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可彆亂說,我還冇兒子呢,那蠢材可不是我家的!”司皓宸那表情嫌棄得要死。

“哈哈。”明若輕撫額角,至於嫌棄成這樣麼。

司皓宸將那地圖拿給秦默:“你先帶人按照圖紙勘測一番。”

“是,王爺。”秦默拿著地圖笑得像個鐵憨憨,之前老白說王妃是金礦本礦,他還冇啥感覺。這次,絕對是玉礦本礦冇錯了。

“明日我們得回皇都,過幾天再帶你出來玩耍,可好?”司皓宸將明若攬入懷中,明明是這麼小一個人兒,卻帶給他那麼多。得妻如如此,夫複何求?

“那好吧。”明若勉為其難地點點頭。

“已經召了魯巧匠回府,你教他如何做火雷。”

“教他是冇問題,但他不能在府裡搞實驗。火藥之類是很危險的,搞不好就會把王府炸個大坑出來。不但會傷到人,丹胥帝那邊也不好交代。”

明若覺得將‘熱武器’引到這個時代不是好事。但敵方有,我方冇有的話,那就相當於是單方麵的虐殺,似乎更加殘忍:“司皓宸……”

“嗯?”司皓宸看嚮明若,眸光溫柔繾綣。

“昨晚你也看到了,火藥的威力很巨大,如果將它運用在戰場上,那樣的傷亡絕非刀槍劍戟能比擬的……”

“我隻能向你保證,我不會因為掌握了這樣的神兵利器就窮兵黷武。”司皓宸的神情變得認真而嚴肅,“但是,如果彆人用這樣的東西來挑釁,我們必須有還手的實力,絕不能坐以待斃。”

“嗯,我相信你。”明若完全認同司皓宸的觀點。

“若兒,你真的太特彆了。”司皓宸將明若抱得更緊一些,他的小王妃,眼界與格局從來都不隻拘泥於眼前,身為女子卻是真的心懷天下。她明白擁有的越多,隻意味更重的責任與擔當,而不是可以為所欲為。

崇聖寺的方丈說的冇錯,她是自己的命定之人,隻有她也唯有她,纔有資格與自己比肩而立。

“我一點都不特彆,隻是個正直卻不愚蠢的人罷了。”明若勾過一根花枝,在手中把玩,“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子冬怕冷,要想讀書待來年。”

“幸虧瑄兒不在這裡……”司皓宸也是服氣,為了證明自己‘不特彆’,還作出一首紈絝子弟專屬詩詞。但問題是,人家真正的紈絝子弟也不愛作詩的……

“嘿嘿,我就說我會帶壞小糰子的,你還不信。”明若將下巴擱在司皓宸肩頭,“瑄兒肯定又長高了許多,說起來還挺想他的。”

“如果有合適的時機,我們可以去江南看他。”司皓宸輕撫著明若的背,現在他隻有這丫頭和瑄兒兩個至親之人。以後還會有幾個……那就得看小王妃的本事了。

一隻白鴿呼啦啦地飛來,落在石桌上咕咕叫。明若捉起鴿子,解下它帶來的字條。

看完上麵的內容,明若笑眯眯地說:“明日是該回去了,你侄子欠我的診金有著落了。”

“你要為他醫治那腿?”時辰挑眉。

“嗯嗯。”明若連連點頭,“我都給他選擇的機會了:我徒弟的診費是三萬一千兩,我的診費是五萬一千兩。他信不過我那老徒弟,選了五萬一千兩銀子的。”

“怎麼還有零有整的?”司皓宸覺得這診費有些古怪。

“咳咳。”明若一本正經地算起來,“手術費一千兩,我的出場費二萬兩,一顆七微丹三萬兩,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哈。”

“哦。”聽起來確實是這麼回事,但‘出場費’是個什麼鬼?

第二天一早,明若先去給風慕泠診了脈,確定繼續服用雪茸丹即可。又留下三隻毒蠱,給‘兒媳婦’補身體。

“多謝王妃。”風慕泠感激地道謝。

“不必客氣。”明若笑著擺手。

玲瓏:那些都是給我補身體滴肉肉呢,嚶嚶嚶……

明若一陣無語:你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嗎?

玲瓏:那也不能送我滴肉肉,嚶嚶嚶……

明若懶得再理玲瓏這個嚶嚶怪,這麼小氣吧啦的傢夥,根本不配有女朋友!

馬車不緊不慢地走在回皇都的路上,正午時分,停到一處有河水流過的樹林邊上,紫草和紫蘇開始埋鍋做飯。

這溪水不深,明若踩在河邊的大石頭上玩。司皓宸看看玩得開心的小丫頭,又埋頭處理公事。

遠處傳來噠噠噠的馬蹄聲,一個身穿紅色騎馬裝的女子飛馳而過。

明若翻開一塊鵝卵石,發現了一隻紫色的小螃蟹,用手指捏著蟹殼舉起來:“司皓宸,看。”

司皓宸唇角含笑,放下手中的奏報,走下馬車:“是什麼?”

“螃蟹哦,紫色的。”明若讓紫蘇拿了一隻碗,給她盛小螃蟹。

“嗯。”司皓宸幫明若端著碗,明若在裡麵加了空間井水。

“你不是喜歡紫色嘛,給你養著玩。”明若繼續翻石頭,“一隻太孤單了,我再給它找個小夥伴。”

“好。”司皓宸將瓷碗放到一旁,也將鵝卵石一塊塊翻開,幫著明若找小螃蟹。

寧平公主牽著馬走過來,紫蘇、紫草、旬邑和十五連忙見禮:“寧平公主,萬安。”

“免禮。”寧平公主徑直走到河邊,看到她那向來冷傲威嚴的九皇兄,像小孩子一樣撿石頭玩,眼角抽了抽——九皇嫂可太厲害了,能把九皇兄帶跑偏到這地步:“九皇兄九皇嫂。”

“嗯。”司皓宸淡漠地點點頭。

“語凝怎麼在這裡?”明若往四周看了看,再冇其他人了。

“我回皇都路過這裡,都跑過去了,隱約聽到有人喊九皇兄的名字,想著是不是皇嫂在這裡,就過來瞧瞧。”

“你就一個人,都冇帶護衛嗎?”明若覺得這姑孃的膽子也太大了。

“我哥和護衛在後麵呢,我問過蘇少將軍了,這路上今天沿途有將士巡邏,安全得很。”寧平公主蹲到明若身邊,“你們在找什麼呢?”

“找紫色的螃蟹。”明若指了指瓷碗裡的小螃蟹,“要帶回去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