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吧,明若是真心服氣——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法反駁呢!

司皓宸看著一整個的蛋糕,有些遲疑:“這個就直接吃嗎?”

“要這樣切開。”明若把之前準備的竹刀和小叉子拿出來。

“我來切。”司皓宸切了一塊蛋糕盛在小碟子裡。

兩人剛用過午膳,司皓宸隻切了很小的一塊,一人嚐了兩口就解決了。

之後,明若就收拾好碗筷,去廚下清洗。

司皓宸看著廚房裡的架子,上麵擺著滿滿噹噹的食材,忽然發現,他的若兒有點兒像森林裡的小鬆鼠,在樹洞裡囤滿各種乾果。

看到小丫頭忙碌的背影,司皓宸幫著明若一起洗碗碟。明若也冇有拒絕,雲親王殿下平時不做家務,自己也冇怎麼做。但隻有兩人時,還是要相互分擔的。

明若將洗好的碗碟放到架子上瀝水,也冇其他事可做:“我帶你四處看看吧。”

“好。”司皓宸雖然對這裡好奇,卻冇有四處走動。

院子的一側種著司皓宸從未見過的植物,另一側是結滿了深紫色葡萄的葡萄架,再往前是個小菜園,裡麵是各色蔬菜,還有……站在竹籬上的大紅。

“它怎麼也在這裡?”司皓宸著實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這隻紅公雞。

“都是我養的嘛,總不能丟在府裡不管。”明若蹲下來,擼了擼啃菜葉的大白。

“不怕它們把那些珍貴的藥材吃了嗎?”司皓宸看了眼,院子另一邊的奇花異草。而這個菜園隻用疏疏落落的籬笆圍起來,隻能起到劃分界限的作用。

“大紅和大白隻在小菜園裡,彆的地方是不會去的。”

明若自然不會說,在把這兩隻弄進空間,給它們喝了井水後。就進行了一番恐嚇,如果敢禍害藥材,馬上做‘雞兔一鍋出’。這兩隻倒是乖巧,每天隻在小菜園裡活動。

明若又往前走了一段,摘了個桃子遞給司皓宸。

“這是……那桃枝?”司皓宸看著麵前粗壯的桃樹,完全無法將它跟當初那根桃枝聯絡到一起。

“嗯。”明若點點頭。

走出籬笆圍成的院子,外麵是一大片種著油菜籽的田地,旁邊是玉米地。司皓宸看得出來,這些都已經成熟了,卻冇有采摘。旁邊的一大塊空地上,堆放著最近搬進來的糧草,看起來像是幾座小山。再往遠處,就是一望無際的藥田,一條曲曲折折的溪流蜿蜒溜過……

“這裡……真的很大……”司皓宸向遠處的高山。

“現在還無法到山上去,第二階的邊界就在那裡。”明若隨手摘了一朵藤薔薇,在手中把玩,“不過,這裡現在也夠用了。”

“嗯。”司皓宸也知道空間要升到第三階,需要積累很多‘病例’,所以,他纔沒有阻止小丫頭去一間藥堂坐診,“這裡以後有什麼活,就讓我來做。”

“這個可以有!”明若的大眼睛亮亮的,“你給我做個鞦韆吧,就綁在那顆銀杏樹上。”

“好。”司皓宸想了想鞦韆的構造,“需要一塊木板還有繩子。”

“這裡有。”明若把司皓宸帶到竹屋後麵。

這裡堆著許多竹竿和木板,大概是前任主人蓋竹屋剩下的。

司皓宸挑選了一塊大小合適的,拿出匕首,幾下就在四角鑽出四個小洞。又在那一堆材料裡找出一根麻繩,係在木板上:“你選的樹在哪兒?”

“在那邊。”明若帶著司皓宸走到木屋旁邊的一顆銀杏樹前,那樹很高,剛好有一根粗壯的樹枝橫著長出來,很適合綁鞦韆。

司皓宸直接躍到樹乾上,把繩子綁起來:“需不需要再低一點?”

“這樣正好。”明若試了一下高度。

司皓宸把繩子又加固了一下,才躍下樹冠:“我來推你。”

“你再綁一個,我們坐下來說說話吧。”明若隻是喜歡坐在鞦韆上,並不需要蕩很高。

“不用多一個,這樣就好。”司皓宸坐在鞦韆上,將明若放在自己腿上。

隻不過,某人的腿太長,這麼跟坐在凳子上差不多。不過,人家顏值能打,美色當前,其他就不重要了。

“想說什麼?”

“冇什麼特彆要說的,但什麼都不說,會不會有些奇怪?”

“不會。”司皓宸倒是覺得,這樣抱著自己的王妃,坐一整天也不會覺得無聊。”

兩人就真的什麼都不說,靜靜地坐著,享受這難得的溫馨寧靜。

“對了。”靠在堅實懷抱裡的明若,從袖袋裡摸出一隻小小的錦盒,“這是給你的生辰禮。”

司皓宸接過錦盒打開,裡麵是一隻鑲了大鑽的銀扳指,唇角微勾:“這個好,能晃花敵人的眼。”

“……”你確定是這麼用的嗎?

“這是……金剛石?”司皓宸見過金剛石,卻從未見過如此璀璨奪目的。

“嗯。”明若點點頭。

“愛妃幫本王戴上吧。”司皓宸將那沉甸甸的扳指放到明若手上。

明若拉過司皓宸的手,給他戴上。

“本王不是左撇子……”司皓宸頭上掉下一排黑線。

明若這纔想到,扳指在這個時代屬於‘實用物’,並不像後世,已經逐漸變成飾品,戴哪個手都無所謂。

明若趕緊把‘實用物’給大元帥換到右手:“記得要百發百中哈。”

“好。”司皓宸將懷裡的小人兒摟得更緊一些,“今天是我過得最好的生辰……”

“嘿嘿。”明若側身摟住司皓宸。

“你的家鄉生辰的時候都要吃蛋糕嗎?”司皓宸現在已經可以確定,明若說的家鄉不是南戎。但是,他也不敢問那是哪裡……

“嗯。”明若點點頭。

“那你生辰的時候,我也給你做一個。”司皓宸一本正經地說。

“你會做蛋糕嗎?”一個連麪條都煮不明白的人居然說要做蛋糕,雲親王殿下很有理想嘛。

“我現在就開始學,到時候,一定能做出來。”那點心不但看著精緻,味道也好。可見他的王妃,在家鄉時肯定過著比現在更加錦衣玉食的日子。總不能因為成了自己的妻子,就委屈了她。

“我覺得,你還是學做長壽麪吧,那個簡單一些。”明若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