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啊……”司皓宸故意拖長了語調,明若還以為他決定給自己安排房間了,結果人家輕飄飄地說,“本王不怕王妃唐突,傾力配合便是。”

配合個毛線球啊,明若覺得自己要噴出二兩血來了。

“嗬嗬。”看到明若慢慢漲紅的小臉,司皓宸覺得很有趣。

明若甩開司皓宸的手,大步踏進梅苑的大門。

“王妃娘娘,您可回來了。”紫蘇連忙迎上來,“安森公子已等候多時。”

“啊啊啊……我把這事給忘了……”明若拍拍腦袋。

明若進到梅苑的會客廳,安森連忙起身行禮:“明若師姐。”

“免禮。”明若不好意思地說,“抱歉,今日臨時有事外出,忘了把準備好的東西交代下去,耽誤了你的行程。”

“無妨。”安森倒是冇有絲毫不悅。

“今日天色已晚,現在啟程怕是城門都關了。你在王府住一宿,明日再走如何?”

“但憑師姐安排。”安森已經辦完了事,現在住在哪裡都可以。

明若其實真不知道該給便宜師傅準備什麼禮物:備了幾瓶最近煉製的高級丹藥,算是交作業。在淩雲峰時,看到他書房裡有不少硯台,明若就從堆放禦賜之物的庫房裡找了兩塊賣相尚佳的,一併帶上。

這次翻騰庫房,明若發現了一座白玉送子觀音,被避子香料養了許久。要是被求子之人擺在房中,隻能適得其反……這手段也太卑劣了一些,司皓宸對禦賜之物不待見,果然是有道理的。

明若把準備好的東西包在一個包袱裡交給安森,然後又拿出一個小包袱:“這裡有兩瓶酒是給卿煒先生的,還有糖果蜜餞,幫我帶給安鑫,都是些皇都的特產。”

“多謝師姐。”安森連忙替弟弟道謝。

“不必客氣。”

明若讓周管家安排安森去客院休息,順便去菊苑通知沈碧池的丫鬟,把表小姐的東西收一收,送進宮去。

周管家心中微驚,卻冇說什麼領命而去。

明若在晚膳前,又拿出一張藥方給司皓宸檢視,被查出‘翻譯’錯了一個字,明若連忙用準備好的‘錯字本’記下來。

“我每天隻看三個方子。”司皓宸覺得明若勤奮過頭了,連坐馬車那一點功夫都見縫插針地去煉藥,很有必要限製一下。

“好吧。”你是大佬你說了算。

之後的一段日子,明若沉迷煉藥通關不能自拔,直到迎來每月十五的坐診日。換好男裝,帶著紫蘇去了一間藥堂。明若在馬車上,就看到沈聰在門口等候。

“藥堂有什麼事嗎?”明若一邊下車一邊詢問。

“冇什麼大事,隻是前日收治了一個胳膊斷掉的人,與之前賀公子的情況相近。我按照師傅教授的方法做了手術,需要您去診察一下。”沈聰一邊說一邊引著明若去了後院。

現在這藥堂後院,除了沈聰和南星的住的房間,其他廂房被編了甲乙丙丁,都作為病房使用。明若進到病房,先看了病例——魏青,男,24歲,上臂粉碎性骨折……

看那坐在病床上的男子,濃眉大眼身高體健,有點像健身教練。明若診脈的同時啟動醫療係統,給魏青做了個核磁共振成像,骨頭複位固定做得很好。又拆開綁帶看了傷口,這針縫的嘛……有些吃藕啊。

“手術做得不錯。”明若毫不客氣地指出不足之處,“縫合需要繼續練習。”

“徒弟謹記師傅教導。”沈聰自知縫合之術學得不好,虛心受教。

自從這手臂斷了,魏青看過不少大夫,都說會落下殘疾。到一間藥堂求醫,也是慕名而來。這藥堂最近很出名,不但賣的藥效果好,而且大夫醫術高超。雖然手術不久,但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手臂被救回來了。

他跟小藥童打聽過,做‘手術’是很貴的,上次腿斷掉的公子付了一千兩診金。手術前倒是冇想到診金這麼貴的:“請問,這位公子可是一間藥堂的主人。”

“我師傅就是藥堂的主人,魏公子何事?”沈聰先答了話。

“在下現在冇有一千兩銀子,診金可否容在下分次支付?”魏青小麥色的臉上,現出些微紅暈。

沈聰收治魏青時,隻想實踐一下骨折的複位手術,還真冇想到診金的問題。做手術自己是個新手,直接收人家一千兩,也不太好。但如果太便宜,又拉低了自家師傅的價位,這事就難辦了。

明若倒是能猜到老沈為什麼會收治這人,基本上就是當人形小白鼠的,收一千兩診金,就太黑了些:“你的傷勢不算嚴重,而且,也不是我親自手術,診金給一百兩就好。”

“啊……”魏青非常意外,這治療手段,絕對不止一百裡啊。肯定是這位公子看他冇銀子,好心降低了診金。魏青起身下拜:“公子大恩魏青無以為報,願為公子效犬馬之勞。”

明若現在手下正缺人手,既然人家要‘報恩’,是收了呢還是收了呢?

“你是做什麼的?”明若看著大塊頭,不由得好奇。

“在下是京遠鏢局的鏢師。”魏青答道。

“唔?”沈聰想要捋鬍子,又捋了個空,“你難道是京遠鏢局的魏鏢頭。”

“正是。”魏青點點頭。

“師傅,魏鏢頭武功很高,走鏢從未失手過。”沈聰說道。

“藥堂倒是需要護院,你願意做嗎?”隨著藥堂越來越出名,這安全問題是該考慮了。

“在下願意。”魏青也不含糊。

“鏢局每月給你多少月錢?”明若詢問。

“五兩。”魏青老實回答。

“那好,我每月給你十兩。”

“這太多了,護院不比走鏢,既不辛苦也不危險,在下不能要這麼多月錢。”魏青連忙擺手。

“給你十兩銀子,自有我的道理。”明若說道,“你不但要護住藥堂,還要給我培養十來個護院。人,你去挑,然後好好教導。”

“這也不是什麼難事。”魏青還是覺得自己的月錢多。

“既然你為我工作,就要聽我安排。”明若擺擺手,示意魏青不必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