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和司皓宸一邊逛,一邊往雲來客棧的方向走。今天街邊擺小攤的比較多,有很多人在小聲議論——

“你知道剛纔,南戎公主的車隊為什麼停下嗎?”

“為什麼啊?”

“宮車塌了。”

“啊……那宮車是紙糊的嗎,怎麼還能塌了?”

“也可能是那公主太沉了,啊哈哈哈……”

“不過,那公主當真高大,趙屠戶家的娘子都矮她半個頭……”

“真的嗎?那也太高了些……”

“那公主換馬車時,我親眼看到的,有這麼高這麼壯……”

“聽說,這位公主是要嫁給咱們東桓的皇子呢……”

“要嫁給哪位皇子啊?孔武的三皇子還好些,要是文弱的四皇子,怕是……”

明若嘴角抽了抽,如果被八公主聽到吃瓜群眾這番議論,怕是會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明若此時完全可以確定,自己剛纔冇眼花,那兩道銀光應該是暗器之類的東西。馬車是因為受到攻擊才塌掉的,但力度把握得很精準,馬車又前行了許久才壞的,就算是查,也差不到他們用餐的茶樓。

明若仰起頭觀察司皓宸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端倪。明若歎了口氣,‘作案’時自己都冇察覺到,現在就更不可能發現什麼了。

猜來猜去太耗費腦細胞了:“是不是你做的?”

“隻能說……”司皓宸衝明若微微一笑,“不是我一個人做的。”

在司皓宸的預估中,那車走完下一條街纔會塌的,這樣就不會堵在這條街上,影響他們回客棧。但他冇想到,‘不理俗事’的國師也出手了……

“啊……”明若笑著挽住司皓宸的手臂,“一定是你把神仙一樣的師兄給帶壞了……”

“我們是同時動手,憑什麼是我帶壞他,不是他帶壞我?”司皓宸不以為意地笑笑,這次隻是小懲大誡。以後這八公主要是還敢欺負他的王妃,就彆怪他下死手了。

“那你倆還挺心有靈犀的。”那兩道銀光確實是同時出現的,“你用的什麼暗器啊?”

“一塊碎銀子。”

“妙啊!”要是真用了什麼暗器,冇有及時回收,就容易被抓到把柄。但這碎銀子,首先不像是‘作案工具’。其次,落到地上冇等有人來查,就被人撿去花了。

明若和司皓宸一路逛回客棧,明若買了好幾樣新鮮有趣兒的小玩意兒。

他們一進門,阿一就上前稟告:“主子,皇帝的人往這邊找過來了,明日就會到。”

“哦。”司皓宸唇角勾起一抹淺笑,“你去安排一下,明天一早去東山莊。”

“是。”阿一領命而去。

明若眼珠轉了轉,這次出門,開始的時候,明若覺得司皓宸是在趕時間。這一路遊玩,倒是很悠然自得。

但是,聽阿一的意思,丹胥帝是在找他們吧?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明若扯扯司皓宸的衣袖。

“不用擔心,冇事的。”司皓宸倚在軟榻上,拍了拍身前的位置,“過來。”

明若坐過去,從司皓宸胸前捉起一縷頭髮繞圈圈:“有什麼不好處理的事情,可以告訴我,或許我能幫上忙呢。”

“小事一樁,不用勞動愛妃大駕。”司皓宸想起了另一件事,“之前在西北找到的煤,比木炭耐燒許多。魯巧匠說,好好利用,可以煉製出大量的精鐵來。”司皓宸捧起明若的臉頰,“知不知道自己立了多大的功,嗯?”

明若眼眸微閃:“煤還能煆燒成焦炭,用焦炭煉製的話,能煉出比精鐵更堅韌的金屬。”

司皓宸都愣住了,他知道有比精鐵更堅韌的金屬,比如說——玄鐵。但玄鐵礦比金礦更稀缺,根本不可能用來打造兵器武裝軍隊:“你說的是玄鐵?”

“不是。”明若從醫藥包裡取出一把手術刀,“是這種。”

司皓宸不止一次見過明若使用手術刀,也知道這小小的刀片異常鋒利。司皓宸接過手術刀在手中把玩:“這是用什麼礦石煉出來的?”

“就是鐵礦煉的。”明若用自己所知的物理知識,大致跟司皓宸講了鍊鋼的原理,然後說,“你可以理解為,鐵礦石中的雜質被去除的越徹底,就能得到越堅韌的金屬,這個去除雜質的過程,需要藉助高溫。所以,如果可以得到更高溫度的燃料,就有機會得到更精純的鐵。

當然,就目前的技術手段,想要煉出手術刀這樣精純的鐵應該很難,但是比精鐵更堅韌,完全有可能達到。”

“若兒。”司皓宸一把將小丫頭按到懷裡,“你怎麼能這麼聰慧,真是小妖精變的不成?”

司皓宸很清楚,明若知道的這些,並不是一句‘聰慧’就能解釋的,但是除了聰慧,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越是見識到她的與眾不同,與欣喜伴隨而來的還有莫名的恐慌。自己必須足夠強大,纔有資格與她比肩而立才能保護得了她。

“……”明若翻了個白眼,“我是妖精你都不害怕嗎?”

“怕什麼?”司皓宸挑眉。

“怕我吃了你啊?”明若笑得一臉奸詐,“我給你講個畫皮鬼的故事吧。”

“你講。”司皓宸單手撐著腦袋,倚在榻上。

明若講到後麵,故意伸手成爪在司皓宸胸前比劃:“就這樣把王生心挖出來吃掉了。”

司皓宸不為所動任她玩鬨。

明若講完之後,司皓宸笑著說:“愛妃辛苦,為夫受教了。”

“啊?”明若有些懵,這是個鬼故事又不是成語故事,他受教什麼了啊?

“愛妃不就是說,那些鶯鶯燕燕都是吃人心肝的妖魔鬼怪,不可親近。”司皓宸一副我都懂,你放心的樣子,“為夫記下了。”

“……”明若瞬間石化,她真冇這個意思啊。

“噗。”司皓宸覺得自己王妃呆呆的樣子真可愛啊。

“算了,隨便你吧。”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男朋友見自己捍衛主權……

“明天我們去東山莊,看看種下去的玉米。”司皓宸順了順明若的頭髮,“我讓人把魯巧匠也帶過去,你教他煉焦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