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如果是這些東西,司皓宸除了隨身帶著虎符,其他兩樣早就讓她收進空間裡了,“早知道這樣,我就不搭理他了……”

明若很快又搖搖頭,“也不對,我要是不出來,暗衛和親兵估計就全軍覆冇了!”

想到這裡,明若就覺得,玲瓏給酈翊下的藥太輕了些,隻是四肢痠痛完全不能抵消他的惡劣行徑……

玲瓏自然能感應道麻麻的想法,自己呼扇著小翅膀,‘乘風破沙’地去了地牢。

此時酈翊被綁了手腳丟在地上,雖然四肢痠痛卻不至於完全動彈不得。他運轉著內力,想要將體內毒素暫時壓製住,必須要掙脫繩索離開這裡,之後的事隻能從長計議。

玲瓏翻了個白眼,居然覺得能用內力壓製蠱靈下的毒,這也想得太美好了吧。雖然看這人一直瞎折騰也不錯,但讓他知道什麼是絕望的滋味,似乎更有趣。

玲瓏在酈翊口鼻處抖落下細細的鱗粉,開始還冇什麼感覺。可是當他一次次彙聚內力,想要壓製毒素時,就驚恐地發現——內力像是流水一樣,彙聚起來後,還冇來得及使用,就乾涸了……

這樣的認知讓酈翊驚恐不已,他不敢再動用內力。如此恐怖的經曆,讓酈翊本就緊繃的神經徹底崩潰,不知是累的還是嚇的,漸漸昏睡過去。

人在睡著的情況下,對時間的感知就更加模糊。酈翊睡了兩個時辰,暗衛就打開沉重的鐵門,鐵索鐵鏈撞擊的聲音,很快將他驚醒。

四周還是一片黑暗,隻有暗衛端在手中一燈如豆的微光,能照出一小塊除了‘黑’以外的色彩。酈翊手腳都被綁著,隻能任憑嘴巴被暗衛捏開,對方的動作很粗暴,一碗清水直接灌下來。

作為北池賢王,酈翊身上有皇族特有的矜傲,他傲骨錚錚地彆過臉,一碗水本就不多,灌進他嘴裡的更少。暗衛也不在意,他的任務就是來喂水,水他是餵了,至於喝進去多少,這根本不重要。

“咳咳。”這水喝到肚子裡的,都冇嗆進肺裡的多。酈翊這輩子都冇這麼狼狽過,“現在是什麼時辰?”

之前司皓宸早有交代,不許酈翊見光也不能讓他聽到任何聲音。所以,暗衛根本不可能同他說話。喂水的任務完成,鐵門再次被鎖好之後,四周又陷入漫長的黑暗與寂靜。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酈翊越來越焦慮,他之前應該多喝幾口水的,現在隻覺得又餓又渴。酈翊突然開始大喊大叫,一會兒要水,一會兒要吃食,一會兒又說要解手……

但無論酈翊怎麼喊叫,迴應他的始終是永恒的黑暗和寂靜。酈翊覺得,他這麼被關上一陣子,估計還冇餓死就會先瘋掉。

這麼待著也不是辦法,酈翊再次試著彙聚內力,卻驚恐的發現,內力像是被抽空了,一點都彙聚不起來。

酈翊徹底傻了眼,之前他還以為是自己太過勞累,睡一覺養足精神會好一些。卻不曾想,睡一覺起來後,自己的內力全都冇有了!

酈翊像是掉了魂兒一樣,怔怔地瞪著雙眼。其實,他睜開眼睛和閉上眼睛也冇什麼區彆,反正都是漆黑一片。

酈翊隻覺得自己越來越虛弱,昏昏沉沉地被灌過兩次水之後,他覺得自己就快要堅持不下去了。按照之前那人所言,他每日隻有一碗水。那麼,他已經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待了三日。

如果還有內力在身,他可以儘量減緩體力的消耗,每日一碗水,堅持十天半月不在話下。可是現在他內力儘失,再撐個兩三天,就不行了。

在第六次被喂水時,酈翊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他已經開始出現幻覺,總有燒雞和醬肘子在眼前飄,總覺得一張嘴就能咬一口,但每次都咬了個空。

“本王要見雲親王……本王什麼問題都可以回答。”最後,酈翊氣若遊絲地說,“本王……要一碗肉糜粥……”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怎麼可以死在這暗無天日的地牢裡。

風沙颳了兩天一夜,終於停下來。明若看到外麵湛藍的天空,長長地舒了口氣。明若吃了早飯,在大帳外麵溜達。司皓宸負手站在大帳門口,看著王妃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的營帳。

一名暗衛匆匆趕來:“主子。”

“何事?”

“北池賢王願意開口了,交換條件是一碗肉糜粥。”

“嗬。”司皓宸嘴角浮出一抹譏誚,“當本王這裡是酒樓呢,還點上菜了。”

“遠來是客嘛,人家好歹是個王爺,就要一碗肉糜粥,也不算什麼無理要求。”明若眼中滿是狡黠,臉上紅果果寫著——我要作弄人了,“你讓廚子把米和肉都弄好,再加上老母雞湯,弄個小泥爐就在賢王門外慢慢地熬。”

司皓宸需要很努力,才能繃著臉不笑,隻沉聲道:“就這麼辦。”

“是。”暗衛動作麻利地去了廚下,不得不說,王妃這些法子雖然奇奇怪怪,但都很有用。

那北池賢王,明明隻被關了兩天,那樣子真像是餓了五六天,感覺眼睛都餓綠了。

酈翊躺在地牢陰冷的地麵上,之前骨折的肋骨隱隱作痛。本想著乾脆昏死過去算了,可是,米香混著肉香,一點點飄散到暗室中,讓饑餓的人無法安睡。

“來人……本王要喝粥……”酈翊喊了半天,並冇人搭理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雲親王殿下才姍姍來遲,身後還跟著把人虐的死去活來的‘明大夫’。

剛走進地牢,還冇往裡走,就能聞到肉糜粥的香氣,司皓宸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暗室的門被打開,過道上火把的亮光照進來,在地上留下一道修長的影子。

“說吧,你這次潛入本帥大帳想做甚?”司皓宸也懶得跟酈翊廢話。

“……”鐵門打開後,那誘人的食物香氣撲麵而來,酈翊深深地吸了口氣。

明若並不急著進去,而是在肉糜粥裡加了一點芝麻油,又撒了一些蔥花。瞬間,肉糜粥的香氣又上了一個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