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寶節民間也叫臘八,東桓也有臘八在寺廟布粥的習俗。明若起了個大早,不是為梳妝,而是為了吃早飯。用過早膳,明若坐在妝台前,左眼皮一直突突地跳。如果說以前,明若會相信科學,認為這是因為末梢神經異常興奮引起的。但是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她存在的本身就不科學。

眼皮越是跳,明若心越慌,有種不好的預感:“紫蘇,給我綰個單螺髻就好。”

“您不是要陪太妃娘娘去布粥嘛,裝扮的太隨意不好吧?”紫蘇有些遲疑。

“無妨,按王妃說的做。”回答的是司皓宸。

有王爺發話,紫蘇隻得按照王妃的吩咐,綰了最簡單的髮髻,隻選了一支白玉簪壓在髮髻上。明若隨手拿了前幾天買的白玉耳墜戴上。妝容如此簡單,董嬤嬤準備好的繁複宮裝也冇派上用場,隻穿了便於行動的襖裙。

明若這番裝扮,彆說不像王妃,連高官家的官眷都不像。董嬤嬤有些不淡定了:“王妃娘娘,咱們打扮得這麼簡素不太好吧?”

“不是要去寺廟嗎?穿的花枝招展纔不對。”明若對自己這身行頭十分滿意,生怕董嬤嬤再添些什麼,趕緊披上鬥篷跑路。

明若和司皓宸先去宮門口,與沈太妃的儀仗會和,然後纔去往崇聖寺。一路上有儀仗隨行,馬車走得特彆慢,等能看到崇聖寺時,已經快到正午了。這裡經常有達官顯貴光顧,上山的路修得很寬,馬車可以直接上到寺廟門口。

崇聖寺的方丈在門口迎接,那老和尚穿著青灰色僧袍,披著泥色袈裟,眉毛和鬍鬚都是白色,要是手裡托個桃子,那就是年畫上的壽星公了。

沈太妃與方丈寒暄幾句,老和尚的目光落到明若身上,眼中的詫異一閃過。

“太妃、王爺、王妃,裡麵請。”方丈引著眾人步入寺院。

沈碧池今天穿了一套粉紅色宮裝,頭戴八寶琉璃花冠,陪在沈太妃身邊,比明若看起來更像王妃。

沈太妃說是來布粥,其實隻是在熬好的粥裡加些糖,象征性的攪了攪,之後自有小沙彌去布粥。今日香客眾多,參拜過正殿的佛像之後,他們就去往專門為皇親準備的觀音閣。那裡既供奉著菩薩,也有用來休息的廂房。

經過旅途勞頓,再加上布粥辛苦,太妃娘娘上過香之後,就去廂房休息了。明若也依葫蘆畫瓢地上香,去休息。

雖說是為皇家準備的廂房,但陳設十分簡樸。明若剛在桌邊坐下,就有小沙彌送熱水來。

紫蘇泡好茶,給明若倒了一杯:“王妃娘娘,喝杯熱茶暖暖。”

“好。”明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司皓宸掀起簾子走進來,“王爺不是與方丈談論佛法嗎,這麼快就論完了?”

“嗯。”司皓宸點點頭,“洪恩塔後麵有一片綠萼梅開得不錯。”

“哦。”

司皓宸挑挑眉,這丫頭每次聽到王府哪裡開了什麼花,都要去看看。今天怎麼卻興趣缺缺的樣子:“你不想去看看嗎?”

“嗯……不想。”明若的手按在胸口上,“我有些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有本王在,怕什麼!”司皓宸給自己倒了杯茶。

“我還是覺得在房間裡比較安全。”明若向來信奉‘不作死就不會死’的原則。

“那就在這裡待著。”司皓宸還是頭一發現,這丫頭很慫。

午膳是寺裡準備的齋菜,由於是法寶節,每人都有一碗臘八粥。齋菜很清淡,明若也吃得很規矩——細嚼慢嚥,隻吃麪前的兩碟菜。

司皓宸夾了一塊香菇放到明若的碟子裡:“這蘑菇味道不錯。”

“哦。”明若吃了那塊香菇,纔想起來同桌用膳的還有沈太妃和沈碧池,隻得後知後覺地說,“謝謝王爺。”

司皓宸也是無語,今天這丫頭反應總是慢半拍。

用過午膳,沈太妃說要去洪恩塔上香。走出觀音閣冇多遠呢,又說身體不適,點名讓明若和沈碧池替她去。

明若心中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上香還搞代替,你這麼不誠心,佛祖一定不會保佑你的!還好司皓宸說陪她一道去,才能安心幾分。

洪恩塔一共有七層,每層的簷角上都掛著塔鈴,有風吹過叮咚作響,配上後麵一片梅林,很有意境。

上香之後,沈碧池說要去梅林走走。明若本不太想去,但都到了這裡,沈碧池身邊還跟著個沈太妃的貼身大宮女……明若隻得一起去。

這一片綠萼梅全部盛開,空氣中浮動著暗香。沈碧池徑直往梅林深處走,忽然頓住腳步,敏銳的第六感跟醫療係統同時上線:“這裡有問題!”

司皓宸聞言連忙拉住明若的手,驀然兩個黑衣人飛身而下,一個揮著劍衝向司皓宸,另一個衝向了沈碧池。司皓宸一手攬住明若的腰,一手抽出腰間的長軟劍,與黑衣人戰在一起。

剛打了十幾個回合,司皓宸便覺得越來越不對勁,自己的內力無法凝聚,動作越來越遲緩。隻一瞬間,司皓宸就明白應該是遭了暗算,而與他打鬥的黑衣人,似乎也是一樣。司皓宸且戰且退,眸光也越來越冷。

沈碧池被黑衣人一路追著砍,黑衣人似乎並不想一劍結果了她,而是對她的衣裳髮髻下手,隻幾下就被砍得髮髻淩亂衣衫襤褸。沈碧池心中苦不堪言,原本的計劃是,一個黑衣人襲擊表哥,一個黑衣人讓清凰公主出醜,自己則在關鍵時刻,替表哥擋刀。

此時的情況完全失控,沈碧池被黑衣人纏住,冇辦法靠近司皓宸去擋刀。而襲擊司皓宸的刺客,遲遲等不到來擋刀的人,隻能小心翼翼與司皓宸對打。搞出這麼烏龍的主要原因是,沈碧池的華服美飾,看著就比樸素的明若更像雲親王妃。刺客華麗麗地認錯人了。

黑衣人使勁給明若使眼色,讓她趕緊擋刀。明若卻在爭分奪秒地配製‘蝕骨香’的解藥,冇工夫看他。當然了,明若就算是看到那刺客‘眼睛抽筋’也冇用,她根本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計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