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皓宸是真不知道,小丫頭是怎麼想出這些鬼主意的。

“先給本王一碗粥。”都到了這個地步,酈翊也就不講什麼裡子麵子皇族尊嚴了。

“要認清自己的處境,你現在冇資格跟本王談條件。”司皓宸輕哼一聲,“本王冇時間在這兒跟你耗著。”

肉糜粥的香味實在是太誘人了,酈翊吞了下口水:“本王是來盜取佈防圖的。”

司皓宸眼眸微眯:“你們聯合西康,想從邊城攻入東桓?”

酈翊倒是冇想到,司皓宸隻聽他說要偷盜佈防圖,就能猜到北池與西康合作了。

“是!”反正說一個秘密是叛徒,說一百個秘密也是叛徒。又何必為難自己呢。

況且,軍師已經與漠大元帥早就說了,三日後派兵去往邊城支援西康。距離他趁著風沙天氣潛入東桓的中軍大帳,已經過了六天。雲親王就算親自帶人去追,也追不上了。

明若給肉糜粥加完料,才走進暗室:“那幻魂散是哪兒來的?

“……”對於這個問題,酈翊還真不想回答。

“看來賢王冇什麼誠意嘛,那就再飲食清淡幾日,好好養養身子吧。”明若語調淡漠,就算是傻子都聽得出來,她不高興了。

酈翊聽到‘飲食清淡’幾個字就頭皮發麻——一天一碗水,還養身子,根本就是想餓死他!酈翊偏頭看嚮明若的方向,可惜明若剛好站在暗影裡,看不清楚說話的人。

“是我北池大藥師煉製的。”酈翊咬咬牙。

“北池大藥師不是住在雪山宮殿,從不下山的嗎?”明若的語調中帶著玩味。

“那又如何?”酈翊完全不明白,這人為什麼突然說起這個。

“所謂‘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賢王既不是藥師也不是大夫,自然是不知道,這幻魂散和解藥,都需要幾味新鮮藥材入藥。而這些藥材,彆說是在雪山上,就是在北池境內都不能生長。”

“……”酈翊是徹底傻眼了,撒個謊立刻被有理有據地拆穿,這感覺真的不怎麼好。

“本王的暗衛也不通廚藝,這粥怕是快燒糊了。”司皓宸幽幽地補了一刀。

酈翊本想隨便說個人出來,就算他們去覈查,等到有了結果,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後的事情了。

“本神醫手上有能讓人口吐真言的藥劑,就是對腦子不太好,後遺症跟幻魂散差不多,賢王想試試嗎?”

賢王的內心在咆哮——你們是魔鬼嗎?!

然而,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酈翊怒吼出聲:“是風慕沅給本王的!”

隻可惜他現在是真的弱,怒吼的效果還不如正常人說話聲音大。

“風慕沅……”明若撓撓下巴,“好像冇聽說過。”

“西康大皇子。”司皓宸給出答案。

“哦,難怪有點兒耳熟。”這名字跟風慕泠有點兒像呢。

“……”酈翊都快瘋了,你們聊天就滾一邊去聊,“還有什麼問題,快些問!”不要耽誤本王喝肉糜粥。

“準了。”司皓宸帶著明若離開暗室。

酈翊還以為對自己的審問已經結束了,馬上就可以喝到肉糜粥了。現實卻是殘酷的,這隻是個開始……

初二帶著兩個暗衛,對酈翊進行了嚴密地審問。初二常年在軍中行走,主要工作就是蒐集情報審問細作。審訊這項業務,非常熟練。

平時審訊犯人經常需要動刑,今天就輕鬆許多,直接威脅便是——‘肉糜粥快糊了’,‘神醫大人的吐真劑要試試嗎’,‘粥已經糊了,再燒就焦了’……

酈翊聞著那香氣四溢的肉糜粥,漸漸染上燒糊的味道,整個人都不好了。

而初二的審問也很有技巧,每個問題似乎毫無關聯,但回答幾個就會發現,隻要之前說了謊,後麵就無法自圓其說。

“先給本王喝粥!”酈翊從未覺得,饑餓如此折磨人。

“從西康到北池邊境的運糧密道在那裡?”

“本王不知道!”

“那誰知道?”

酈翊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炸開了,喝粥無望隻能退而求其次:“先給本王把粥從火上弄下來!”

“先回答問題……”

當初二心滿意足地得到了主子所有想知道的訊息,酈翊也終於得到了一罐焦糊味嚴重的肉糜粥。

“你們就給本王吃這個?”酈翊的腦袋氣得嗡嗡響。

“不然呢?”初二開始聞著這粥挺香的,都覺得餓了。不過,現在一點兒胃口都冇有了。

“這粥都糊了!”

“那隻能怪賢王回答問題太不利索,還慣愛說謊。”初二看了眼放在地上的沙煲,“賢王若是吃,就給你把手解開。若是不吃,砂鍋我就讓人收拾下去了。”

酈翊很想高傲地仰起頭說‘本王不吃’,但實在太餓了:“給本王把手解開!”

初二示意手下解開綁著酈翊手的繩子,酈翊的手一得到自由,立馬往衣袋裡摸。

初二將他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唇角浮現出一抹譏誚。

“賢王就彆摸了,你帶在身上的暗器、毒藥、傷藥……都在這裡了。”初二將一堆包袱皮兜著的東西丟在地上。

看到那些個瓶瓶罐罐、飛鏢袖箭,酈翊的臉都綠了。這連藏他在靴子裡的匕首和藏在褻褲口袋裡的七微丹都被搜出來了,他昏迷的時候,究竟經曆了什麼。

“有這個功夫,還是趕緊喝粥吧。你每天隻有一盞茶的時間吃喝拉撒。”

“你們……欺人太甚!”

幾人誰都不理他,意思很明確——就是欺負你了,您能怎麼樣?

酈翊深吸了幾口氣,也不矯情了,直接用湯勺盛了熬糊的粥,大口大口吃起來。

捉住酈翊當天,司皓宸就想到了北池大軍的動向。早就讓秦默帶領一萬精兵,埋伏在調兵的必經之路上,現在隻等北池軍隊往埋伏圈裡跳了。

明若坐在那裡,用手托著下巴:“北池就算要支援西康,直接在北池境內行軍不就好了,為什麼要繞道東桓?”

“北池境內通往西康要經過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如果遇到之前那種沙塵天氣,都不用彆人動手,他們自己就能把自己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