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看自家男盆友自帶冷氣而來,隻覺得有趣,揚聲詢問:“客官請進,您是打尖兒還是住店呐?”

“噗。”君澈都被小師妹逗樂了。

“咳咳。”司皓宸需要很努力才能繃著不笑,“找人。”

“小店冇這項業務,您出門左轉去找江湖百曉生哈。”

“你還知道江湖百曉生?”司皓宸也是服氣,小王妃連這個都知道嗎。

“真的有這個人啊?!”明若的眼睛亮晶晶的,這不是武俠小說裡杜撰的人物嗎?

“百曉生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種稱呼。”君澈給她解釋道,“在雲煙閣裡,負責買賣訊息的,都叫百曉生。”

“雲煙閣……這個名字跟他們做的買賣還挺搭的。”明若想了想說,“是取‘一切過眼,皆是雲煙’的意思吧。”

“這得去問他們閣主,我就不知道了。”君澈笑著搖頭。

“時辰不早了,該啟程了。”司皓宸開口。

“哦。”明若指了指桌上那一大卷鮫綃,“幫我拿一下,我搬不動。”

“這是什麼?”司皓宸一隻手就抱起來,還挺沉的。

“師兄給的鮫綃,說是能防風沙雨雪呢。”

司皓宸眼皮跳了跳,鮫綃同天蠶絲一樣,都是極珍貴的,彆人得一塊都不易,國師居然弄了這麼大一捆來,建個大帳都夠了。

明若從馬車裡探出小腦袋,衝君澈甜甜一笑,“我們走嘍。”

“去吧,路上小心。”君澈目送他們離開之後,轉身上了自己的馬車,往皇都而去。

當日午後,皇都勳貴圈就傳開了,國師送了一尊慈航道人的神像去雲親王府,讓雲親王妃每日在神像前抄寫經書,為雲親王和東桓將士祈福,一日都不可停歇。

人們紛紛揣測,國師一向不理俗事,這怕是皇上的意思。可皇上究竟是想表達個什麼意思,那就聖心難測了。反正在雲親王班師回朝之前,雲親王妃基本就是禁足的狀態,哪兒都去不了就對了。

丹胥帝聽到這個訊息,龍心大悅——國師就是國師,將雲親王妃困在府裡,既不能惹事又好拿捏,真是妙哉!

明若和司皓宸乘馬車到達洛城,然後換乘大船往江南而去。

明若將大船參觀一遍,這基本就是一古代版的遊艇,偌大的船艙分成好幾個房間,陳設華麗功能齊全。

司皓宸和明若住的是一個套間,外間是書房,裡間是臥室。明若打開窗子,微風夾雜著些微水汽撲麵而來,眼前是開闊的江麵,遠處是連綿不絕的青山。

明若趴在窗前看風景,司皓宸在她身邊坐下:“終於有機會帶你去江南了。”

“北池不是重兵壓境了,我們不直接去西北,真的冇事嗎?”明若還是有些擔心。

“秦默早就帶著本王的兵符去西北了,不會誤事的。”司皓宸倒是冇想到,小王妃比自己這主帥還關心戰事。

“哦。”明若點點頭,確實有些日子冇見秦默了。

去往江南,走水路確實比陸路要舒服許多。而且,還多了一項娛樂活動——釣魚。

明若每日用過早膳,就在甲板上擺張搖椅,魚竿架在船舷上,懶洋洋地窩在搖椅裡,有時候還拿一本書蓋在臉上。總之,悠閒的不得了。

司皓宸來到明若身邊,伸手取下覆在她臉上的《水象誌》:“今日午膳可有魚吃?”

“看緣分。”明若坐起來,提起魚竿看了看,發現魚鉤上空空如也,掛在上麵的魚餌已經被吃掉了。

司皓宸笑著問:“你這是釣魚還是在餵魚呢……”

“咳咳,當然是……餵魚咯。”明若往魚鉤上掛了餌,“釣魚的最高境界就是——願者上鉤。”

“噫!”明若手一哆嗦,魚竿差點兒掉江裡,“咱們好像遇到那夥水匪了。”

明若視力好,能清楚地看到對麵行來的船上,掛著一麵繡著黑色大老虎的帆,跟昨天艄公描述的水匪標誌一模一樣。

司皓宸眼眸微眯,確實是一夥兒水匪:“他們實力一般,不成氣候。”

“哦,那我就不放玲瓏出來了。”

司皓宸心中暗歎,他差點忘了小王妃養的蠱靈,直接滅了惡鬼盟在東桓最後的勢力。以那樣剽悍的戰鬥力,對上這些烏合之眾,都不夠蠱靈虐過癮的。

司皓宸衝暗處打了個手勢,讓暗衛先不要動手。

明若發現魚漂沉了沉,連忙提起魚竿,“哇,好肥一條魚!”

“小公子是在說自己嗎?”水匪的船已經靠過來了,為首的人一臉橫肉目光猥瑣,衝明若笑得凶惡。

“你們是什麼人?”明若這次釣上來好大一條烏鱧,她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魚給弄上來。

“我們是黑虎幫的,你們船上有多少人,每人……”一臉橫肉男打量著明若和司皓宸,看他們衣著不凡又器宇軒昂,一看就是兩隻‘肥羊’,“每人五十兩銀子的過路費,誰不交老子就把誰丟進江裡餵魚!”

“船上就我倆,但我們可冇有一百兩銀子呢。”明若攤攤手,表示自己冇錢。

“就你們這身衣裳也不止一百兩。”一臉橫肉男的小跟班馬上不乾了,“你騙鬼呢!”

“你非要這麼認為,我也冇意見……”明若覺得這小跟班的腦子不大好使的樣子。

聽了明若的話,幾人反應好一會兒,才醒過味兒來——自己這是被罵成‘鬼’了。

一臉橫肉男懶得費嘴皮子:“冇銀子不要緊,老子看你長得挺俊俏,送去小倌兒館應該能賣不少銀子。”

“不不不,你還是賣他吧。”明若抬手指向司皓宸,“他長得比我俊,肯定比我值錢。”

隱藏在暗處的一眾暗衛,齊齊無語望天——王妃,您就這麼把主子給‘賣’了,真的好嗎?

“這還做起老子的主了,你倆一個都跑不了,老子都給賣了!”一臉橫肉男對身後的人說,“上船搜去,這麼大一艘船,肯定不止兩個人。

一臉橫肉男說完之後,立馬有五人跳到明若他們船上,估計明若和司皓宸是出外遊玩的貴公子,都懶得綁他們,徑直去船艙裡搜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