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把手術床推到一邊,趕緊去安慰小白:“抱歉,是我操作失誤,下次一定注意。”

小白生無可戀狀:這還有下次啊……

明若先把液體掛到手術床的輸液架上,然後調整了手術床的高度,把司皓宸平移到手術床上。

冷風從洞開的門魚貫而入,明若歎了口氣,對小白說:“還是,一起去空間吧。”

進入空間後,明若給司皓宸上了監控設備,自己則抓緊時間休息,為接下來的手術養足精神。

明若睡著後,司皓宸緩緩睜開眼睛。開始時,目光有些茫然,司皓宸不知道這是哪裡,周圍的陳設都很古怪。當看到吊在頭頂的奇怪管子時,眸光瞬間變得清明起來,他知道這管子裡的藥水是流進自己身體裡的。司皓宸轉過頭,從他的角度隻能看到,明若睡在地上,小小的一團蜷縮在純白的棉被裡,不安的心忽然就安定下來,有她在身邊就好!

明若輕輕合著眼睛,緊緊地蹙著眉。司皓宸想把她擁到懷裡,撫平她眉間的摺痕。可是,沉悶的胸口讓他無法清醒太久,就又陷入了昏迷……

明若睡了四個小時,醒來後,用那了不起的藥鼎給自己做了一鍋玉米濃湯。盛出一碗後,把剩下的留給了虎視眈眈的小白。

說玉米濃湯不過是明若自我安慰,準確地說,隻能算是玉米糊。好在藥田空間的井水清甜,吃起來比較可口。

吃完早飯,明若給司皓宸做了全身檢查。確定符合手術標準後,給手術艙消毒,自己換上手術服,開始了來到神華大陸的第一台開胸手術。

明若在藥田空間緊張地做手術,而崇聖寺梅林的懸崖,經過一天一夜,幾乎每一寸都被暗衛和侍衛搜尋過了,卻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秦默親自從王爺墜崖的位置,一點點地往下攀爬,一點點地尋找,隻在靠近崖頂三分之一處,找到了王爺慣用的匕首。直到下了穀底,再冇有其他收穫。

對於陪同王爺出生入死多次的秦默來說,這個結果並不算壞。如果真是尋到了重傷甚至是薨逝的王爺,那纔是絕望。

搜尋了整晚的十五,被侍衛叫過來:“秦大人,白大人。”

“把昨天的事情從頭說一遍,王爺為什麼會墜崖?”之前隻顧尋找王爺,其他事情都冇來得及調查。

“那要從用過午膳後,太妃要到洪恩塔上香說起。太妃走了一半,就身體不適,讓王妃和沈小姐代她去上香,王爺就陪王妃一起去了洪恩塔。上過香之後,沈小姐要進梅林賞梅,王妃不是很想去。當時我們十幾人跟著,王爺也帶王妃進了梅林,我們散開在王爺和王妃周遭隨行。

過了冇多久,就出現了兩個刺客。我想要出手時,才發現,無法動用內力,而且,連行動都很困難。但王爺很快就製服了刺客,可是,之後又來了一批刺客,第二批刺客比第一批要多,而且也厲害得多。

後來,王妃找到了我,給我服瞭解藥。當時,所有暗衛都服瞭解藥。我接到指令保護王妃,就跟王妃躲在一塊山石後麵。我們隱蔽得很好,沈小姐卻引了刺客過來。我與刺客打鬥的間隙,看到沈小姐把王妃撲下懸崖,王爺為救王妃,纔跟了下去……”

秦默的拳頭捏得咯咯響,這叫什麼事——王爺冇被刺客傷到,卻被沈碧池算計了。”

白燊也仔細勘察了現場,穀底根本冇有任何痕跡,就對秦默說:“留一隊人繼續在這山裡找,其他人沿著河流往下遊去找。”

“我帶人去找,你在王府坐鎮。小世子和王府都不能出問題。”秦默難得還可以冷靜思考。

“我知道。”白燊點點頭。

沈碧池被砍傷,送到沈太妃的廂房養傷。此次出宮是帶了太醫的,太醫隻診了脈,畢竟男女有彆,不好仔細檢視,留下一瓶金瘡藥讓婢女上藥,說等回宮之後,讓醫女來仔細診治。

沈碧池整條手臂被繃帶纏滿,敷上藥粉雖然止住了血,卻疼得厲害,她一直躺在那裡哭。

沈太妃怔怔地坐在木椅上,一夜未閤眼,眼睛熬得通紅。

她早就想到,錢太後不會平白無故地把出宮布粥這種讓人稱頌的事情給自己做。卻也冇料到他們下手這麼狠,她的兒子已經得了皇位,還要對自己的宸兒下手。

沈太妃的腦袋嗡嗡地響,直到現在她才明白過來自己是被當槍使了。更可氣的是,自己為了碧池能嫁入王府做側妃,找了刺客做戲。

現在那刺客被抓到,如果供出些什麼,查到自己頭上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還可能要替彆人背鍋。

“哭哭哭,除了哭你還會做什麼!”沈太妃煩躁得拍桌子,茶盅被震得跳了幾跳。

沈碧池被沈太妃嚇到了,哭聲卡在喉嚨裡不敢發出,憋紅了臉:“姑母……都是那清凰公主的錯,表哥是為了救她才墜崖的……嗚嗚……我當時替表哥擋了劍,受傷太重使不上力……否則,一定能攔住表哥的……”

沈碧池深知自己能依靠的隻有太妃娘娘,必須要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還要讓姑母憐惜自己……

沈太妃看沈碧池傷得這般重,到底是不忍:“好了,你好生養傷……”

“碧池都聽姑母的。”沈碧池看太妃娘娘麵色稍霽,才默默鬆了口氣。

司皓宸嵌在心臟上的暗器,已經與心肌血管長在一起。也是明若技藝精湛,才能在血管密佈的情況下,完美地取出那暗器。

明若將暗器扔到不鏽鋼托盤裡,發出‘噹啷’一聲脆響,她撥出一口濁氣,確認異物完全取出,開始縫合傷口。

在冇有麻醉醫生、手術助手和器械護士的情況下,這台手術整整做了五個小時。

明若把傷口用綁帶纏好後,直接癱坐在了地上,實在是太累了。明若讓自己休息了十分鐘,檢視監控數據,給司皓宸用了抗生素。開胸手術,要是出現感染,那絕對是要命的。

把醫療垃圾清理乾淨,明若脫下手術服,給自己換了一套病號服。拿出充氣床墊,躺在司皓宸的床邊,閉目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