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娘娘,奴婢為您更衣梳妝吧。”太妃回府,王妃必定是要過去請安的。

明若可不想被紫蘇和董嬤嬤折騰,來到妝台前,挑了兩支比較華麗的珠花:“把這些珠花戴上就行了。”

紫蘇也想起來,王妃這髮髻可是王爺親手綰的呢,王妃自然是捨不得拆的。所以冇再多說什麼,幫明若插好珠花,又換了一副有碎金流蘇的耳墜。

王妃穿的是她新做的襖裙,料子雖然是上好的,但比較素淨:“王妃娘娘,咱們換身宮裝吧。”

“不用吧,外頭披個鬥篷也看不見裡麵穿了些什麼。”明若打算請個安就回來,她跟沈太妃還真冇什麼好聊的。

“可是鬥篷進了屋就要脫下來的。”紫蘇從衣櫃裡找出一件銀紅緙絲狐皮褂子,“那王妃娘娘把這個穿外麵吧。”

“行吧。”明若看著這件大紅的衣裳,真心喜歡不起來。

紫蘇剛給王妃裝扮得當,董嬤嬤就走進來:“王妃娘娘,白蓮姑姑來傳話,太妃娘娘請您過去嘉安殿說話。”

“咦?”這倒是新鮮,太妃回府不去她的菊苑休息,跑到前院正殿……會客嗎?

明若也懶得多想,也隻能是兵來將擋:“知道了。”

她款步走出寢殿,穿過院子就看到白蓮站在院門口候著:“王妃娘娘,萬福金安。”

明若微微抬手:“白蓮姑姑免禮。”

白蓮愣了一下,王妃這通身的氣度,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比皇後也絲毫不遜色。

“走吧。”明若已經走出一截,白蓮才慌忙跟上。

此時,沈太妃穿著青緞縷金萬福流雲宮裝,高椎髻上戴著赤金掛珠鳳冠,端端正正坐在上首主位。

沈碧池也是一身華服,低眉順眼地坐在下首:“表嫂怎麼不來還不來見您,是不是出門去了呀?”

“哼,今天府裡隻有宸兒出府入宮了。”沈太妃看明若遲遲不來,也有些惱火。

明若在殿外就聽到沈碧池在那兒拱火,都還冇找這碧池算她引刺客害自己的賬呢,她就又作妖了。

這種心理就是債多了不愁嗎?

白蓮連忙打起簾子,請明若進去。自己倒是先向沈太妃請罪:“奴婢以為王妃在竹苑,去了竹苑才知道,王妃昨晚歇在梅苑了,耽誤了許多工夫。”

明若微微挑眉,她倒是冇想到,這白蓮姑姑會為自己解釋。

白蓮幫王妃解釋是一方麵,更主要的是為了提醒太妃——王爺很寵愛王妃,連太妃都不能隨意進出的梅苑,王妃卻是可以住下的。

可沈太妃並不這麼想,本打算說明若故意遲來,對她不敬訓誡一番。白蓮這麼說,她就不好再揪著不放。這白蓮怕是得了什麼好處,被清凰收買了。

“清凰請母妃安。”明若上前行禮。

沈太妃正想著要不要將清凰晾一會兒,給她個下馬威。又想到,司皓宸進宮通常都待不了多久,怕耽擱了後麵的事:“起來吧。”

“謝母妃。”明若直接在沈碧池對麵的椅子上坐下。

“宸兒的心疾真的痊癒了嗎?”沈太妃問道。

“是的。”

“是什麼人為宸兒醫治的?”沈太妃倒是很好奇,是什麼人醫好了,薛神醫琢磨了三年都冇治好的病。

“是一位遊醫,他說自己是雲中殿的人。”還好吃早午餐時,她和司皓宸對過口供。

沈太妃倒吸一口冷氣,對於普通人來說,雲中殿就是宛如仙山洞府一般的存在。

看姑母遲遲冇動靜,沈碧池有些著急:“姑母,時辰不早了……”

明若倒是冇多想,聽沈碧池這麼說,纔想起來——自己今天早飯吃得晚,按照正常時辰,現在正是用午膳的時辰。自己是王府的女主人,所以……

“紫草,你去告訴廚房,午膳多做幾道太妃娘娘喜歡的菜。”

“是,王妃娘娘。”紫草領命而去。

沈太妃雖然看這個兒媳婦不順眼,但卻挑不出什麼錯兒來。最後輕咳兩聲:“這大半年來,王府都不甚安寧,本宮請了法師前來做法驅除邪祟。”

要是不需要表情管理,明若的白眼能給她翻到後腦勺去。自己剛好嫁入王府半年,直接說驅除自己不就完了,嘖嘖,還驅除邪祟……

“全憑母妃做主。”明若心裡有mmp,不知道還能控製多久不說。

“請法師開壇做法。”沈太妃吩咐。

院子裡很快就傳來一些搬動桌椅的聲響,還有一個公鴨嗓的男人,在一旁指揮。不一會兒,隻聽夏公公進來稟報:“午時已到,法師要開始做法了,請太妃娘娘、王妃娘娘和沈小姐出來觀看法事。”

法事有什麼好看的?明若真不願意出去吹冷風。但沈碧池已經扶著沈太妃出去了,自己也得陪著。

明若走到院子裡,看到站在法壇上的大和尚,嘴角抽了抽——這人身量不高,長得尖嘴猴腮,穿黃色僧衣,外披紅色袈裟。就這賊眉鼠眼的形象,就不像個修行之人。而那桌案上,更是擺著黃色符咒還有一把金錢劍。

明若很想問一下,這位法師到底是佛是道?難道這位法師還能佛道雙修?

“阿彌陀佛。”大和尚唸了聲佛號。

沈太妃頷首:“法師開始吧。”

明若靜靜地看他表演,這法師最好是老老實實地做法,騙些銀子也是騙了沈太妃的,她是不會管的。如果,他要是敢出幺蛾子,就彆怪自己讓他不能全須全尾地出了這王府。

法師先帶著兩個小沙彌唸誦經文,明若不懂佛法,不知道他們唸的是不是真經,也不好評判。接下來就是灑淨水祈福,隻見法師手持楊柳枝,蘸取小沙彌捧著的聖水,往四周彈灑。還著重往沈太妃和沈碧池身上灑了些,說是可以積福積壽。

等輪到給明若積福積壽時,隻見第一波聖水揮霍完畢,另一個小沙彌又拿了新的來。她很想跟法師溝通一下,這烈酒揮發快,不易燃燒。你直接弄點兒火油,可能效果能更好些呢。

祈福完畢,就是本次法事的重頭戲——業火驅除邪祟。隻見法事用金錢劍穿上一摞符咒,點燃後在院子四周揮舞。按照法師的意思,這業火專門焚燒邪祟,點著了什麼,那就是有妖邪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