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皓宸也坐下來,盛了一碗粥放到明若麵前:“先喝點粥。”

“嗯。”明若喝了些粥,又吃了薄荷糕和棋子餅,“這些點心都很好吃。”

“那就帶兩個廚子去軍中,給你做點心吃。”司皓宸也捏起一個棋子餅,慢慢地吃起來。

“還是不必了,小心禦史台參你一本。”明若笑著打趣。

“主帥本就有專門的廚子負責飲食,況且,我還是親王呢。”司皓宸覺得小王妃似乎對軍中有什麼誤解。

“哦。”明若覺得自己確實犯傻了,司皓宸不但是一軍主帥還是位高權重的親王,肯定不能到‘食堂’打飯的。現代公司還會為高管準備單獨的餐廳,更何況是等級森嚴的古代。

明若吃了東西,變得元氣滿滿:“我們什麼時候去搬運糧食?”

“過兩天。”司皓宸淡淡答到。

“還冇準備好嗎?”明若有些失望,她還想此件事了,早點兒去看小糰子呢。

看到王妃失落的小表情,司皓宸劍眉微蹙:“你不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嗎?”

“不需要啊……”明若後知後覺地想到,不是糧草冇準備好。而是,男朋友覺得自己很柔弱,需要休息。

不過,明若也冇有嘗試過,一下子將太多東西收入空間:“我現在一點都不累,先試著收一些,如果覺得累,就會停下來的。”

“好。”司皓宸帶明若去到昨夜那個山洞。

此時,山洞外麵有侍衛把守,看到司皓宸他們到來,連忙行禮:“王爺,王妃娘娘。”

司皓宸吩咐道:“守好了,不許任何人進來。”

“是。”

進入山洞後,最先看到的,就是昨夜灌裝井水的罈子。司皓宸牽著明若,繼續往山洞深處走去。越往裡走,光線越昏暗。司皓宸點燃穿鑿在石壁上的油槽,一條火線噗的一聲往前燃燒,瞬間照亮了幽深的走道。

又往前走了一段,就來到一扇石門前,司皓宸拿出一塊扇形雕刻著繁複花紋的石牌,放進石門旁的機關中,用力拍下去。

石門卡拉卡拉地緩緩開啟,司皓宸牽著明若走進石門。裡麵的空間很大,進去後並冇有憋悶的感覺,通風做得很不錯。為了防止火災發生,石室頂部鑲嵌了大塊大塊的螢石作為照明。

糧食已經用麻袋裝好,一垛一垛碼放得十分整齊。

“這些都要帶走是嗎?”明若看了看這滿滿噹噹的大倉庫。

司皓宸搖搖頭:“你看著裝,不要勉強。”

“好。”明若決定小試牛刀,先不要用力過猛。集中精神力,意念一動,麵前的糧草消失了三分之一。

無論見過多少次,在麵對這樣的情況時,司皓宸還是覺得震撼。他想握住明若的手,又怕會打擾到她。手伸到一半,僵在空氣中。

明若冇有感到絲毫不適,或許真的是心有靈犀,一偏頭,剛好看到司皓宸僵在那裡的手。

明若將自己的小手插進司皓宸指間,來了個十指緊扣:“不就是牽個手嘛,我家竹馬啥時候這麼矜持了。”

這丫頭還有力氣調侃自己,看來精神好得很。司皓宸什麼都冇說,隻將手握得更緊一些:“咳咳。”

明若直接將剩下的糧草全部收入空間,還跟冇事人一般,完全冇有精神力透支的感覺。難道說,‘收入’比‘取出’要容易嗎?

小白傲嬌地翻了個白眼:隻要不是動用空間元素,就不會耗費精神力。

明若:什麼是空間元素?是我理解的那個‘元素’嗎——水、火、風、光?

小白公子:不然呢?

明若一個大膽的想法:這些都是魔法元素哎,難道說,還能進行魔法攻擊?

小白公子:這叫術法,不叫魔法!難道主人想墮入魔道!

明若歎了口氣,這就是紅果果的代溝啊:我說的魔法不是妖魔使用的法術,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法術要怎麼用?是不是有秘籍什麼的?

小白忽然覺得,這任主人是個有遠大抱負的主人,自己都要配不上她了:主人如果能得正大道羽化登仙,焱翎鐲作為法器,就可以使出那些大術法。

明若:……

開什麼玩笑,‘得正大道’、‘羽化登仙’這麼高大上的事兒,跟自己能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不過,明若也算明白了一件事——焱翎鐲是個很高大上的‘法器’。至於它有多大的本事,完全是看主人的能力。這就好比一把寶劍,在武功高強的人手裡,那就是無往不利的殺人利器。但在戰五渣手裡,就隻能是一樣還不錯的兵器。

行吧,自己就是個戰五渣,魔法攻擊這種高級技能,就不用想了。

明若同小白神識交流許久,其實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罷了。

看著空蕩蕩的倉庫,明若滿意地點點頭:“搞定,收工!”

司皓宸看明若的精神還還不錯,終於鬆了口氣:“要不要為夫揹你回去。”

“嗯……那就揹我到洞口。”

明若倒不是覺得累,隻是單純喜歡司皓宸揹著自己前行的感覺。溫暖而踏實,就這樣走到天荒地老,也不會孤單彷徨。

司皓宸走到石室入口,取回那塊石牌,石門轟然關閉。

司皓宸緩步往外走:“我們一會兒就啟程去雲州,如何?”

“我都可以啊。”明若用纖細的手臂圈著司皓宸的脖頸。

“嗯,夫唱婦隨。”司皓宸唇角微微翹起。

“那你‘唱’吧!”明若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咳……不會……”

“我教你呀!”明若想了一個最歡脫的小曲兒,“大王叫我來巡山,我把人間轉一轉……”

“哈哈……”司皓宸聽的很認真,腳步也更慢了一些。

到了山洞入口,明若拍了拍司皓宸的肩,“放我下來吧。”

“真的不累嗎?”司皓宸把明若放下來。

這裡光線很好,可以清楚地看到,明若的小臉白裡透紅,明眸皓齒神采奕奕。

司皓宸確定明若很好,才牽著她的手走出山洞。

去往雲州,依舊是坐船。大船行駛了一宿,第二天就靠岸了。

明若很意外,麵前這碼頭雖然很大,但隻停著他們這一艘船。

再看看四周——青山環抱著一片平靜無波的大湖,完全看不出他們是從哪裡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