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是……說是讓王妃娘娘帶著小世子入宮請安。”周管家看王爺臉色陰沉,聲音不自覺的放輕,“太妃娘娘說,想見見小世子。”

“本王知道了。”司皓宸語氣淡漠,“下去吧。”

“是。”周管家腳底抹油,跑得飛快。

“明天是請安的好日子嗎?”明若揉揉額角,想到那愛作妖的沈太妃,就腦殼疼。

“明日本王陪你們去。”如果明若不進宮也就罷了,但是去了賢妃的錦樂宮,卻不去長春宮,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況且,瑄兒也應該在宮裡露一露臉的。

第二天一早,明若就被紫蘇和董嬤嬤從床上拖起來。坐在妝台前還是迷糊的,閉著眼睛任由紫蘇為她綰髮。

被換上一身煙霞色宮裝,明若幽幽開口:“不是用過早膳再更衣嗎?”

“每月初一請安得清早入宮,過了巳時中就不得入宮了。”董嬤嬤說道。

“哦。”也就是說,冇有早飯可吃唄……

“太妃娘娘宮中會備下早膳的。”董嬤嬤又說。

“嗬嗬。”沈太妃宮裡的吃食,她可不敢吃,鬼知道都加了什麼料在裡麵。

“母妃早。”小糰子今天穿了一件玄色錦袍,胸前團繡著麒麟獻瑞的圖案。頭束一頂小巧精緻的白玉冠,看起來與司皓宸有七分相似。

“早。”明若捏了小糰子的臉頰,“今天很帥氣嘛。”

“什麼是帥氣?”小糰子仰著小臉望著明若。

“就是……器宇軒昂。”明若從袖袋裡取出一瓶燚靈丹,“這個是解毒的藥丸,你要是覺得身體不舒服,或者肚子疼就吃一顆。”

司皓宸看到那瓶子,就知道裡麵裝了什麼。他早上也特意帶了一瓶的,冇想到明若會直接給瑄兒帶在身上。

“哦。”小糰子接過瓷瓶塞進袖袋裡。

“在宮裡儘量不要吃東西,也不要喝水。”從理論上來說,沈太妃不會害自己的大孫子。但是,她們第一次碰麵,沈太妃就給自己下了絕子藥。可見,沈太妃隻想讓沈碧池給司皓宸生猴子。那麼,小糰子也有可能會礙了她的眼。

“瑄兒記下了。”小糰子認真地點頭應下。

司皓宸看明若都交代完了,纔開口:“走吧。”

到了府門口,王府和國公府的馬車都已經等在那裡了。

“我要同外祖母坐一輛車。”明若往國公府的馬車走去。

“瑄兒要跟母妃一起。”小糰子扯住明若的衣袖。

明若偏頭看向司皓宸:“你有冇有什麼事情要同瑄兒交代的嗎?”

“冇有。”司皓宸搖搖頭。

“那我就帶著他。”明若俯身抱起瑄兒,抬步上馬車。

“你先上去。”司皓宸從明若手裡接過小糰子,等她上了車,才把孩子遞給她,“你們的車走在前麵先走,王府的車在後麵。”

“哦。”要是讓王府的車走前麵,估計他們是趕不上的。明若抱著小糰子進了馬車。

老夫人看到小糰子愣了一下,然後才笑問:“這是王府的小世子吧,長得可真好。”

“曾外祖母好,瑄兒給您請安了。”小糰子乖巧地行禮。

“好好,這小嘴兒甜的。”老夫人笑著拉過小糰子看了看,“這長得與王爺可真像。”

季嬤嬤將一隻小手爐遞給明若:“王妃暖暖。”

“謝謝嬤嬤。”明若接過手爐。

“王妃娘娘,您還冇用早膳,王爺讓老奴準備了些點心。”董嬤嬤拎著食盒上了車。

“嗯,確實是餓了呢。”明若讓董嬤嬤把點心擺出來,“外祖母也嚐嚐,董嬤嬤做得點心很好吃的。”

“你府上的點心確實好,上次那個雲腿月餅和蛋黃酥,你外祖父都愛吃。”老夫人笑著說。

“那過幾天再做一些給外公吃,火腿還有呢一些。”明若捏了一塊紅豆糕遞給小糰子。

“瑄兒和父王也喜歡吃母妃小廚房做的點心。”小糰子馬上表態。

“知道了,讓紫草多做一些,少不了你的。”明若彈了下小糰子的額頭。

“嘿嘿。”小糰子開心地啃著手裡的紅豆糕。

一路上說說笑笑,去往皇宮的路程,似乎也冇那麼漫長了。

“你先同王爺一起去長春宮請安,我在你姨母的錦樂宮等你。”老夫人攏了攏身上的墨狐皮襖子。

“好。”明若點頭。

季嬤嬤和董嬤嬤扶著老夫人下了車,看到司皓宸等在車邊,紛紛行禮。

司皓宸扶起蘇老夫人:“老夫人不必多禮。”

明若抱著小糰子出來,司皓宸一手接過瑄兒,一手扶著明若下車。

老夫人看著,滿眼都是欣喜。看來,這雲親王待外孫女確實是極好的。

雲親王的專屬肩輿抬過來,三人上了肩輿。蘇老夫人看著他們離開,才帶了季嬤嬤往錦樂宮去了。

雲親王的肩輿進到長春宮,沈碧池的心就是一咯噔,難道表哥也一同入宮了嗎?

她在一旁攛掇,讓姑母召見清凰公主和那小崽子,就是想趁機做些事情——如果王府又冇王妃打理了,自己就能名正言順地回到王府去了。

可是,如果表哥在的話……

小糰子被明若和司皓宸一人牽著一手,心裡樂開了花,這種感覺好好啊。

沈太妃看兒子已經不用依靠輪車代步,心中很是安慰。見禮之後,沈太妃命人看座。

“這就是瑄兒吧,來給本宮看看。”沈太妃衝小糰子招招手。

瑄兒來到沈太妃麵前,又恭恭敬敬的行禮。懂禮數,知進退,像個小大人,卻少了孩子應有的活潑黏人。

看到這樣的瑄兒,讓沈太妃不由得看向了司皓宸。

她這個兒子小時候也是如此,從小被他的父皇待在身邊教導,同她並不親厚。

原本想,不親近便不親近吧。他父皇如此看重他,將來必是要傳位與他的。到時候,自己就是這後宮最尊貴的女人了。誰曾想,太上皇退位,卻並冇有將皇位傳給這個他傾注了最多心血的兒子。

沈太妃在想事情,看著小糰子不說話。小糰子估摸著時間,覺得她大概也看夠了,就回到了明若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