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蘭陽郡主可能會以勢壓人……”明若隻怕那兩個夥計會遭毒手。

“真要以勢壓人,區區安國公府也壓不過王府去。”吳掌櫃一直在白燊手下打理王府的生意,有王府做靠山,並不怕蘭陽郡主出幺蛾子。

“彆傷著就好。”

“主子放心,我派去的夥計身手極好,不會吃虧的。”吳掌櫃認真地說。

看吳掌櫃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明若也未多做停留。

明若在梅苑的生活很規律,上午煉藥,下午去湖邊的手術室轉轉,順便看看孔雀,喂喂丹頂鶴和小鹿。冇錯,司皓宸在圈養野生動物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不但在梅林裡養了鶴,還養了一群梅花鹿。

臘月正是梅花盛開的時候,林中落雪,雪覆梅花,再有仙鶴和鹿兒嬉戲其間,宛如仙境一般,讓人流連忘返。

自從梅林裡有了小鹿,小糰子每日散學之後都要來梅苑報道。他一邊投喂小鹿,一邊吐槽:“我想養隻小狗都不行,自己不但養小鹿,還養仙鶴和孔雀……”

“這是我的府邸,自然我想養什麼就養什麼。你以後有了自己的府邸,莫說養小狗,就是養狼也使得。”司皓宸淡淡開口。

“長……”小糰子冇想到自己就發發牢騷,還被當事人都聽了去。看四下無人,才糯糯地叫了聲,“長兄。”

“嗯。”司皓宸揉了揉他的腦袋,“等過了年,就讓秦默送你回江南去。”

“哦。”小糰子反身抱住司皓宸的腿,他喜歡在雲親王府的日子,這裡有長兄和嫂嫂,讓他有家的感覺。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跟長兄在一起,因為孃親曾說過,不能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那樣太冒險了。

“回去吧。”司皓宸牽著小糰子回到寢殿。

“母妃。”小糰子跑到明若身邊。

“又來投喂小鹿?”為了讓小糰子玩兒的開心,明若特意讓紫草做了粗糧餅乾,裡麵加了一些糖,很受小鹿歡迎。

“瑄兒是來看母妃的,順便喂一下小鹿。”小糰子認真地說。

“我真是受寵若驚呢,那冇有小鹿的時候,怎麼不見你來看我?”明若捏了捏小糰子的臉頰。

“……”小糰子理由不夠賣萌來湊,可憐巴巴地趴在明若的膝蓋上,“我過了年就要去江南了……”

“啊……”雖然司皓宸的封地在江南,但是把這麼小的孩子丟在那裡,不太好吧。不過,人家畢竟是親生的,自己也不好發表意見,“瑄兒晚膳想吃什麼,讓紫草姐姐給你做。”

“我想吃蜂蜜炸雞塊、糖醋裡脊還有海鮮羹。”小糰子掰著手指說。

“好,這些咱們都做。”明若爽快地應下。

“王妃娘娘,靖國公老夫人打發季嬤嬤來送東西了。”紫蘇進來通報。

“請她到花廳去吧,我這就過去。”明若起身,理了理衣裙。

“瑄兒陪母妃去吧。”小糰子精明得很,要是跟長兄待在一處,又要考問功課了。

明若自然知道司皓宸和小糰子的相處模式,牽著小糰子去了花廳。

季嬤嬤看小小姐牽了個衣著華貴的小少爺進來,連忙見禮:“王妃娘娘金安,世子金安。”

明若連忙上前攙扶:“嬤嬤不必多禮。”

“大爺從西北帶了冬蟲草回來,老夫人想著您製藥能用上,就讓老奴送來了。還有前兒四少爺從蜀南帶回來的蜜橘,很新鮮的。”季嬤嬤笑著拍了拍食盒:“這是老奴做的香酥肉餅,您讓廚下煎一煎,就跟剛出鍋的一樣了。”

“大舅母和表哥們也回來了吧?”明若想起來,外祖母曾說過,大舅舅一家會回來過年。

“大爺、大夫人和二少爺回來了。二爺帶著二夫人和三少爺去了邊城,同大少爺一起過年。”季嬤嬤歎了口氣,“邊城那邊得有人守著,一家人總不能團聚的。”

這個話題有些沉重,明若隻好問問彆的:“天氣冷了,外祖父的腿痛不痛?”

“不痛不痛。”季嬤嬤說,“老爺昨兒還說呢,小小姐的膏藥真是神了。”

“那就好。”看小糰子像小大人一般,端端正正地坐著。明若拿了橘子剝好遞給他,“吃橘子吧。”

小糰子吃一瓣,眼睛一亮。

掰了橘瓤舉到明若麵前:“甜甜的,母妃也吃。”

明若低頭吃了小糰子手裡的橘瓣:“很甜呢。”

“寧州有一種甜橙,也很好吃,瑄兒讓長……父王,運來給母妃嚐嚐。父王說,已經在路上了,就快到皇都了呢。”小糰子決定為長兄刷一波好感。

“瑄兒之前就住在江南嗎?”看樣子,小糰子對江南很熟悉嘛。

“嗯嗯。”小糰子點頭。

“王妃娘娘,明日是初一,各府官眷可以入宮請安。”季嬤嬤說起了今日過府,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老夫人想邀王妃一起去給賢妃娘娘請安。”

明若想了一下才記起來,國公府兩位小姐,大小姐就是原主的孃親,遠嫁南戎皇帝,二小姐入了東桓皇宮。

明若雖然不願意進宮,但老夫人特地相邀,肯定是有事情:“好吧,我陪外祖母去請安。”

“明日一早,老夫人過來接王妃。”

“好。”明若點頭應下。

紫蘇送季嬤嬤離開,明若趴在桌上裝狗帶——明若覺得每次進宮都跟密室逃生遊戲有的一拚,就算知道冇什麼危險,氣氛也是緊張的。

“怎麼了?”司皓宸走進花廳坐下。

“母妃大概是不想進宮請安。”小糰子窩在椅子裡吃橘子。

“不想去就不去。”司皓宸劍眉微擰。

明若拿了隻橘子一邊剝皮一邊說:“外祖母不會無緣無故邀我一同入宮的。”

“帶著董嬤嬤去。”

“嗯。”明若指了一下桌上的蜜橘,“吃橘子吧,很甜的。”

“好。”司皓宸直接把明若手中剝好的拿走了。

“……”明若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掌心,隻好重新拿一個橘子來剝。

周管家從外麵進來,先行了禮才說:“太妃娘娘宮中的夏公公來了,”

“什麼事?”司皓宸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