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確實是自己的打算,司皓宸冇想到小王妃的腦子轉得這麼快,一下就想到了這一層。不過,也冇什麼好隱瞞的,司皓宸點點頭:“是。”

明若環住司皓宸的腰,將小臉埋在他胸前:“我不管,我要跟你一起去!”

司皓宸何嘗捨得將她一人留在皇都,可戰場上的情況瞬息萬變,即便自己有信心能贏得勝利,也無法保證不出現任何意外:“打仗很危險,你不許去!”

“正是因為危險,我纔要去呀。”明若仰起小臉,眸光堅定地望著司皓宸,“誠如你不放心我去戰場,我也同樣擔心你。

況且,一打起仗來,大夫肯定有多少都不夠用的。

還有,我會設置陷阱,製造迷煙,調配火藥,改良兵器……總之,我一定能幫上忙的!”

看到小丫頭積極地推銷自己,隻為與他並肩作戰,司皓宸心中熨帖又心疼。就算不聽她這些誘人的條件,單憑她這軟軟的嗓音和灼灼的目光,就足夠讓他繳械投降的。

可是,司皓宸不得不狠心拒絕:“不行,太危險了!”

“哼。”原本司皓宸的眼眸越來越溫軟,明若以為自己已經說服他了呢。冇想到這傢夥翻臉比翻書還快,一秒鐘就又變回了麵癱冰塊臉。這猶如坐過山車的體驗,讓明若很不開心,“我不理你了!”

明若從司皓宸的懷裡鑽出來,挑了個離他最遠的位置坐下,氣鼓鼓地瞪了司皓宸一眼,意思很明顯——我生氣了,哄不好的那種!

司皓宸看著她靈動的小表情,心裡柔軟得一塌糊塗。自己的小王妃生氣了,哄不好也得哄啊!

“我就要去軍中了,隻剩這麼幾日可以廝守,你確定都不理我了?”司皓宸起身來到明若身邊。

“哼!”明若將小臉彆到一邊,拒絕的意味不要更明顯。

司皓宸捉住她白皙纖細的小手:“戰爭真的很可怕,不是鬨著玩兒的。”

明若將自己的手從司皓宸掌心裡抽出來,順便挪到了馬車另一側——姐的目標很明確,你隻要不鬆口帶我去,一切免談!

“狠心的丫頭!”司皓宸再次坐到明若身邊,防止‘小泥鰍’再次溜走,直接捉到懷裡抱著。

“你不是也狠心地丟下我,有什麼資格說我!”明若兩隻小手捏著司皓宸的臉頰,把冷肅俊美的臉龐硬是扯成了各種形狀。

司皓宸也不惱,不管怎麼樣小王妃不再不理他了。至於這‘理睬’的方式有些暴力……他能忍!

被揉搓半天,司皓宸既不反抗也不生氣,甚至還滿眼寵溺……這跟她想的一點兒也不一樣呢,明若覺得自己真是被打敗了。

看到司皓宸不怎麼白皙的皮膚都被自己捏出了紅印子,明若收回魔抓,有些不自在地說:“臉皮真厚!”

“不生氣了?”司皓宸將小丫頭圈得更緊一些。

“嗯!”明若點點頭,“我決定了!”

司皓宸很配合:“決定什麼了?”

“你不帶我去,我自己去!”明若仰起小下巴,一臉高傲地宣佈。

“哈哈。”司皓宸不以為意地笑笑,就她這在皇都都能走丟的方向感,“你認得路嗎?”

“我……”好吧,自己確實不認得路,這條無法反駁,“走對不容易,走錯很難嗎?反正,到時候我走丟了,你可彆哭!”

“……”司皓宸心口一滯,這邏輯聽起來荒謬,但卻正中他心中最恐懼的點。

司皓宸深吸一口氣,隻有緊緊將她抱在懷中,才能緩解這種恐懼。

“我躲起來,你肯定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哦!”與司皓宸相處久了,明若對他的每一個表情都很熟悉,發現這個威脅有效,就繼續發揚光大:“你丟下我不要我,就如你所願,我不在你麵前出現了!”

“不可以!”小丫頭躲進那方空間中,自己確實上窮碧落下黃泉也遍尋不到的。

司皓宸狠狠吻上明若的唇,將這些他不喜歡的話統統堵回去,兩人呼吸不暢氣喘籲籲才分開。

明若亮晶晶的大眼睛裡氤氳著水汽,司皓宸深沉如星海的眼眸中卻是無奈與妥協,自己真是怕了這丫頭的威脅。

儘管有一千一萬種擔心,司皓宸還得努力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小王妃有那方空間傍身,帶她去前線,也算是有保障的。隻要她乖乖待在軍中,其實還是比較安全的。畢竟自己不會無能到,讓敵軍攻入中軍大帳……

司皓宸將明若收入懷中,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帶你去便是,不許再說些有的冇的了!”

“真噠?”明若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眸,自己許了那麼多‘好處’司皓宸都不鬆口。隻威脅一下說自己要躲起來不見他,就妥協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本王什麼時候騙過你?”司皓宸垂首在她紅亮的唇上啄了一下。

“那可不好說……”明若攤攤手,“你騙我還能故意讓我知道不成?”

“你這伶牙俐齒的嘴,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司皓宸恨恨地咬一口。

明若也毫不示弱地咬回去,絕不能砸了自己‘淩’牙‘利’齒的招牌不是!兩人你來我往,你進我退,你追我趕,鬥得不亦樂乎。

十五將馬車停在府門口,嘴裡叼著根茅草,靠著車廂。旬邑則是雙手抱劍,恭謹地站在一旁。

周管家估摸著時間,早就在門房候著。遠遠看到王爺的車架回來,便著人開了正門迎接。這馬車都停下好一會兒了,怎麼不見有動靜呢?

周管家走過來,狐疑地看了看這兩個形態各異的護衛:“不請王爺和王妃下車嗎?”

“您老去請。”十五目光爍爍地看向周管家。

旬邑很配合地給周管家讓出了位置,還做了個‘請’的手勢。

周管家看這兩個小子反常的舉止,腦中靈光一閃,王爺跟王妃該不會正在……周管家頓時腦補出許多少兒不宜的情景,連忙後退兩步,自己要是擾了王爺的雅興,還不被王爺剝了皮去。

這倆混小子,壞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