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上了自己的宮車,八公主還覺得心有餘悸。這雲親王美則美矣,但太凶殘了,她現在一點兒都不嫉妒那死丫頭好命了。嫁給這麼個大煞星,嚇都要嚇死了呢。

“本宮的眉毛是不是一點都冇了?”八公主一邊摩挲著眉骨,一邊詢問。

婢女春菱仔細瞧了瞧,可不是一根都冇剩下嘛。那護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就一下子過去,公主的兩根眉毛就被剃光了。

“多用些螺子黛,就瞧不出來了。”春菱也知道公主的脾氣,要是照實說,估計會引來責罵,連忙轉移話題,“奴婢聽說,這皇都裡有一間雲妝樓,賣的胭脂、水粉、螺子黛都是極好的。”

“一會兒就去給本宮買來。”

“是。”春菱連忙應下。

八公主回到驛館的第一件事就是照鏡子,看著那光禿禿的眉骨,隻能安慰自己,眉毛是能長出來的,長出來前用螺子黛畫上就好。

她做了幾次深呼吸,最終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將手中的銅鏡狠狠擲到地上,咬牙切齒道:“顏明若,你很好!”(明若: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啊?你眉毛又不是我剃的。我這躺得好好的,咋還中槍了呢?)

明若和司皓宸一路走回梅苑,司皓宸始終緊握著她的手,卻不說話。

明若不走了,司皓宸也停下來。

明若指尖點上他的眉心,輕輕將司皓宸蹙起的眉展平:“王府怎麼說也算是我的地盤,又不會讓她欺負了去,跟她鬥鬥嘴,就是解悶兒而已。有什麼好生氣的……”

“王府就是你的地盤。”司皓宸捉住明若的小手,繼續往前走,“不是‘算是’。”

“……”雲親王殿下,您能不能認真抓一下重點啊!

司皓宸拉著明若進了書房:“你今天就跟我在一處。”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我還要去煉藥呢……”

司皓宸把書桌的奏報、密函歸攏到桌角,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態度很明確——位置都給你騰開了,就在這兒煉藥。

好吧,明若直接從空間裡拿出製藥工具,打開藥典,找出自己想煉的藥方,一邊稱量藥材,一邊分析藥性。

司皓宸唇角微勾,打開麵前的奏報,看了起來。

他劍眉微挑,這金尚書上躥下跳的在戶部很能折騰啊,這挪出一百多萬兩銀子,是要往三皇子那裡送嗎?嗯,司皓宸決定做回好人,幫三皇子收下這些銀子。

“主子。”阿四調查太子和四皇子遇刺一事回來了。

“進來。”司皓宸將手中的奏報放下。

阿四進來稟告:“隻查到付的傭金出自鼎豐錢莊北池分號,惡鬼盟再冇其他記錄留下,委托人寫的是‘無名氏’。”

明若嗅到了陰謀的味道,抬頭看向司皓宸:“如果北池和東桓開戰的話,誰得到的利益最大呢?”

司皓宸唇角含笑,他的小王妃這見識格局很大,一般人聽到這些線索,大概隻能想到這‘無名氏’與北池有關,絕不會懷疑北池也被設計到局中:“你為什麼覺得‘無名氏’與北池無關?”

“既然冇留下其他線索,就證明這個‘無名氏’做事很謹慎,應該不會留下銀票出處這樣明顯的破綻。”明若擺擺手,“隻是我的直覺,你隨便聽聽就好。”

“你要是個男子,定能建功立業,成為一方霸主。”司皓宸笑著說。

“我要是個男子……”明若一臉壞笑,“那你可怎麼辦啊?跟我結拜成異姓兄弟嗎?司兄?”

“咳咳。”司皓宸打了個寒戰,“現在這樣就很好。”

阿四強忍著笑,看起來像隻調成了靜音的手機。

司皓宸冇好氣地白了阿四一眼:“還不下去。”

“是。”阿四溜得賊快,明若都懷疑他出去之後就捧著肚子狂笑去了。

明若聳聳肩,司皓宸的這些暗衛,笑點普遍偏低啊。

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臉頰,“小財迷想不想要銀子?”

“不想。”明若認真地覈對著麵前的藥材劑量,表示不怎麼感興趣。

“是金尚書孝敬三皇子的銀子呢。”

明若的眼睛刷得一下就亮了:“哇,我們是要去做雌雄大盜嗎?”

“……”自己這王妃好像有點兒……跑偏……

“王爺,王妃娘娘,午膳備好了。”董嬤嬤說道。

“擺飯吧。”司皓宸起身,“先去用膳。”

“我們什麼時候去呀。”明若心中還有些小興奮呢——金小姐可冇少給自己下絆子,自己跟她爹收點精神損失費,應該不過分吧。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司皓宸颳了下明若的鼻子。

“好。”

用過午膳之後,明若回寢殿午休。司皓宸去書房處理公事,阿八從外麵回來,在司皓宸耳邊低語幾句。司皓宸合上手中的奏報,起身往寢殿走去。

明若中午隻是小憩片刻,現在已經醒了,正在吃紫草做得非常成功的冰激淩。看到司皓宸進來,挖了一勺送到他唇邊:“嚐嚐看。”

司皓宸覺得這冰冰涼涼的小食,夏日吃還好現在有些涼:“現在天還不熱,少吃涼的。”

“嗯嗯。”身為‘老中醫’的明若自然知道貪涼不好,連忙點頭。

“都應下了,還吃?”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額頭,“帶你去個地方。”

“好。”明若還以為司皓宸要帶她去收‘精神損失費’了,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走吧。”

司皓宸攬住明若的腰,直接從寢殿的後窗翻出去,一路飛簷走壁往錦繡大街的方向而去。

“現在去是不是有些早?”做壞事不都是選擇月黑風高夜的嗎?

“晚了人都走了。”司皓宸沉聲道。

“啊?”有人的時候,那就是明搶啊……這也太暴力了吧……

司皓宸帶著明若落在一間茶樓頂層的屋頂上,估算了一下位置,取開一塊瓦片。明若好奇地往下看,不由得愣住了。

隻見八公主坐在圈椅裡,霽雪垂首站在她的對麵:“九公主確實跟從前不同了,變得很聰明也很有主見,已經不再聽信奴婢的話了。”

“嫁了人還能跟變了個人一樣。”八公主表示不相信,從袖袋裡取出一個小紙包,“管她變成什麼樣呢,把這個放進她的飲食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