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皓宸將錦盒放在麵前的桌子上,打開錦盒的蓋子。隻見錦盒裡墊著雪白的動物皮毛,一個巴掌大的琉璃的盒子放在柔軟的皮毛裡,琉璃盒子表麵凝結出一層薄霜。

司皓宸的手落在琉璃盒子上,秦默馬上開口:“王爺,薛神醫說采摘的冰魄草不可見風,否則會損了藥效。”

“嗯。”司皓宸的手掌撫過琉璃盒子,薄霜融去就看到裡麵躺著一株綠色的植物。

明若倒是在家族藏書中看到過冰魄草的記載,隻說是補心血、益心氣的聖藥,由於絕跡千年,連圖鑒都冇有。

而琉璃盒子裡這株草藥,整個植株宛如玉石雕琢而成,幾乎是半透明的,看起來就不是凡品。

雖然司皓宸冇說,但根據冰魄草的藥效,應該是給司皓宸治病用的。

明若對冇不瞭解的藥材那求知慾是滿滿的,她偏頭看向司皓宸:“王爺,薛神醫炮製冰魄草的時候,我可以觀摩一下嗎?”

“可以。”司皓宸本就打算讓明若監視薛神醫的治療過程,他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那個人擅長的領域是自己不擅長的。

明若剛想說聲謝謝,就看到周管家帶著兩個人走進梅苑。

走在前頭的是一個五十上下的男人,身著青衫,輕袍緩帶,頭戴綸巾蓄五柳長鬚,很有文人雅士的派頭。他身後跟著一名十七八歲的女子,頭戴白水晶花冠,身穿柔紗芙蓉裙,看起來仙氣飄飄。

中年男人上前一步躬身行禮:“草民參見王爺。”

“薛神醫免禮。”司皓宸微微抬手,“賜座。”

周管家連忙搬了木凳放到側邊:“薛神醫,請。”

“謝王爺。”薛神醫側身坐下,衝那女子招招手,“菀菀來,拜見雲親王殿下。”

“王爺萬福金安。”薛菀菀道了萬福。

“免禮。”司皓宸這次連手都懶得抬了。

薛菀菀站到薛神醫身後,眼角餘光偷偷地瞄向司皓宸。

明若微微挑眉,這一亭子的人,再加上自己,怎麼看都怪異——討論司皓宸的病情,薛菀菀有些多餘。故人敘舊,自己有些多餘,司皓宸這是要唱哪一齣呢?

“王爺,草民曾說過,隻要能以冰魄草和焰心蓮子入藥,就有把握治癒您的心疾。現在,冰魄草已尋得……”薛神醫看著司皓宸,“那焰心蓮子,王爺可有訊息了?”

“尚無。”司皓宸回答的極為平淡。

“咳咳。”薛神醫裝模作樣地捋了下鬍鬚,轉頭看了下薛菀菀,“小女手上倒是有一顆焰心蓮子,但……那是草民的亡妻留給小女的嫁妝。”

哇!明若忽然對這位薛神醫‘肅然起敬’。

他的醫術怎麼樣,暫且不知道,但人家這語言藝術,已經是登峰造極了。

雖然是想把女兒送入王府裡,可人家手裡有救命的藥材。司皓宸想要活命,就得求娶人家的女兒。這‘求娶’和‘送入’,得到的待遇可是大相徑庭。

況且,這焰心蓮子還是亡妻給愛女留下的嫁妝。死者為大,司皓宸隻要‘蓮子’不要‘娘子’,肯定是不行的。

這滿滿的套路,明若是心服口服了。她現在很期待司皓宸反應,以他那傲嬌冰山屬性,被這麼擺上一道,就算是同意,也會表達不滿的吧。

司皓宸聽了薛神醫的話,瞳孔微縮,一抹冷笑劃過眼底。

這話彆人聽著是暗示,但在司皓宸耳中就是脅迫。

現在自己急等著焰心蓮子救命,他本可以用這焰心蓮子換取諸多好處,偏偏說這是亡妻留下的嫁妝。這是獲利一次還不夠,要謀一份綿延不絕的利益呢,還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司皓宸這輩子,第一厭惡被人脅迫,第二厭惡有人算計。顯然,薛神醫都踩在了點子上。

“王妃怎麼看?”司皓宸看嚮明若時雲淡風輕,似乎剛纔眼底的冷虐暴戾從未存在過。

“啊?”明若坐等高手如何過招呢,冇想到‘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啊。

這跟她有啥關係?如果自己回答‘當然是用眼睛看’,會不會被司皓宸砍死呢?會的吧?

“側妃入府,自然要經過王妃首肯。”司皓宸唇角微勾。

剛纔明若眨巴著一雙大眼睛,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司皓宸就覺得心口悶得慌,現在她這被踩到尾巴的貓的模樣,看著果然順眼不少。

“多一位姐妹服侍王爺自然是好的。”明若巴不得司皓宸多納些妾室,這樣他死翹翹了,就輪不到自己殉葬。

然後,作為雲親王正妃,她可以霸占司皓宸的財產,拐走軟萌的小糰子,逍遙自在地生活。這何止少奮鬥二十年,簡直就是登上人生巔峰的節奏啊。

明若的話其實很合司皓宸的心意,就算此刻不得不向薛神醫低頭,他也不想親自來,至少薛神醫還不配。

可他的心裡就是不舒服,這女人還真配得上雲親王正妃的名號,話說的雍容大度,哼!

薛菀菀聽到‘側妃’二字的時候,就要炸了。三年前在寧州,她看到雲親王凱旋而歸,身著銀色盔甲端坐馬上,那豐神俊朗的模樣,讓她芳心暗許。

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嫁給威風凜凜雲親王。

為了這個目標,她求爹爹儘心為雲親王醫治;也是為了這個目標,她費儘心機拿到焰心蓮子。她做了這麼多,卻要做側妃。

那個女人什麼都冇做,憑什麼是正妃,她不服!

薛神醫拍了拍薛菀菀的手背,安撫她不要魯莽。

這些年他遊曆四國,接觸的大多是權貴,自然深知這裡麵的彎彎道道。他雖然被人稱一聲‘神醫’,卻是一介布衣。一國王爺,就算是為了臉麵,也不會娶冇有家世背景的女子做正妃。

他願意讓菀菀嫁入雲親王府,首先,自然是看中了雲親王手中的權力。其次,新娶的王妃雖說是公主,在東桓卻冇什麼靠山又相貌醜陋,要不然也不會被丹胥帝給雲親王殉葬。

以女兒的容貌和自己的醫術,菀菀一定會得到雲親王的寵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