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的錦繡大街格外熱鬨,平日不怎麼出門的夫人小姐,過年都要走親訪友,順道逛逛鋪子。

由於過年客人多,許多鋪子都在外麵擺了攤子,賣些不甚貴重的東西。明若在一間叫金玉閣的鋪子門前停下。支出來的攤子上,有賣章料。

明若看了看,拿起一塊白瑪瑙的:“這個多少錢?”

“誠惠紋銀十兩。”夥計笑嗬嗬地回答。

“買了料子,你們這裡可以刻嗎?”在古代,印章基本算是生活常用品。明若決定隨便刻一個,能用就行。

“可以可以。”夥計連忙說,“名章免費刻,用特殊字體或者有花紋的閒章,看複雜程度,要加些銀子。”

“不要這種。”司皓宸把明若手中的章料拿過去,丟回原處,“我們去店裡看看。”

“我就跟師傅寫信用用,冇必要買太好的。”明若是個實用主義者,隻要能用就行,並不在意材質。

進到店鋪裡,明若才發現,這金玉閣名副其實,賣的就是各種玉石製品。大到佛像擺件,小到吊墜散珠,各種質地的玉應有儘有。

明若隻是隨便看看,但司皓宸卻是有目標的,在擺放首飾的貨架前站定,看了一會兒,指著一對耳墜說:“這個多少錢?”

“公子好眼力,這是上好的羊脂玉,您看這油潤凝白的料子。”掌櫃的將那對耳墜拿到司皓宸麵前,“送給心上人是最好的了,誠惠紋銀三百兩。”

明若有些好奇,什麼了不得的好東西就要三百兩,走到司皓宸身邊。小巧的錦盒裡是一對水滴形的白玉耳墜,爪鑲玉墜的花托修長精緻。遠遠看去,這耳墜就像一支倒垂的馬蹄蓮,倒是很漂亮。這麼小小的一對耳墜就要三百兩,店家也太黑心了吧?(染衣:若若啊,你那雲妝樓比他還黑呢……若若:我那是走高奢路線呢。)

司皓宸直接拿出銀票,遞給掌櫃:“給。”

“謝謝惠顧。”掌櫃笑得見牙不見眼,把錦盒蓋好交給司皓宸。

司皓宸把那小錦盒塞到明若手裡:“走吧。”

明若被司皓宸拉著走出好遠,看看手中的錦盒:“哎,我的私章。”

“那個不好,配不上你。”司皓宸一本正經地說。

“哈……我又不是什麼文人雅士,有什麼配得上配不上的……”

“那也配不上。”

兩人說著話,就走到了雲妝樓附近。雲妝樓倒是冇在店鋪前擺攤,而是立了兩塊木牌。一塊上麵貼著春夏款衣裙首飾的海報,另一塊貼的是通知——999色號唇脂售罄,正月二十到貨。茉莉散粉每位限購一盒。

從打開的店門,就能看到裡麪人滿為患,出來的顧客,就冇有空手而歸的,都拎著雲妝樓特製的有提手的‘購物袋’。

明若並冇有進去,隻是遠遠看著。

“看樣子生意不錯。”司皓宸從冇見過有什麼鋪子能爆滿成這樣。

“嗯嗯。”明若笑得眉眼彎彎,彷彿已經看到財源滾滾而來。

“咦?”明若看到了一個熟人,“你前未婚妻都成親了啊?”

司皓宸聞言,眉頭皺得能夾死蚊子:“本王就冇有過未婚妻。”

“那不是嗎?”明若指著綰了婦人髮髻的蘭陽郡主,“你們還挺有緣的哈。”

“有什麼緣?”司皓宸睨了明若一眼。

可惜明若求生欲並不時時在線,繼續說:“你一共就來兩次雲妝樓,就遇到兩次,不是有緣是什麼?”

蘭陽郡主扶著丫鬟的手臂下了馬車,徑直往雲妝樓走去。剛到門口,就被夥計攔住。

“本店不做您的生意,您請回吧。”

“你這狗東西,知道本郡主是誰嗎,也敢攔著?”蘭陽郡主一聲怒喝。

“您不就是東平伯世子夫人,惡意拖欠會費,妄圖強搶我們的首飾……”這小夥計的聲音比蘭陽郡主還大,“您這些行為太過惡劣,已經被我們雲妝樓列入拒絕往來的黑名單。”

“你胡說八道!”蘭陽郡主被懟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小人可不敢胡說,您要是忘了,咱們可以去京兆府查去年冬月十五的案卷,看是不是跟小人說的一模一樣。”小夥計年紀不大,可那嘴皮子賊溜。

雲妝樓本就客似雲來,很快就在門口聚集起了圍觀人群。能在雲妝樓消費的,多半是權貴之家,差不多都認得蘭陽郡主。先前聽了小夥計的話,都不相信。但後來聽說都在京兆府有案底,都大吃一驚,各種風涼話接踵而來——

“早有耳聞蘭陽郡主囂張跋扈,冇想到竟敢到店鋪打劫,這何止是跋扈呀……”

“東平伯府都衰落到交不起會費,買不了首飾的地步了嗎?”

“冬月十五的話,還冇嫁入東平伯府吧……”

“那就是安國公府……”

蘭陽郡主聽到這些議論,差點冇氣得厥過去。丫鬟杏兒連忙將她扶上馬車,想要快點離開這裡。奈何雲妝樓門前馬車多,根本走不快。

明若倒是冇想到,那天的事最後還鬨到京兆府去了。這雲親王殿下的銀子,果然不好坑呦。

“啊。”明若正看戲看得高興,整個人就被司皓宸扛著幾個起落,塞進馬車。

明若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腦袋:“你你你,當街強搶民女!”

司皓宸將明若禁錮在懷裡:“不如咱們先來聊一聊,本王跟誰有緣,嗯?”

“你屬恐龍的嗎?反射弧這麼長?”在明若看來,這話題早就翻篇了好麼,怎麼還找後賬呢。

司皓宸劍眉微蹙,屬相裡有‘龍’冇錯,可這‘恐龍’一聽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恐龍是什麼龍?”

“咳咳。”隻要不聊‘跟誰有緣’這個話題,聊啥不是聊。

明若繪聲繪色地講恐龍這個梗兒,“恐龍是一種形似巨蜥的龐然大物,身體有兩層樓閣那麼大,但腦仁兒隻有核桃大小。相傳,兩隻恐龍打架,往往不死不休。因為它們腦子小反應慢,受了傷當時冇感覺,過半個時辰才曉得疼……”

“嗬嗬。”司皓宸笑著逼近明若,“本王是恐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