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燒菜一樣,我隻會‘紙上談兵’,讓我其力親為,可能會翻車。”什麼鍊鋼、乾餾焦炭,都是課本上學的純理論,實踐經驗為零,明若完全冇有信心。

“跟燒菜一樣就行。”司皓宸看著明若的眸光溫柔繾綣,“愛妃菜燒得甚好。”

“多謝王爺誇獎。”明若一本正經地抱拳行禮。

司皓宸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他的王妃不但是個小機靈鬼,還是顆開心果。

這趟洛城冇白來,這裡的貨品比皇都要齊全,價格也便宜。明若選了些適合做夏裝的衣料,連同設計圖一起送回皇都。一起運送的,還有她為一間藥堂采買的藥材,和準備的成藥。這個月不能出診就罷了,千萬不能把中藥也斷了。

弄完這些,明若開始回憶乾餾焦炭和鍊鋼的流程,先畫出簡易的流程圖,然後一點點地補充說明。司皓宸在書桌的另一邊,處理著各處送來的密信。

書房裡一室寧靜,隻有燭火在微微躍動,兩人的神情同樣認真嚴肅。

司皓宸看完最後一封奏報,抬起頭,看到明若眼眸微垂,纖細的手指握著筆,字寫得飛快。司皓宸也冇有打擾她,靜靜地看了一會兒,走到窗邊衝外麵打了個手勢。

不一會兒,就有仆人端了燉好的燕窩來。十五接過燉品,輕手輕腳地放下,又隱回暗處。

明若抬起頭,轉了轉有些僵硬的脖子。

“先喝點甜湯。”司皓宸將燉盅推到明若麵前。

明若確實口渴,一口氣喝了半盅,看到司皓宸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咳咳,你是在看我牛嚼牡丹嗎?”

“我家隻有牡丹嚼牛。”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臉頰,端起旁邊的燉盅幾口乾了,“跟你一樣,行了吧?”

被濕漉漉的大眼望著,司皓宸也是口乾舌燥的。

明若喝完剩下的半盅燕窩,開始整理畫好的圖紙:“明天什麼時辰啟程?”

“辰時。”

“哦。”明若把圖紙揣進‘袖袋’,“我得趕緊睡覺了,要不明天起不來了。”

“好。”

第二天一早,就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

昨天在書房忙得太晚,明若換上衣裳,洗漱好還冇完全清醒。

司皓宸看著迷迷瞪瞪的小王妃有些心疼,直接抱上馬車,放到軟榻上:“睡吧。”

“你不困嗎?”明若拉個靠墊過來枕著。

“愛妃這是在邀請本王嗎?”司皓宸唇角浮起一抹邪魅的淺笑。

“你想多了,當我冇問。”明若把自己縮成小小的一團,很快就睡了過去。

快到中午的時候,明若才醒來。揉了揉眼睛,坐起來。

“睡好了?”司皓宸將手中的奏報放下,偏頭看嚮明若。

“嗯。”明若掀開窗簾看了看,他們走在郊外的小路上,煙雨濛濛的彆有一番韻味。

“餓了嗎?食盒裡備了點心。”司皓宸提起茶壺,給明若倒了一杯熱茶。

“不太餓。”明若掀開食盒,裡麵是一盤杏仁酥,還有一盤白米糕。

明若拿起一塊杏仁酥,剛要吃。就聽到刀劍相擊的聲音,嚇得杏仁酥直接掉桌上了。

司皓宸將明若護在懷裡,沉聲問:“怎麼回事?”

“前麵的樹林裡有人在打鬥,阿四已經過去檢視了。”阿一在馬車外麵回話。

明若微微鬆了口氣,不是衝他們來的就好。

阿四很快回來複命:“主子,惡鬼盟的人在追殺太子。”

司皓宸劍眉微挑,沉思片刻:“救人。”

“是。”阿四領命而去。

大概過了一刻鐘,阿一把胸前有大片血跡的太子弄到了馬車上。看太子那半死不活的樣子,明若都要以為他冇得救了。

太子努力撐開沉重的眼皮,看到司皓宸的瞬間,險些掉下淚來:“雲皇叔。”

“嗯。”司皓宸雖然很嫌棄,但還是過去看了太子的傷勢。血是流了不少,但這傷口在肩膀上,應該冇有生命危險。

大概是終於見到親人了,太子終於安心地昏了過去。

明若也上前檢查太子的傷勢,這傷雖然不致命,但確實不輕。先敷上麻藥,然後沖洗傷口,縫合包紮。明若處理外傷的速度極快,司皓宸覺得,軍醫要是有她一半的本事,每次打仗就不會傷亡那麼大了。

太子這情況也不宜搬動,明若拿了張薄被給他蓋上。

明若坐回榻上,拿出昨晚畫的圖紙默默地看。

司皓宸往車外看了看:“就快到了。”

“哦。”明若現在對馬車的速度,已經有了準確的認知。司皓宸的‘快到了’,大概就是——再走一個小時。

這東山莊,一看就不是休閒度假用的。一切都很原生態,冇有任何人工穿鑿的景緻。主院就是個一進的院子,正麵三間大瓦房,有東西廂房。院子裡有棵挺大的樹,也冇開花看不出是什麼樹。

太子被阿一和十五用薄被做的簡易擔架抬去了東廂房,司皓宸讓莊頭找了婆子小廝過去服侍。

明若走進正房,這屋子外麵看起來不怎麼樣,但裡麵傢俱陳設一應俱全,住著應該很舒適。

司皓宸讓人去準備飯菜,明若很快就吃到了熱乎乎的午飯。司皓宸一直給明若夾菜,多到明若都吃不完了。

“不要給我夾了,我都吃飽了。”明若放下筷子,表示自己吃不下了。

“你今天冇用早膳。”

“那也不可能一頓吃下去兩頓的飯菜。”明若看看窗外,發現不但雨停了,太陽都出來了。

明若跑出門去,仰起頭果然看到碧空如洗,一道彩虹橫跨天際:“司皓宸,快來看彩虹。”

司皓宸也走出來,站在明若身後:“長虹而已,至於這麼高興?”

“很漂亮,不是嗎?”明若看了好一會兒才說,“我們去看玉米吧。”

“好。”

玉米剛種下去不久,隻冒出些小嫩芽,遠遠看去綠油油的一片,像是一塊絨毯,還蠻可愛的。

明若蹲在地頭,看著可可愛愛的小萌芽:“這些玉米收穫了,是要做糧種的。萬一被人破壞又要等一年,不應該帶太子來這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