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聽李大海這麼說,整個人都不好了。她還有很多物資需要補充,年貨還冇買,這店鋪怎麼就要關張了呢。

“李大哥,我明天可以搭你的炭車去鎮上嗎?”明若想了想說。

“這有什麼不行的。”李大海大手一揮,“我明早把車趕到村口的老桂樹那裡等著,你來就是。”

“謝謝李大哥。”明若很客氣地道了謝。

李大海還想說什麼,司皓宸直接關了門。

李大海急忙往後縮了身子,明姑娘一看就是脾氣極好的人,她哥哥卻這麼凶,要不是自己躲得快,臉都會被門板拍扁了。

“你不是說鎮裡賣的東西都不好……還要去買什麼?”司皓宸偏頭看嚮明若。

“當然是買年貨啦,這可是我頭一次在這兒……過年呢。”明若差點嘴一禿嚕,說在‘古代’過年。

司皓宸身經百戰,很清楚自己秘法淬鍊過的身體,再休養四五天就無大礙了,之後就回皇都去。看明若的意思,是要在這裡過年。這一方山穀之中,隻有他們兩個人一起,想想也很不錯。

“我陪你去。”這語氣隻是告知,並冇有跟明若商量的成分。

“……”明若直接拉過司皓宸的手,仔細診脈加醫療係統全麵體檢,“行吧。”明若想到司皓宸那五匹馬拉的金絲楠座駕,“那個車可是拉木炭的,你要做好心理建設哦。”

司皓宸眸光微亮,他的王妃總會說一些有趣的詞句,這個‘心理建設’就很精妙也很準確。

第二天一早,明若艱難地脫離溫暖的被窩。支撐她這麼做的,其實是去鎮上的早點鋪子嚐嚐鮮。這些天每天早上都是粥,明若已經審美疲勞了。

穿上先前買的細棉布冬衣,用髮簪給自己綰個公主頭,齊活兒。

司皓宸按住明若的肩膀,讓她坐到凳子上:“你好好地綰髮,就不行嗎?”

“這個就是我的最高手藝了,你要是覺得不行……”明若也很為難地說,“我隻能弄個道姑頭出來……”

“……”司皓宸眼角抽了抽,道姑頭是個什麼鬼,“你怎麼不說弄個小孩子綰的丱發出來……”

丱發?那不是年畫裡胖娃娃的髮型嗎:“那個啊……我肯定不能把兩個髮髻弄得一樣高低,所以還是道姑頭更有把握一些。”

“嗯。”司皓宸是看出來,在綰髮這一塊,他的王妃是冇有任何天賦的。司皓宸,取下明若頭上的髮簪,順滑的長髮一下子就散開了。

“喂……你賠我的髮髻……”明若氣鼓鼓地瞪著司皓宸。

“你梳的那也能叫髮髻。”司皓宸的手指穿過明若如瀑的秀髮,回憶著婢女給她綰髮的步驟。

“聊勝於無好不好,冇聽說過‘矮子裡麵拔將軍’嗎?”明若吐槽。

“能不能當將軍,跟高矮沒關係,那要看實力。”司皓宸實事求是地說。

“嗬嗬……”跟腦迴路不一樣的人交流太費勁了——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法反駁。

司皓宸不甚熟練地給明若綰了個單螺髻,冇紫蘇綰得那樣緊實服帖,但用髮簪壓住,有一種寫意的美感。

明若在水盆裡照了照:“咦?”

“怎麼?”司皓宸語氣依舊波瀾不驚,但手掌卻是微微攥緊的。

“我覺得比紫蘇綰的好看呢。”明若捋了捋臉頰兩側垂下的碎髮,她其實不習慣用桂花油,把碎髮全都收起的感覺,這樣就很好看嘛。

司皓宸勾起唇角,轉身披上鬥篷:“走吧。”

“好。”明若拿起放在一旁的揹簍,“小白公子,來。”

小白虎軀一震,嗖地一下往揹簍撲去。明若都被嚇了一跳,不過它接觸到揹簍的瞬間,就變回了兩個巴掌大小的白貓,甩甩尾巴‘喵’了一聲。

明若把小白從揹簍裡拎起來,提到麵前晃了晃:“你故意嚇我,是吧!”

“喵。”虎爺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帶著它怪沉的,留它看門吧。”司皓宸說道。

“喵!”小白有些炸毛,看門那是虎爺能做的事嗎,壞心眼的男人真可惡。

“喵什麼喵?你還有理了!”明若從藥田裡拔出一朵巴掌大小靈芝,用棉布包起來放到揹簍裡,“你要是把靈芝踩壞了,我就把你給賣了!”

小白呼嚕了兩聲,選了個離靈芝最遠的位置縮成一團。

李大海知道明姑娘今天要坐他的車,特意把牛車打掃了一番,還鋪了一塊乾淨的毛氈,作為坐墊。

“明公子,明姑娘。”李大海跟兩人打了招呼,就默默地趕車。

到了鎮上,李大海去各家送貨,明若和司皓宸往藥鋪走去。一路逛過來,居然一家早點鋪都冇有,隻有小攤子在賣早點——有賣包子的、有賣燒餅和粥的、也有賣麪條的……

明若已經餓了,路過一個小攤子,看到夥計端著麪條送到客人桌上——細細的麪條浸在清澈的湯裡,上麵撒著碧綠的蔥花,還有金燦燦的煎蛋。

“我們也吃麪條吧。”明若偏頭看向司皓宸。

“嗯。”司皓宸點頭。

“兩位這邊請。”夥計用搭在肩頭的布巾擦了桌椅,引著明若和司皓宸坐下,“二位想吃些什麼?”

“你們都有什麼吃食?”

“咱們隻賣麵,素麵八文,雞蛋麪十文,肉絲麪十二文,肉絲雞蛋麪十五文。”夥計嘴皮子超溜,“姑娘要哪種?”

“兩碗肉絲雞蛋麪。”明若說。

“好嘞。”夥計一邊走一邊喊,“兩碗肉絲雞蛋麪!”

小白在揹簍裡不滿地喵了一聲,明若想了下小白一頭紮進麪碗裡的美麗畫麵……覺得很是不妥,去旁邊買了兩個肉包子,把油紙打開,放到小白麪前。

小白開心的吃著包子,明若忽然幽幽地開口:“貓應該不能吃鹽吧……吃了不知道會不會掉毛……”

小白滿是怨念地看了明若一眼,忽然覺得嘴裡的包子不香了。

司皓宸強忍著笑,自己這王妃還真是細(腹)心(黑)啊。

他們的麪條很快就上來了,明若從筷筒裡抽出一雙遞給司皓宸。然後,自己夾起麪條吃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