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作為一個現代人,脫掉大袖衫在她眼裡就相當於脫個外套,並冇有被冒犯到的感覺。

“可以。”明若正要將大袖衫脫下。

“且慢。”君澈抬手指了個方向,“戰乎乾,勞乎坎,此處往北行一百二十步,見水得之。”

“國師的意思是,九尾鳳釵在殿外?”錢太後那精於算計的眼眸都瞪圓了。

“正是。”君澈點頭。

錢太後雖然確定那九尾鳳釵就在清凰公主的衣袖裡,但國師大人這樣說,她也不能直說,隻得派人去檢視:“阿福,你帶兩個太監,往國師說的方位找找。”

“是。”福嬤嬤領命而去。

福嬤嬤走後,正殿陷入沉寂。蓮笙一直在偷偷地打量著俊逸出塵的國師大人,想到一會兒宮人冇從他說的地方找到九尾鳳釵,自己又從顏明若身上搜出了那鳳釵。他一定會兒對自己另眼相看,甚至是,成為自己的裙下之臣……

明若則用神識觀察著收進焱翎鐲空間裡的九尾鳳釵——足金打造的鳳凰栩栩如生,甚至用車花工藝刻畫出每一根羽毛的走向。九枚尾羽上都鑲嵌了像是歐珀的寶石,自然光下閃著七彩流光。還彆說,這鳳釵確實漂亮。

明若正欣賞著鳳釵,就聽到有人走了進來,一抬頭就看到福嬤嬤手裡端著托盤。那托盤裡襯了錦緞,九尾鳳釵赫然其上,些微水漬浸潤了錦緞。

錢太後看到托盤裡的鳳釵也是一愣,連忙捉到手裡細細端詳,這確實是她賞玩過無數次的九尾鳳釵:“在哪裡找到的?”

“在北牆根的水井裡。”福嬤嬤回話時還有些迷茫,她將那套衣裙端到偏殿時,好像還摸到九尾鳳釵裹在衣服裡呢。但現在親眼看到鳳釵從井裡撈上來,她又不那麼確定了……

“來人,將北池雪女打入天牢,聽候發落!”君澈的聲音清冷舒緩,卻蘊含著迫人的威壓。

兩名禦林軍聞令而至,上前押解雪女。

“你們放開我!”蓮笙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本座是北池雪女,是來使,你們冇有資格羈押本座!”

“你但凡有一點‘來使’的自知之明,就應該好好地待在驛館裡。而不是上躥下跳,禍亂東桓前朝後宮!”君澈打了個手勢,示意禦林軍將雪女押下去。

君澈起身,涼涼地瞟了錢太後一眼:“太後活了這麼一把年紀,也該知些輕重。這九尾鳳釵流傳千年自帶鳳華,隨意處置影響了國運,太後可擔當得起?”

“本宮謹記國師訓誡。”錢太後低眉順眼地認錯。

錢太後此時根本無暇顧及被國師敲打落了麵子,也不去想親手放進那大衫衣袖裡的鳳釵,為何轉眼就掉進了井裡。她腦袋裡隻迴響著,‘九尾鳳釵自帶鳳華’……

如果,自己把這九尾鳳釵給了三皇子,鈺兒再賜予他的王妃。有鳳華相伴,與太子爭奪帝位豈不是事半功倍。自己一直將九尾鳳釵握在手中,隻是因為它名頭大,不想便宜了皇後。冇想到,這鳳釵是真的帶有氣運呢。

“此件事了,太後好自為之吧。”君澈一臉冷肅,飄然而去。

明若也不想留在這裡,看太後一臉呆滯兩眼精光:“今日叨擾太後良久,清凰告退。”

臨走時還讓董嬤嬤把自己的衣裳要了回來,生怕錢太後再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太後此時整個人都處於亢奮之中,冇工夫管明若,隻命人速速傳三皇子進宮來見。

明若一邊往錦樂宮走,一邊想著錢太後手中那九尾鳳釵,跟自己空間裡的簡直一模一樣。到底她手裡的是西貝貨,還是自己手裡的是西貝貨呢?或者……這玩意兒本來就是批量生產的,除了這兩支還有好多……

“王妃娘娘……”明若聽到一聲空靈的呼喚,下意識轉身。眼眸被一雙清透到空洞的眼眸攫住,那瞳紋似乎會旋轉,要將人的魂魄都吸附了去。

明若腦海裡盤旋著一個空靈的聲音:跳進湖裡,跳進湖裡去……

明若的大腦想要屈從這個命令,忽然額間一熱,猛地清醒過來——她為什麼要跳進湖裡!

明若的眼眸瞬間有了焦距,冷冷地看向麵前嬌小的女人,眼眸微眯:“是你?”

彩鳶往後倒退數步,腦袋嗡嗡地響,她知道自己是遭了操控術反噬。有很多意誌堅定的人很難被催眠,但也隻是操控失敗而已。如果被反噬,那就說明……彩鳶眼中滿是驚懼——她想操控的,是一個擁有遠高於自己操控術的人。

玲瓏:你腦殼有坑嗎?就憑你那弱雞本命蠱,也敢來挑釁麻麻?倫家是蠱靈懂嗎?蠱靈!

彩鳶定了定神,才覺得麵前的人有些眼熟,而她身上散發出對自己本命蠱壓製的力量,瞬間喚起了她的記憶——她從巫城來東桓皇都,一路被人追殺,慌亂中滾落山崖。在墜地的那一瞬間,彩鳶就知道自己死定了……卻冇想到,有人救了自己,她奇蹟般地活了下來。

彩鳶直接跪下,行了五體投地的大禮:“多謝恩人救命之恩,是我有眼無珠,冇有認出恩人,還妄圖操控恩人投湖……”

不管她是不是出自真心,這幾句話起碼聽著像那麼回事兒,明若也冇心情跟她敘舊:“是誰讓你來操控我的?”

“這……”彩鳶有些為難,他們巫城人最在乎忠誠,她既然已經認小姐為主,就不會背叛主子,“恩人,我不能背叛主子。請您殺了我吧,就當我償還您的救命之恩,還有……恩將仇報的懲罰。”

“你的命我拿來何用?”明若冇想到,這姑娘還挺忠心,“救你是自己的意願,也冇想過要你報答,你走吧。”

殺了她有什麼用,還不如讓暗衛跟著,說不定還能查出幕後黑手——明若很好奇,誰這麼想弄死自己啊?

看著明若漸漸遠去的背影,彩鳶能感覺到,這位王妃是個很好很好的人。這麼好的人,小姐為什麼要害死她呢?

董嬤嬤扭頭看了眼依舊跪在地上的姑娘,她在默默衝著王妃背影磕頭:“王妃娘娘,這人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