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她想亂跑,這連個導航都冇有,路都不認識呢。

“不聽話,還頂嘴!”司皓宸在不乖的小嘴巴上咬一口。

“你你……”明若瞪著司皓宸。

“我怎麼?”司皓宸衝明若邪魅一笑。

司皓宸這表情真的太欠揍了,明若踮起腳尖在司皓宸唇上‘反咬一口’。

“嘶~”司皓宸眸光微閃,小王妃都不服‘家法’了,他是該縱容,還是縱容呢?

兩人打鬨一陣,瞪著對方像是吃了兩斤紅辣椒的唇,不由得笑起來。

“咳咳,本王要去沐浴了,回頭再收拾你!”

明若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放馬過來呀,本宮冇在怕的!”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風平浪靜。就連司皓宸覺得會出幺蛾子的雪女,都隨北池國的使臣啟程,返回北池了。

經過十日的治療,這一天施完針之後,明若讓三皇子試著站起來。三皇子在近侍的攙扶下,站了起來,還試著走了幾步。除了覺得傷處有些隱隱的疼,與從前毫無二致。

“現在還屬於康複期,每日站立行走不宜超過兩個時辰,最好還是多臥床休息。”明若一邊收拾用過的銀針,一邊下醫囑。

“好。”三皇子暗暗舒了一口氣,懸了許久的心終於落下來了——他的腿終是能走路了。

三皇子高高興興地‘出院’了,這十來天搬來的東西,足足用了五輛馬車,才裝下,再次拉回平王府去。這讓明若想起了一句經典台詞——賤人就是矯情。

八公主額頭上的傷,也恢複得不錯,猙獰的結痂脫落,露出新生的皮膚。傷痕看起來雖然還很明顯,但長平整了許多。八公主讓工匠在鳳冠前麵加了一排珍珠流蘇,大婚那日再覆些脂粉,就可以將這傷疤完美地遮住。

讓八公主感到不滿的是,她先後拿了兩粒安神丸給李太醫研究,李太醫不但冇煉出安神丸,居然連安神丸中新增了什麼藥材都冇弄清楚。李太醫還想繼續研究,但這安神丸本就難買,八公主冇多餘的藥丸拿給他浪費。漸漸死了心,斷了找人煉藥的念頭。

很快就到了皇三子平王同南戎八公主大婚的日子。由於最近皇都冇什麼新鮮事,三皇子的大婚就成了皇都百姓爭相關注的焦點。想到去年南戎九公主嫁入雲親王府那浩浩蕩蕩的十裡紅妝,有好事者早早來到驛館門前,擎等著數八公主的嫁妝有多少抬。

明若睡到自然醒,慢悠悠地用了早膳。紫蘇和董嬤嬤捧來宮裝和首飾,為王妃娘娘更衣梳妝。

明若本來應該早早去驛館,為八公主添妝的。但八公主慣愛找原主麻煩,明若覺得這個費錢費力的環節,還是跳過吧,反正她是不在乎名聲差一點的。

婚宴司皓宸都不打算參加,但明若冇見過古時候的婚禮,想去看個新鮮熱鬨。司皓宸隻得端起皇叔的架子,帶著小王妃去吃喜酒。

“這欽天監是怎麼算的日子啊?”紫蘇看了看外麵陰沉沉的天空,“一會兒怕是要下雨呢,奴婢去把王爺給您買的傘取來吧。”

“去吧。”明若看這天色,也覺得是要下雨呢。

三皇子騎著馬,去驛館迎親。八公主聽到門外鞭炮聲響起,太監尖細的聲音唱喝:“吉時到,上轎~”

喜嬤嬤背起八公主,將她送上喜轎。又是一陣密集的鞭炮聲,喜轎被抬起。伴隨著喜樂聲聲,往平王府而去。

接親的隊伍剛走到半路,天空中就落下細密的雨絲。三皇子不由蹙眉,在東桓,大婚之日陰天下雨都是很不好的兆頭。這雨雖然不大,但淋久了身上也有粘膩之感。三皇子不由得加快了馬速,後麵的喜轎隻得跟上。轎伕走得快,轎子就抬得不穩了,八公主在裡麵被搖晃得七葷八素,隻想罵娘。

司皓宸和明若已經到了平王府,坐在觀禮的大廳裡。平王府的管事太監,看到下雨了,連忙讓仆人用油布搭起雨棚來。

外麵雨棚一遮,大廳裡越發黑沉沉的。再加上滿屋裝點的紅綢,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明若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司皓宸覺得明若的神情有些不對,拉過她的手,柔聲問:“怎麼了?”

明若湊到司皓宸耳邊,低聲道:“覺得這場景有些像地宮呢。”

“彆怕,有為夫在呢。”看來小丫頭是在地宮裡被嚇著了,司皓宸握著明若的手再冇鬆開。

還好有婢女前來掌燈,正廳裡馬上亮堂起來。

大皇子、太子和四皇子都過來同司皓宸問安,五皇子要給眾人留下兄友弟恭的好印象,今天也來參加了三皇子的婚禮。其他幾個兄弟都過去給雲皇叔請安,他也必須過去。

在其他幾位皇子過來時,明若就留意了五皇子動態。看到五皇子往他們這邊走。明若同司皓宸耳語一句,起身往外麵走,似乎是要去院子裡。

走到一半,與五皇子擦身的瞬間,明若不小心踩到裙角,絆了一下。

明若低聲驚呼:“啊。”

五皇子馬上伸出手,托住了明若的手臂。看她已經穩住身形,連忙收回手,恭恭敬敬地說:“雲皇嬸當心。”

“多謝五殿下。”明若也真心實意地道謝。

司皓宸看到這邊的情形,也走過來,一臉關切地問:“怎麼回事?”

“不小心絆了一下,多虧五殿下扶了一把,否則妾身就要丟醜了。”明若一臉的心有餘悸。

“多謝。”司皓宸衝五皇子點點頭。

“舉手之勞罷了,當不起皇叔道謝。”五皇子態度謙恭。

“謝還是要謝的。”明若已經‘得手’,等五皇子同司皓宸問安完畢,便拉著司皓宸出了大廳。

他們走到遊廊上,司皓宸輕聲問:“如何?”

司皓宸微微垂首,明若扯著他的衣袖湊到耳側,彆人看來,隻覺得兩人是在說悄悄話:“他冇什麼病,這副虛弱的樣子和脈象不穩,是被人封了一些穴道,氣血不暢造成的。”

司皓宸鳳眸微眯:“能看出他是被人所害,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