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若給司皓宸大致講了些軍墾管理方法和標準,然後又推薦了耐寒的糧食作物。

明若用鉛筆畫了一株蕎麥:“這種作物大概七十五天就能成熟,即使西北苦寒,也能收穫兩季。”

司皓宸對農作物不瞭解,隻收了圖樣,打算拿給手下掌管農耕的屬下辨認。

“哎……”明若歎了口氣,“這些都要明年春天才能施行,遠水解不了近渴啊。”

“如果能找到你說的那種黑色石頭,就已經是幫了大忙。”司皓宸目光灼灼地對麵的小女人,自己究竟有多幸運,才娶了這樣寶藏一般的王妃回來。

“你們平時給大軍送什麼糧食?”明若忽然問。

“糙米、粟米。”司皓宸想了一下,“也有其它州府采買的麥子和菽。”

“冇有土豆嗎?”明若看小廚房裡有土豆的,隻不過個頭比較小,隻有核桃大小。

“土豆……不也是菽嗎?”司皓宸從小長在皇室,不至於五穀不分,也是帶兵打仗,時刻關注糧草。再往細分辨,那是分不清的。

“不是……讓我想想……”明若衝外麵喊了一聲,“紫蘇……”

“王妃娘娘。”紫蘇應聲進來。

“小廚房的菜筐裡,這麼大的……”明若給紫蘇描述了半天,然後問紫蘇,“你知道那個叫什麼嗎?”

“您說的是洋芋吧……”紫蘇有些不確定。

“嗯,對就是那個。”明若看向司皓宸,“洋芋可以當糧食的。”

“王妃娘娘,洋芋是菜吧……”紫蘇有些不確定,“奴婢看紫草用洋芋燉肉,還炒青菜……”

“洋芋的主要成分和糧食一樣……”明若覺得跟司皓宸講澱粉轉化成糖之類的也冇什麼用,“就是說,吃洋芋和吃糧食一樣,不容易餓。”

“有辦法驗證嗎?”司皓宸詢問。

“辦法是有的……”明若笑著說,“你讓人通知周管家,明天府裡大廚房,煮白飯時,都用一半米一半洋芋,看看效果。”

什麼?有人不愛吃洋芋?那冇辦法,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哇哢哢。

“好。”司皓宸讓暗衛去傳話。

明若走到內殿,拿出裝著燧火石的玉盒。深吸一口氣,正打算將燧火石收進空間。

司皓宸吩咐完事情走進來:“等一下。”

“嗯?”明若有些不解的看著司皓宸。

司皓宸拿出一顆七微丹,又倒了一杯水來:“先吃個藥,補一補。”

“好。”明若服了七微丹,然後把手放到玉盒上,將燧火石收入醫療係統。

跟上次收幻冰珠一樣,也是盒子留下,燧火石消失了。之後,明若就看到燧火石無法放進係統貨架,懸浮在係統麵板上。

儘管有心理準備,但是看到那樣大一塊石頭在麵前消失,司皓宸還是覺得震撼:“你感覺怎麼樣?”

“目前冇什麼感覺。”明若倒是冇有上次收幻冰珠那種暈眩感。

明若在床上躺下,給自己蓋上被子。司皓宸坐在床邊,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你也去睡覺吧,根據上次的經驗,就算你這麼看著我也冇用的……”明若偏頭看向司皓宸。

“你既然用兩成半的盈利請了大護法,我自然不會玩忽職守。”司皓宸認真地說。

“那你躺下護法吧。”明若往裡挪了挪身體。

司皓宸在明若身旁躺下,目光始終冇從明若臉上移開。明若翻了個身,背對著他。

“轉回來,這樣看不到你的表情。”

“你這樣看著,我睡不著。”明若拒絕。

司皓宸懶得廢話,直接把明若抱過來:“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

“……”明若改為平躺,“那你等我睡著再看。”

“好。”司皓宸也躺平了身體。

今天其實還挺累的,明若很快就睡著了。司皓宸聽著明若的呼吸變得均勻綿長,神經卻還是緊繃著。因為上次她昏迷不醒時也是這樣,與睡著了毫無二致。司皓宸歎了口氣,自己遇到問題,小丫頭總能有辦法幫他。可是,此時除了守著她,也不知道怎樣才能幫到她。

明若在睡夢中又進到藥田空間裡,這次是直接出現在那竹屋外麵。想到書裡說,燧火石可以溫養藥鼎,但是……藥鼎在哪兒呢?

小白從遠處跑來,此時,它是一隻威風凜凜的大白虎,就這麼直直衝過來撒嬌。明若覺得,自己都可能被這傢夥給撞飛了。

好在小白跑到明若身前就停下了,隻是用頭拱著明若,似乎是讓她往前走。明若試著往前走,很順利地穿過了竹屋前的籬笆,冇有了上次那看不見卻無法穿過的阻隔。

籬笆圍成的院子裡,有一條鵝卵石鋪的小道。小道左邊,最遠處有一片小水塘。裡麵生長著一些形態各異的水生植物和花朵,明若全都不認識。但是它們看起來都很漂亮——葉類的,質地像不同種水的翡翠;花類的,像是各色水晶,晶瑩剔透。明若一邊觀察,一邊讚歎。

水塘旁邊是一片藥圃,裡麵生長的都是很珍稀的藥材,每種隻有一兩株。這些藥材,明若之前都不認識,是最近學習了師傅給的醫典,才知道的。

小道右邊,可以稱為生活休閒區。靠近竹屋的地方有一架葡萄,結滿了一串串的紫色葡萄。葡萄架下麵是一張竹躺椅,旁邊還配了一張小桌子。葡萄架旁邊,是一塊菜地,裡麵的蔬菜明若都認識——番茄、黃瓜、辣椒、茄子、四季豆、油白菜。最角落裡,還有五棵玉米……

再往籬笆那邊走,有口井,然後是一小塊空著的田地,似乎等著人播種。

明若參觀完院子,才走向竹屋,輕輕推開門。冇有想象中的灰塵和蛛網,房間裡很乾淨,陳設也簡單。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半人高的青銅藥鼎。藥鼎外麵刻著精美的雲紋,裡麵分為兩層。下麵一層,透過鏤空花紋,可以看到橘紅色的火光,是燧火石在發光發熱。上麵一層,是用來煉藥的,裡麵什麼都冇有。

離藥鼎不遠有一個竹質架子,幾個笸籮裡盛著炮製過的藥材。架子旁邊是一張竹桌,上麵放著藥杵、小石磨、稱量藥材的小稱等製藥工具,和一本翻開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