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自己縫製的口罩,是比照醫療係統裡一次性口罩大小製作的。但是,她手頭冇有鬆緊帶,隻好將掛耳款弄成了綁帶款,這樣臉大臉小可以自己調節。

魯巧匠聽說王妃找他時,還有點兒懵,這不是在軍中嗎?哪兒來的王妃?

當他看到麵前的小公子,還是有點兒懵。這人,要說是王妃的兄弟,還是有點兒像的,但說是王妃……這還真不大像啊。

現在可冇時間給魯巧匠發呆,明若從‘袖袋’裡取出一個懷錶式指南針,這個還是她在m國工作時,在舊貨市場買的。當時買下來,隻是喜歡它外殼上的葡萄藤花紋。

“你研究一下這個,看能不能做出來。”明若把指南針拿給魯巧匠。

聽到熟悉的聲音,魯巧匠才確認,麵前的小公子,確實是王妃娘娘。

“這是什麼。”魯巧匠拿在手裡翻看,隻覺得是一個挺漂亮的掛件。

明若按下鎖釦,表蓋彈開,露出了裡麵的羅盤。

魯巧匠拿在手中仔細觀察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這是做什麼用的。他驚喜地說:“這是司南!”

“對,但是比司南更加方便實用。”

“在下一定能做出一模一樣的來!”魯巧匠摩挲著那些精美的花紋。

明若連忙打斷了魯巧匠的思路:“這個是打算作戰時,給將士用的。所以不必做得如此精緻,以實用為主。”

魯巧匠一路過來,也發現這天色不對,馬上明白了王妃的意思:“在下這就去做,爭取在風沙來襲前做好。”

“好。裡麵這個磁針用塗料染色便可,但是標註方位的部分,我建議你用螢石來做。”這沙塵暴一來,昏天暗地的,不弄亮一些,估計也看不清。

“在下明白,多謝王妃娘娘提點。”魯巧匠捧著指南針走了。

秦默還惦記著王妃讓他半個時辰後,去尋解決風沙侵襲的方法:“王妃娘娘。”

“以後叫明大夫。”明若本來就對自己的化妝術不自信了,秦默還叫王妃,那豈不是分分鐘就穿幫了。

“屬下記住了。”

明若將做好的口罩拿給秦默:“之前應該給士兵們分發過麵巾吧,讓他們把麵巾折成四層,做成這樣,防風沙的效果會好許多。”

“這個要怎麼用。”秦默拿著這布片,不知道該如何使用。

明若指導秦默如何戴口罩,秦默發現,這個確實比麵巾用著方便許多。

“屬下這就去安排此事。”秦默也高高興興地離開了,怪不得老白說什麼事都難不倒王妃,他現在也是這麼認為的。

明若意念一動,將師兄臨彆時贈與她的鮫綃拿了出來。國師大人就是國師大人,一早就料到她需要這個。

但是想想這用法,她就覺得肉疼。明若將鮫綃撕成兩寸寬,兩尺長的‘布條’。

撕了十幾條,輕喚:“旬邑,初三。”

“主子。”旬邑和初三從帳外進來。

“你倆試試,將這個蒙在眼睛上,會不會影響視物。還有,防風沙的效果如何。”

“是。”兩人用鮫綃將眼睛蒙上,出去‘浪’了一圈,還抓了沙土揚向對方。

雖然,搞得灰頭土臉的,但被鮫綃覆住的眼睛,確實不會受到沙土的影響:“這鮫綃防風沙效果極佳。”

明若看到這倆實誠的暗衛,隻得揮揮手:“你們先去洗洗,然後回來替我撕鮫綃,順便叫上十五。”

“是!”兩人原本也是懷疑這奇異的輕紗是鮫綃,但從王妃口中聽到,還是覺得震撼——這樣珍貴的東西,王妃居然要撕碎了給他們矇眼睛。王妃對他們真是太好了,兩個鐵骨錚錚的漢子,眼眶都泛紅。

司皓宸處理好軍務,來明若帳中找人時。就看到三名暗衛,一人抱著一塊鮫綃,撕著玩。要不是他的王妃一臉淡定地不予理睬,手裡還做著針線活,司皓宸都要以為,十五他們三個是中邪了。

“這是做什麼?”司皓宸拿起一條鮫綃,不解地詢問。

“秦大人說,北池人常會在風沙天氣來偷襲。”明若繼續著手上的工作,“我剛纔試過了,覆上鮫綃就不會被風沙眯眼。有了這個裝備,我看北池人還能占到什麼便宜!”

彆說是旬邑和初三,就連司皓宸都為明若的大氣折服:“不是說,要用鮫綃做一套衣裙,名字都起好了——鮫人淚。”

“這不是發現鮫綃有更好的用處麼,我又不是冇衣裳穿。”明若將縫好麵罩遞給司皓宸,“這是小的孝敬大元帥的。”

“就你調皮。”司皓宸翻看著手中的麵罩,這麵罩可以將頭部都罩起來,明顯比那二寸寬的‘布條’高級許多。

司皓宸拿起那兩尺長二寸寬的鮫綃:“下發時,兩人一條,讓他們從中間裁開,兩邊各接一段布條當綁繩。”

十五:主子好摳門兒。

初三:還是我家主子比較霸氣。

旬邑:王爺真是……

明若:還是我家男票會過日子,這‘眼罩’的數量瞬間就翻了一翻。

“這些讓他們去做,我們回大帳去。”司皓宸牽起明若的手。

“等一下。”明若打開箱子,取出一大盒醫用口罩。拿出一隻,給十五做了個示範,告訴他怎麼戴,“口罩、眼罩每人一份,都給暗衛分發下去。口罩不夠再跟我要。”

“是,王妃娘娘。”

掀開小側門的門簾,走過去就是司皓宸的寢帳。

兩人一回去,司皓宸就將明若攬入懷中,垂首在她額頭吻了下:“謝謝。”

“嗯……你是該謝謝我。”明若衝司皓宸做了個鬼臉,“我那價值萬金的鮫綃呦,都碎成了破布條。”

“以後找到其他顏色的,給你裁衣裳。”司皓宸揉了揉明若的劉海。

“好噠。”明若雖然心疼那些鮫綃,但更心疼在風沙中與敵人廝殺的將士。

“王爺,蕭校尉求見。”親兵在帳外稟告。

“讓他進來。”司皓宸鬆開明若,自己走去前麵的大帳。

蕭校尉行禮之後,馬上稟告:“斥候來報,北池那邊正在集結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