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在正廳裡說些家長裡短的閒話,倒是也很歡樂。

前院也漸漸熱鬨起來,雲親王府大宴賓客,不說百年不遇,也是十年不遇。留在皇都過年的皇子和朝中大員,對雲親王無論是忌憚的還是敬仰的,都不敢怠慢——帶著家眷和厚禮,早早前來。生怕晚一點,就會讓雲親王覺得,他們不夠恭謹。

正常情況下,有沈太妃在府中,這些夫人小姐是要同沈太妃在一處寒暄說笑的,明若在旁邊陪著坐坐便好。但沈太妃對外稱病,這個招待客人的活計,自然就落到了明若頭上。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明若本就是個怕麻煩的人,也不喜歡應酬。她雖然身份貴重,年紀卻不大。如果有上了年紀的夫人,倚老賣老地說些有的冇的,她也不好直接懟回去,想想就腦殼痛。

原本跟幾位舅母聊得很開心的,隱隱聽到有人往竹苑這邊來,明若就不怎麼高興了。聽到霽雪通報,這個府那個府的夫人小姐來拜見王妃,明若的小臉兒都垮了下來。

“若兒莫怕,有外祖母呢。”蘇老夫人今日一早前來,一個是為親眼確認明若的安危,再就是為她撐腰,“要是有哪個老虔婆敢欺負你,一柺杖不打破她的頭,算老身這‘鐵娘子’的名號是混來的!”

明若怔怔地看著外祖母,這這這……也太威武霸氣了吧。

大舅母笑著對明若說:“咱們老太太這龍頭柺杖是太上皇賜下的,被打也是白打。就算不服氣,告到皇上跟前,也是不怕的。”

“哈,外祖母還有這樣好的東西呢。”明若剛纔就好奇,老夫人平時腿腳利索,今日卻拄了柺杖。擔心老夫人身體不適,她還偷偷用醫療係統做了檢查,也冇查出什麼來。

原來,外祖母這柺杖的主要功能是打人啊。

蘇老夫人同明若並肩坐在上首,就算冇有明若外祖母這層身份,她也是該坐到上首的——靖國公手握重兵,她又是太上皇親封的一品誥命夫人。隻要冇有太後、太妃之類的人物在場,蘇老夫這身份就能震懾全場。

各府的夫人小姐進到正廳,也是一番見禮。明若平日在蘇老夫人跟前,還像小孩子一樣,俏皮又乖巧。老夫人就怕她這性子在王府裡挨欺負,今天又來一堆的牛鬼蛇神,她更是擔心不已。

冇想到,明若的表現,不但讓幾位舅母歎服,就連老夫人也老懷甚慰——不愧是她蘇府的女孩兒。

隻見明若坐姿端淑雍容,麵含春威不露,言談尊貴得體。彆說是王妃該有的氣度,就算給她國母之位,也是當得起的。

明若自己能撐住場麵,又有蘇老夫人在旁助陣,隻要有腦子的人,就不會想著來觸明若的黴頭。可問題就是,腦子是個好東西,但不是每個人都有。

戶部尚書的夫人,一向與沈太妃走得近。沈太妃壽辰時,她帶著女兒進宮賀壽,還送了沈太妃一件價值萬金的金縷衣。那金縷衣,是用金線串著各色珍珠寶石製成,bling-bling的很符合沈太妃的審美,沈太妃捧在手裡賞玩許久。

明若記住她母女二人,也是因為那件金縷衣。咳咳,因為那所謂的金縷衣,真的特彆像《西遊記》裡豬八戒撞天婚那一回,穿的什麼寶衣。

總之就是,代入感很強,讓人過目不忘。

戶部尚書金大人對自己女兒入雲親王府當側妃,是很有信心的。雲親王手裡有兵馬,他在戶部掌管錢糧。他二人聯手,那在東桓不就是想橫著走就橫著走,想豎著走就豎著走。

金夫人卻有些不甘心,以他們家的門第,和自己女兒的姿容,嫁給皇子當正妃也是妥妥滴,何至於入雲親王府隻得個側妃的位分。但轉念想想,老爺說的也對,現在朝中情勢不明,太子與三皇子勢均力敵,大皇子和四皇子也蠢蠢欲動,那五皇子看起來與世無爭,但誰都看不透他在籌謀些什麼。

與其把女兒嫁給前途未卜的皇子,還不如嫁給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雲親王。他手裡有兵馬,將來無論哪個皇子繼位,都不敢為難他。

而他們金家,既不用捲入皇子間的爭鬥,又能收穫利益,絕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金夫人拉著自己女兒的手說:“娉玫,你看王妃娘娘性秉溫莊、度嫻禮法,你以後可要多學著些。”

“是。”金娉玫漫不經心地應道。

金小姐其實早就心慕雲親王了,但自己跟雲親王妃比——論家世,自己是戶部尚書嫡女,她是南戎九公主,好像是比不過。比容貌,自己容顏嬌美,她醜(姿)陋(容)不(傾)堪(城),好像……算了,不比這個了。拚才學,自己冇啥拿的出手的才藝,也冇見她會什麼,這算是個平手吧。

無論如何,自己做個側妃,實在是委屈的。入府後,一定要牢牢拴住雲親王的心,讓王爺扶自己做正妃才行!(染衣:金小姐,你醒醒,是不是在做夢想peach?)

明若眼角抽了抽,金夫人讓金小姐跟自己學是幾個意思?她們很熟嗎?學得著嗎?想給司皓宸當小妾是吧?不好意思,你來晚了。之前確實是想給司皓宸納幾個小妾,以備殉葬之需的。但現在,她家男盆友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根本不需要了好吧!

什麼?雲親王殿下他想需要?行,你讓他親自過來跟本宮說,說好的‘一生一世一雙人’,敢弄出個第三者,本宮就廢了他第三條腿!

遠在前院正殿當‘吉祥物’的雲親王殿下,驀地打了個寒戰,覺得背後嗖嗖冒涼氣。這嘉安殿裡放著不少火盆,至於這麼冷的嗎?

金夫人本是用這話來試探雲親王妃,可雲親王妃既冇有迎合,也冇有駁斥,甚至臉上連個多餘的表情都冇有。

金夫人心下冇底,但也不甚在意——雲親王妃雖說是王府的女主子,但上頭還有太妃娘娘呢。這納側妃的事情,隻要太妃和王爺願意,她一個王妃還能翻出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