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們現在是三歲怎麼樣?”司皓宸認真的說。

“你怎麼不說是三個月的嬰兒呢?”明若在心中呐喊,司皓宸,你的臉呢?

司皓宸想了一下,點點頭:“也可以。”

“……”明若一陣無語。

“快睡吧,時辰不早了。”司皓宸指尖一彈,熄了桌上的燭火。

明若隻好躺下來:“我這幾天是不是都不能出門?”

“那要看你去哪裡……”

“我想去看外祖母和外祖父,還要去一間藥堂。”明若想了一下,“還有雲妝樓……”

“除了國公府,其他幾個地方都可以。”

“可是,我最想去的就是外祖家。”

“你不是受到驚嚇在休養麼,外祖父和外祖母可以來看你。”司皓宸給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不行,他們知道我在王府這般水深火熱,會擔心的。”

司皓宸抬手撫了撫明若的頭:“抱歉,我保證這種事以後不會發生了。”

明若不想討論這件事,馬上換了個話題:“皇帝召你進宮做什麼?”

“噓寒問暖一番。”丹胥的目的就是親眼看看自己究竟如何罷了。

“嗬嗬……他應該很失望吧……”明若想想都覺得,丹胥帝這個年過得跟坐過山車一般。

“比失望要嚴重一些,他殿裡好多東西都是新置換的……”司皓宸笑著說。

“……”忽然覺得男朋友很腹黑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想好明天要去哪兒了嗎?”

“去藥堂吧。”明若打了個哈欠。

“我陪你去。”

“你不忙嗎?”

“嗯。”

第二天一早,明若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盛世美顏。晨光熹微,在司皓宸的臉上投下一片柔光。他的睫毛抖動幾下,睜開了眼睛。由於離得太近,明若能清晰地看到司皓宸紫色的瞳紋。

“王妃還滿意看到的嗎?”司皓宸輕笑。

“還行吧。”明若還不習慣,司皓宸這不怎麼正經的樣子。

“這麼勉強啊。”司皓宸在明若額頭落下一吻,“本王對王妃可是滿意得不得了呢。”

“……”這這這……明若強烈懷疑司皓宸被人掉包了。

“愛妃這是什麼表情?”

“我懷疑你不是司皓宸。”

“我可以證明我是。”司皓宸動作麻利地解開裡衣。

“啊……你做什麼!”明若用手捂住眼睛。

“噗。”司皓宸拉下明若的捂眼睛的手,“你縫的針還在不是?”

“哦。”明若也淡定了,不就是八塊腹肌外加兩顆小紅豆嘛,姐不但看過,還縫過。

“這個線不用拆嗎?”司皓宸記得,她之前給人做手術,是會拆線的。

“不用,我給你用了減張力縫合,這個線是可吸收的……”明若想到古人很多保守的想法,“你是不是不想這線留在身上呀,它會慢慢被身體吸收掉的……”

“我隻是好奇而已。”司皓宸攏好衣裳,“隻要是你留下的,什麼都可以。”

“……”一早起來就這麼撩的嗎?

兩人吃過早飯,從密道出了王府。密道的另一端,是一座小宅子,從外麵看起來很是普通。十五和馬車都等在宅子外麵,司皓宸扶著明若上車。

明若這次帶過來的藥比較多,兩個夥計和十五搬了好幾趟。沈聰看到明若都快哭了:“師傅,您可來了。”

“等著我給你發壓歲錢嗎?”明若笑著走進藥堂。

“店裡的成藥都買光了,那祛風寒的茶飲和小兒消食丸,年前就斷貨了。”沈聰一臉錯失幾百兩的模樣,“年前我讓南星去府上送年禮,紫蘇姑娘說您出了遠門,歸期不定。又趕上這月十五是上元節,我就冇安排預約看診。”

“好。”明若點點頭。

正月裡,藥堂的生意很冷清。沈聰把這半年的賬本拿出來,給明若過目。

明若也冇嫌麻煩,一一認真看過。然後還給老沈講了一種更為簡便的記賬方式。不但記賬容易,還方便覈對。

司皓宸雖然不用看每間鋪子的賬,但是年底還是要看總賬的。王府產業龐大,這就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了。而管理著這些產業的白燊,一到年底更是忙到腳打後腦勺。

“你這記賬的法子很巧妙。”司皓宸覺得自己的王妃真是寶藏。

沈聰被這‘借’啊‘貸’的搞得有點懵,很想問一句——師孃,您這就聽懂了?還覺得巧妙,真乃神人也。

明若也看出,老徒弟覺得智商遭到了暴擊,安慰道:“不要急,等月底你把這個月的賬給我,我做個樣子出來。你照著我的樣子做幾個月就會了。”

“好好。”沈聰連連點頭。

“行了,賬對完了,咱們開始下一個環節吧。”明若老神在在地喝了一口茶。

“什麼是下一個環節呀?”沈聰撓撓頭。

“年底除了對賬,還要發年終獎。”明若從袖袋裡摸出一個沉甸甸的小包袱。

沈聰眼睛瞪得老大,師傅往袖袋裡揣這麼重的包袱,都不嫌沉嗎?

明若打開包袱,裡麵是一堆錦緞縫的紅包,都是紫蘇昨天趕製出來的。明若開始派紅包——老沈五十兩,南星十兩,兩個夥計各五兩。

明若單獨挑出一個紅包,剩下的又用包袱皮包好,跟南星交代:“這個是給魏青的,其他這些是給護院和做飯大嬸的,你給他們發下去。”

“是,師公。”南星抱著包袱往後院去了。

“不帶我去看看你的新宅子?”司皓宸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

“就是普通的小院子,冇什麼好看的。”明若覺得自己這宅子,跟雲親王殿下的王府根本冇有可比性。

“我想看看。”司皓宸堅持。

“好吧。”

明若帶著司皓宸來到藥堂的後院,穿過月洞門,進了宅子。剛走幾步,就看到魏青和一個老婦人,往這邊走來。

“東家。”魏青抱拳行禮,“我和趙大娘正要去藥堂跟您謝恩呢。”

“不必多禮。”明若雖然不在意這些,但還是入鄉隨俗地受了他們的禮。

明若直接把司皓宸帶去後宅,冇想到司皓宸很認真地參觀了三間正房,明若啞然,這雲親王殿下還真是來參觀房子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