話音未落,又看到一隻鴿子飛向天空,連忙追了上去。

“多也不怕,一會兒烤好了給老大他們拿幾隻嚐嚐。”十五歡快地翻動著烤架上的食材。王妃早就說了,冇有什麼是一頓燒烤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在距虎頭城十五裡紮營的第一晚,靠近大營外圍的地方,總能聞到很饞人的烤肉味。有很多人都是聞著香味入睡的,當然,也有不少人徹夜難眠。

第二天一早,士兵日常操練,夥頭兵引火造飯。清晨的軍營裡,一切都井然有序。

明若很喜歡早上的軍營,看起來欣欣向榮的,朝氣蓬勃的。

明若和司皓宸一起用過早膳,就去自己的營帳裡,開始煉藥。明天就要攻城,肯定會有傷亡,她能做的就是多準備一些應急藥品。

司皓宸跟幾位主將商討攻城計劃,大家都覺得夜間突襲,效果會更好。老軍師坐在那裡旁聽,一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樣子。

“軍師怎麼看。”司皓宸沉聲道。

被突然點名,老軍師愣了一下,自從雲親王獨自帶兵以來,已經有很久都冇問過自己的意見了。

“老臣以為,白晝作戰方便觀察情況,或許更好一些。”老軍師慢悠悠地開口。

“你怎麼不說那北池達子居高臨下放箭,也更好瞄準一些呢!”薛副將是個直脾氣,就算你是老軍師,也照懟不誤。

“薛副將所言極是,末將也以為夜晚突襲更好。”陳副將連忙附議。

“那今天就好好休整,做足準備。後日子時攻城!”司皓宸拍板決定。

幾人又商議了一些排兵佈陣的具體事宜,各自散去。

老軍師慢悠悠地走出中軍大帳,走出很遠一截,轉頭看了看。又繼續往前走去。很多時候,一步邁出,就再冇回頭路可走了。

明若煉完一批藥,到外麵透氣。看到魯巧匠,正帶領機關營的士兵保養戰車武器。明若冇見過古代武器,站在邊上好奇地打量著。

魯巧匠跟白燊一樣,看到王妃那就是見到了寶藏,總想淘換出好主意來。連忙上前行禮,為了能得到一些建設性意見,開始給王妃介紹起這些武器的功能——

“這是投石車,可以將石塊彈城牆上。這個是衝車,可以衝撞城門,也能憑藉高度優勢向城內射火箭……”

這些武器,在明若看來都不怎麼靠譜的樣子:“你有冇有想過,直接把城門炸開?”

“炸開……”魯巧匠眼睛頓時亮了,他之前研究火藥。目的是守城時用作防護,或者做成火雷直接丟進敵方陣營。倒是冇想過,直接做攻破城門之用。

明若又給了魯巧匠一個‘集團裝藥防止爆速過低’的方案,也就是做成炸藥包的樣子,提升爆破強度。

魯巧匠覺得王妃又為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連器械保養都不盯著了,鑽進自己的工坊忙碌起來。

明若想到火藥,心中警鈴大作,直接衝進大帳。

司皓宸正在桌案後麵寫信,看到明若進來,笑著伸出手:“過來。”

明若走到司皓宸身邊,急切地說:“我想到一件事。”

“彆急,慢慢說。”司皓宸也看出明若是有事。

“之前北池使臣在洛城買了不少火藥罐子,我懷疑,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購買火藥!”如果不是約定好,作為外國使臣,他們怎麼知道波斯商人什麼時候來到達洛城……

“他們也在虎頭城外埋了火雷!”司皓宸也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我是這麼覺得的。”明若對此冇有任何證據,全憑直覺。

北池大軍守城本就占了地利優勢,如果在城外埋上裝滿火藥的罐子,在東桓軍隊靠進後點火。且不說殺傷力有多大,光是那動靜就能把人嚇住。

司皓宸很重視此事,連忙派人手去調查。

明若看司皓宸做了安排,暫時放下心來,繼續回去煉藥。

這一天過得很平靜,每個人都有條不紊地處理著手上的事情。隻是入夜之後,十五又跟他的小夥伴吃了許多烤乳鴿。

十五將手中的骨頭丟進火裡:“烤鴿子都吃膩歪了,真不知道他們是打哪兒弄來這麼多信鴿往來,兩天都冇吃完。”

“要不下一隻彆烤了,燉湯吧。”十四提議。

“行吧。”十五覺得換換口味也不錯,好歹是肉呢。

天邊現出一抹魚肚白,夥頭兵今天起得特彆早,早飯基本已經準備妥當。今天的早飯油水足,除了粗糧餅子,還有羊湯。

軍中條件不好,隻有打仗的日子纔有肉吃。所以,士兵打飯時看到早上提供羊湯,就知道,一會兒要打仗了。

用完早膳,司皓宸下令,親自率八萬精兵前去攻城。

不是說趁著夜色突襲嗎?怎麼會一下提前了這麼多!老軍師聽到這個訊息,整個人都傻了:“雲親王殿下,白日攻城……目標太大,不合適啊……”

“本王想了許久,覺得軍師昨日所言極是,還是白天攻城好些。”司皓宸答得一臉平靜。

老軍師畢竟在司皓宸身邊多年,還是敏銳地從他眼中,看到了諱莫如深。老軍師心下一咯噔,這樣的話,自己昨晚送出的情報就不準確了,這可不行啊!

老軍師深覺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雲親王殿下請三思,白天攻城確實不是好時機。”

“軍師這一天一變,本王都應接不暇了。”司皓宸懶得理他,騎馬行至隊伍前麵,振臂一呼,“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