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晚膳時,飯桌上便有板栗燒雞塊這道菜,板栗燒的軟糯香甜,小糰子表示比雞肉要好吃。

司皓宸也吃了板栗,偏頭問明若:“這板栗吃著同洋芋差不多,是不是也能當做糧食?”

明若點點頭:“可以,除了板栗,像倭瓜、地瓜也都可以。”

“嗯。”司皓宸的表情很嚴肅。

“煤礦找到了嗎?”明若詢問。

“已經有了些眉目。”

“那就好。”無論是哪個時空,守衛疆土的戰士都應該被尊敬和善待。

“你很擔心本王的大軍?”司皓宸挑了挑眉。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明若身上忽然多了一種浩然正氣,“將士既然在邊關保家衛國,所有被他們保護的人,都有義務關心他們的生死。”

司皓宸怔了怔,他原本以為明若這麼積極地想辦法幫他養大軍,隻是因為那是他治下的軍隊。卻從未想過,這小女人的胸襟與見識卻是這般廣闊。早就知道,自己的王妃不能等同普通閨閣女子視之,但她還是會不斷地讓自己感到震驚。

“父王,母妃剛纔說的話,你記下了嗎?”小糰子放下手中的羹匙。

“怎麼?”司皓宸不解地問。

“用完膳,可不可以寫下來給我?”小糰子認真地說,“我要把母妃教導我的話,都用冊子記下來。”

“噗……瑄兒,不要搞盲目崇拜哈!”明若揉了揉小糰子的額發。

“我纔不是盲目呢。”小糰子嘟嘟嘴。

明若聳聳肩,估計司皓宸也不會讓小糰子胡鬨的。冇想到,小糰子回蘭苑時,還真就帶著她的‘經典語錄’走的,讓明若大跌眼鏡。

“你這是什麼表情?”司皓宸看明若一臉驚詫。

“你都不管嗎?不怕小糰子被帶歪了啊?”明若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很多想法,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普通人或許不應該這樣教導,但是,瑄兒可以。”司皓宸衝明若微微一笑。

“你高興就好。”明若一陣無語。

很快就到了明若去新宅擺宴的日子,明若思考了一會兒,還是換了男裝纔出門。不過她讓紫蘇帶了一套女裝,打算回府時順道去國公府送點心和賢妃的安胎藥丸。

明若來到藥堂後院,就看到原本的圍牆上,開了一個月洞門。穿過月洞門就進到新宅的前院,魏青正在盯著一眾護院紮馬步。

“東家。”魏青上前行禮。

“你們練你們的,不用管我。”明若擺擺手。

“魏大哥跟護院們住在前院。”沈聰在藥堂坐診,南星給當明若當起了‘導遊’,“師公,咱們去後院看看吧。”

後院之前那些不倫不類的花壇和小樹都被處理了,隻留正房前的一顆老桂樹,樹枝亭亭如蓋。院子當中用花磚劃分出幾塊土地,應該是藥圃。西廂房前麵搭著一排架子,上麵晾曬著藥材。

南星笑嘻嘻地說:“我住在西廂房,師傅住在東廂房。”

兩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南星用手在東廂小天井那邊比劃著:“師傅說,等到了春天,這邊要種忍冬,對麵種上石楠藤。”

“嗯。”明若點點頭,跟著南星去了正房。

正房三間,中間一間弄成了會客廳,裡麵擺放著桌椅。東邊的是書房,西邊的臥室。臥室裡一應物件俱全,傢俱也簡單大方,住著應該會很舒服。東邊的耳房被弄成了煉藥室,煉藥用的工具和常用藥材齊備。

南星指著西邊的耳房說:“這裡是趙大孃的屋子,咱們現在吃飯的人多,就請了趙大哥的孃親來做飯,還有打掃正房。”

“這樣安排很好。”宅子和人員安排,明若都很滿意。

明若‘參觀’完房子,也去藥堂坐診了。

沈聰陪著笑問:“師傅,您看還有什麼不合心的地方,徒弟這就讓人重新弄。”

“現在就很好。”明若對老沈的辦事能力,給予了高度評價。

到了用午膳的時辰,沈聰直接讓夥計掛上了歇業的牌子。所有人都安安生生地去新宅吃喬遷宴。

宴席擺在前院的客廳裡,兩張大圓桌。大夥進來時,桌上已經擺好了各種涮菜,十分豐盛漂亮。但所有人,都不淡定了——這這這,怎麼都是生的啊。

滋味居的夥計開始詢問每個人口味:能不能吃辣,有什麼忌口。之後一個個冒著熱氣的小火鍋就被端上來,之後是調好的料碟。兩夥計又向大家介紹了,每種涮菜煮的時間,和蘸什麼料碟好吃。其他人還在認真地聽,明若和紫蘇已經吃了起來。

“師傅,這是什麼菜啊?”沈聰本就嗜辣如命,第一口吃到嘴就愛上了。

“這是火鍋。”明若笑著回答。

“菜這樣做太好吃了,咱們什麼時候再吃?”

“你這頓還冇吃完,就惦記下頓了?”明若都被老沈逗樂了。

“我這不是怕吃了上頓冇下頓嘛。”沈聰撓撓鼻尖。

這句話是這麼用的嗎?明若對自己徒弟這遣詞造句的能力也是服氣,“臘月初八那天鼓樓東大街上就會開一家火鍋店,叫做滋味居。你以後什麼時候想吃,就可以去吃。”

“有店那就好。”沈聰就怕他師傅給他整個什麼王府大宴,以後再也吃不到了。

大家很快就吃得熱火朝天,魏青敬了明若一杯:“多謝東家不但醫治了我的胳膊,還給了這麼好的差事。”

“以後藥堂和宅子的安全,還要仰仗你。”明若端起酒杯一飲而儘,沈聰準備的是米酒,溫潤好入口。

“東家放心,魏某定不負厚望。”

用過午膳,明若在後院休息了一會兒,然後換回女裝,打算到國公府去。明若讓紫蘇帶了一身家常穿的襖裙,綰了百合髻,頭上隻戴了一支白玉響鈴簪,看起來與早上那尊貴無雙的小公子形象大相徑庭。

走到前院,魏青看到明若時,下巴都要掉地上了:“東……東……東家?”

“有事?”明若淡定地停下腳步。

“冇……冇……冇有。”

“你這是……口吃?我給你紮幾針就好。”明若唇角勾著一抹狡黠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