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皓宸將明若帶出馬車,玲瓏已經變回巴掌大小,看到明若趕緊飛過來:麻麻,麻麻,快誇我!

明若撫了撫玲瓏的翅膀,讓它落在肩頭。一番交流後,明若對司皓宸說:“玲瓏說,還有幾人躲在山洞裡。”

司皓宸很意外:“在哪裡?”

玲瓏飛起來,徑直往一處山壁飛去,司皓宸帶著明若跟過去。那山壁幾乎與地麵垂直,生長著半壁不知名的藤本植物,看起來冇什麼異常。

看玲瓏往一處藤蔓密集的地方鑽進去,司皓宸指揮暗衛去那一處山壁檢視。這一查還真就查出了問題——那些藤蔓之下,隱藏著一個山洞。暗衛進入山洞,抓出了三個‘漏網之魚’。

這三人都穿著黑袍,頭上纏著繡了豔麗花紋的布巾,其中一人還在耳朵上戴了一隻大銀環。

司皓宸眼眸微眯:“你們是西康人。”

這三個毒師都被嚇傻了,他們住的山洞裡到處都是毒物,那些黑衣人衝進來卻一點兒中毒的跡象都冇有。他們又催動毒蠱攻擊,可蠱蟲竟然像是冬眠了一般,一動都不肯動。

他們隻是毒師,不懂武功。在所有‘毒’都不起效的情況下,也隻能束手就擒。

那戴銀耳環的人顯然是個領頭的,倒是很識時務,帶著其餘兩人跪地求饒:“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是被他們抓來關在山洞裡製毒的,請諸位英雄明鑒,我們也是被逼迫的!”

“嗬。”明若冷笑一聲,“你們隨便放出一個毒蠱,就能殺人於無形,他們是怎麼抓到你們,又如何控製得了?”

戴銀銀耳環的毒師,冷汗都下來了——這都是些什麼人,怎麼這般難纏。我們是有毒蠱在身,可這不是也被你們抓住了嗎?

“如此不老實,帶回去嚴刑拷問。”司皓宸冷聲吩咐。

“等等。”明若出言阻止,然後讓暗衛上前搜身。

暗衛這次也算是開了眼界,之前隻見過有人在身上帶些毒粉毒丸,在牙齒裡藏毒,就算是頂天兒了。這三人藏毒的手段卻是包羅萬象——在袖袋、懷裡藏些都是小兒科。那纏頭的布巾裡瓶瓶罐罐夾帶了不少,就連綰髮的簪子都是毒木打磨的。還有腰帶的鎖釦、靴子的夾層,最後那領頭戴的大耳環都是中空的,裡麵存了幾粒黑紅相間的小藥丸,看顏色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明若從袖袋裡拿出四隻實驗室專用廣口瓶,放到三人麵前:“身上的毒蠱都交出來吧,要是被我捉出來,那肯定是死得透透的了,你們的身體也會元氣大傷有損壽命。”

作為毒師,自己的本命毒蠱都交出來,那還有什麼臉活著。可三人即使憤怒得要死,卻也不敢發作。因為,這女人拿出的瓶子數量,剛好與他們身負的毒蠱數量相同。毒師可以養許多毒蠱,但本命毒蠱隻能有一隻。大毒師機緣巧合得了雌雄雙蠱才能養著一對。

這女人連他們本命毒蠱如此隱秘的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隻能說明對方在毒蠱一事上的造詣,比他們要高出幾個境界不止。把他們的本命蠱都捉出來弄死,那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三人張開嘴巴,把幾隻拇指大小,或是烏黑髮亮或是鮮紅如火的奇怪小蟲子,吐到廣口瓶裡。

這也……太噁心了吧……明若不由皺起眉來,從‘袖袋’裡拿出一次性診療手套戴上,又取出一隻密封袋。然後,彎腰去拿那幾個廣口瓶。

三名毒師目露凶光,齊齊咬破舌尖催動本命毒蠱。

司皓宸感覺到他們心存惡意,正要出手。明若卻衝他搖搖頭,用口型說:“冇事。”

那四隻毒蠱雖然感受到了主人的強行催動,但卻被玲瓏的等級威壓,壓製得死死的,除了無法自製的瑟瑟發抖,再做不出其它動作。

明若將幾隻廣口瓶裝進密封袋,直接丟進醫療係統的不鏽鋼冷藏櫃裡。這種毒物可不能亂丟,會汙染環境的。三名毒師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剛纔他們雖然無法操控毒蠱,卻還是能夠感受到毒蠱的位置。但是現在,忽然就與毒蠱失去了所有聯絡。

明若又取出三支肌肉鬆弛劑,讓暗衛將三人按住,給他們一人來了一針:“老老實實地交出來不好嗎?非要遭這個罪,我這藥也挺貴的呢,還浪費了三個注射器……你說這事兒鬨得……”

三個毒師發現自己被紮了一針後,整個身體都不聽使喚了,跪都跪不住,隻能像肉蟲一樣在地上蠕動,現在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明若對暗衛說:“他們現在已經完全動彈不得,這藥效能持續六個時辰。帶走前先把他們丟到穀外的大河裡泡個把時辰,他們身上的袍子用迷藥浸過,你們聞得時間長了會產生幻覺,容易被他們蠱惑心神。”

“……”三個毒師想要逃走的最後一點希望,也徹底破滅了。這個女人,根本就是魔鬼啊。

“直接除去衣衫,用麻袋裝回去即可。”司皓宸懶得跟他們耽誤時間,“他們的衣物……”司皓宸看嚮明若,“可以燒嗎?”

“可以。”明若點點頭。

“衣物都燒了。”司皓宸大手一揮。

“這事交給屬下吧。”秦默眼中閃著亮光。

“額……”明若用探究地目光看了一眼秦默,怎麼一聽說扒衣裳,就這麼興奮呢?再想想他整日與白燊形影不離的……這秦默,該不是彎的吧!

“準。”司皓宸知道秦默喜歡捉弄人,腦洞並冇明若這麼大。

“你帶我去那毒窟裡瞧瞧。”明若抬手指向石壁上的山洞。

“好。”司皓宸攬住明若的腰,運起輕功飛掠上山洞。

明若在山洞裡發現了不少毒草、毒物,也找到不少解毒的藥材。自古醫毒不分家,明若將有用的東西統統收起來。隻剩下一堆瓶瓶罐罐裡養著的蠱蟲。

從理論上來講,這些蠱蟲也是有用的。但誰還不是個小仙女呢,麵對這些奇形怪狀的蟲蛇毒蟻,明若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