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兵部尚書頓時不淡定了:“微臣請陛下三思,鐵礦事關重大,切不可隨意贈與他國。”

“微臣附議。”戶部尚書金大人下了大獄,現下一應事務先由戶部侍郎暫代。

“微臣附議。”

“末將附議。”

“末將附議。”

“微臣附議……”

今日上朝的人,有三分之二都跪倒在丹墀之下。丹胥帝看到這狀況,眉頭越皺越緊,形成了深深的川字紋。再看到司皓宸站在那裡,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想看戲是吧,讓你下場落入兩難境地,看你還有冇有心情繼續看。

“九皇弟怎麼說?”丹胥帝直接點名司皓宸。他雲親王同意,可以幫自己分擔朝臣的非議;要是不同意,就得罪了他老丈人,以後想從南戎得到好處,那就不可能了。

丹胥帝覺得自己這招使得極高,心中暗暗得意。

司皓宸劍眉微挑,看向丹胥帝的眸光滿是戲謔。他這皇兄呀,一天天的記吃不記打,他是打呢還是打呢?

丹胥帝看到司皓宸這不加掩飾的表情,心下一咯噔——直覺要壞事。但事已至此,他也來不及捂上司皓宸的嘴。

司皓宸不緊不慢地出列,沉聲道:“臣弟雖然覺得各位大人、將軍所言極是……”

跪在那裡的文武官員看到雲親王終於出來說話,心下大安,看來今天是不用死諫了。但聽雲親王這話的意思,好像不怎麼對味兒呢。

丹胥帝也聽出了司皓宸的話外之音,似乎是向著自己,但又覺得不可能,眉心跳了又跳。

“但是,本王的王妃於半月前就收到家書,上麵有提到陛下以一座鐵礦為聘,迎娶南戎八公主。既然陛下早就與南戎文帝商量好了,所謂君無戲言,臣弟若是同眾位一起‘附議’……

再橫加阻攔,此事不得進行,不但會折損我東桓皇室顏麵亦有損國體。”

丹胥帝的腦袋嗡的一聲炸懵了,他是萬萬冇想到,自己與文帝私下商定的事情,司皓宸居然都知道了。但是,司皓宸說的‘家書’一條,丹胥帝是不信的。誰家的‘家書’裡會寫這些?

丹胥帝所想卻是,司皓宸與文帝怕是搭上了聯絡,兩人書信頻繁……他們又密謀了些什麼?想要做什麼呢?越想越心慌,看向司皓宸的目光,帶著些許驚懼。

而跪在丹墀之下的一眾文官武將,卻是豁然開朗。怪不得雲親王殿下,已有半月餘不來早朝。定是知道了此事,氣壞了!

今日聽聞此事也是一言不發,他們還以為雲親王殿下也同皇上一樣,置江山社稷於不顧。卻不曾想他是這麼的為難——一邊是江山社稷,一邊是皇家顏麵,這要人怎麼選呐?!

就在丹胥帝一臉懵和眾臣子一陣唏噓之際,司皓宸又開口了:“陛下疼愛三皇子,下重聘為兒子迎娶心愛之人,也是人之常情。仔細算算也是陛下的家事,諸位大人就不要乾涉了吧。”

就連子嗣不豐,讓皇帝雨露均沾,為皇家開枝散葉都能在朝堂上議一議,天家還能有什麼家事?跪在丹墀之下的一眾文武心中都明白,這是雲親王殿下在為他們鋪台階呢。現在木已成舟,這鐵礦皇上是送定了。自己不順著這台階往下走,難道要跪死在這裡嗎?

眾人紛紛起身,默默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以後遇到大事,一定要與雲親王殿下保持一致。

就連幾個決定死諫的老臣心裡也涼了半截,他們為東桓奉獻了大半生,為了江山社稷這條老命也隨時打算奉上。但皇帝這辦的是個什麼事?早就定下的事拿到朝堂上議什麼議?耍著他們玩兒嗎?

丹胥帝眼見著司皓宸先是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又俘獲了一眾朝臣的心,最後還給他這個皇帝扣了個‘溺愛兒子’的帽子……喉頭一陣腥甜,努力壓了半天,纔沒氣得吐出血來。

張金亮看皇上這麵色難看得厲害,連忙唱和:“退朝~”

今天這朝會是跌宕起伏,眾人一聽到這聲‘退朝’,趕忙跪下行禮,然後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快。瞬息之間,闊大的勤政殿變得空空蕩蕩。

丹胥帝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了,頹然地坐在高高的龍椅之上。他反思著今天的一幕幕,事情明明還是在掌控之下的。是從哪一時就失控了呢?丹胥帝重重歎了口氣,他就不該問司皓宸話的。不管遇到什麼,隻要司皓宸摻和進來,就絕無好事。

“皇上,奴才扶您回去吧。”張金亮將丹胥帝攙扶起來,兩人慢慢地往盤龍宮走去,雖然後麵跟著一眾侍衛宮人,那背影看起來卻落寞又淒涼。

司皓宸今天是坐馬車來上朝的,出宮後就上了車。馬車緩緩前行,司皓宸換下一身朝服,還重新挽了髮髻,再戴上那銀質麵具。

在馬車行駛到一處比較清靜的地段,飛身出了馬車,往一間藥堂而去。

十五毫無所覺一般,繼續駕駛馬車往王府的方向行進,坐在他身邊的初一卻在主子離開的瞬間,也跟了上去。

明若一早就到了一間藥堂,已經看了兩個病人,還不見三皇子來。他那腿都廢了,一點兒不著急的嗎?這是幾個意思?自己那顆七微丹,是要打了水漂嗎?

就在明若滿頭問號之際,彩鳶從後堂過來,在明若耳邊小聲說:“主子,王公子來了,在後宅等您呢。”

“王公子?”雖然自己經常跟司皓宸叫‘王公子’。但是冇見到‘實物’之際,彆人這麼說,她還是反應了一下,纔對上號的,“哦。”

反正現在冇什麼特彆的病人,隻跟老沈交代了一句,就往後宅去了。

走到後院,司皓宸站在一棵垂絲海棠旁。聽到有腳步聲,側身看過來。

“哇~”明若滿眼的小心心。

自家男朋友這也太帥了吧——一身穿廣袖流雲的白色錦袍,頭髮也綰得很低,還留了一半髮絲隨意散在身後,是自己最喜歡的古風漫畫造型呢。就是這麵具不好,遮住了男朋友的盛世美顏。

明若來到司皓宸跟前,抬手就去摘那礙眼的麵具。司皓宸似乎知道小丫頭所想,很配合地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