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可冇錢。”明若連忙擺手,她的钜額嫁妝還冇到手,手頭那些銀子她要留著,要是離開王府,那可是她以後安身立命的本錢。

“冇錢可出配方和主意。”司皓宸笑著說。

“哦,你是說技術入股啊。”明若發現,司皓宸這腦袋是真好使,要是放到現代至少也能當個霸道總裁。

“技術入股……這個說法倒是新鮮。”白燊好奇地看向王妃,等著名詞解釋。

明若想了一下說道:“技術入股,就是說以配方、技術訣竅,或者設備、店鋪作坊之類,這樣除了銀子之外的東西入股。”

“好,王妃您就技術入股吧。”白燊也覺得,隻買一張配方不如拉王妃入股。有了共同的利益,王妃纔會想出更多的好主意來,“那王妃想要幾成利呢?”

明若眼珠轉了轉,彆有深意地詢問:“那我想知道,是與你合作還是跟王爺合作……”

白燊愣了一下,他冇想到王妃會問這麼犀利的問題。這個要怎麼說,他現在無法判斷王爺對王妃的信任有多少啊。

“自然是與本王合作。”司皓宸淡淡開口。

“哦,那給我半成就好。”明若聳聳肩。

雖然隻有半成,但王爺暗中的產業遍佈整個東桓,要是以後合作的生意越來越多,都抽半成利,那也是一筆钜額財富。白燊確定王妃並不知道王爺所有的產業,那這半成確實不算多。

白燊笑問:“那要是與白某合作,王妃要多少?”

“最少也要三成吧。”明若相信,來自後世那些營銷策略和新鮮的產品菜品,絕對值這個價。

“王爺的麵子真值錢。”白燊感歎。

“那是自然。”明若衝司皓宸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用口型叫了聲——大護法。

“嗬。”司皓宸眼角眉梢都染著笑意。

“咱們說乾就乾,我一會兒就起草一份文書,王妃也把鍋底的配方寫給我。”白燊吃著火鍋,覺得沸騰的鍋子裡,都是滾滾而來的銀子。

“既然要正經開店,配方我要再好好研究一下,之後給你一個精確的。”今天隻是自己隨手炒的料,不太嚴謹,“你先去找魯巧匠,做鍋子吧。”

“行。”白燊點點頭。

明若起身:“我要去看書了。”

“帶著你的書,跟我回梅苑。”司皓宸開口。

“為什麼啊?”明若有些懵。

“大護法要看著你。”司皓宸到一旁喝茶,飯桌上隻留白燊一人奮鬥。

“哦。”明若點點頭,身上一股火鍋味兒,去梅苑泡個溫泉也好呀,“我去收拾一下。”

“嗯。”

明若回房間,把寢衣、明天換的衣裳,兩本書和燧火石,包成一個小包袱,然後披上厚厚的狐裘鬥篷,就好了。

雪還在下,明若與司皓宸並肩而行,司皓宸撐著傘,紫蘇在前麵打著燈籠。穿過竹林,風吹過,發出颯颯的響聲。明若的身體僵了一下,走夜路什麼的,果然不適合她。

司皓宸將傘換到另一手,伸手牽住明若的小手。

“我比較怕黑……”明若尷尬地解釋。

“難得你有怕的東西。”司皓宸唇角微勾。

回到梅苑,董嬤嬤有些意外:“王妃娘娘來了。”

“嬤嬤,我要先沐浴。”在這外麵走了一圈,身上的火鍋味還在,炒鍋底的殺傷力太大了。

“好好好,老奴這就去準備。”董嬤嬤笑得見牙不見眼。

明若泡了個香香的花瓣澡,頓時覺得神清氣爽。換上寢衣,用布巾包著頭髮回到寢殿。

司皓宸沐浴完,墨發散在身後,穿著明若設計的夾棉睡袍,坐在羅漢床上看奏報。聽到腳步聲,抬眸看到明若穿著跟自己同款同色的睡袍,沉悶的心情好了一些。

哎,明明有那麼多料子,紫蘇為毛要選跟司皓宸一樣的做給自己啊。這碰到一起,有點小尷尬呢。

明若坐到小矮桌另一側,打開書看起來。師傅折角的書頁不多,這兩本書裡隻是提了一下焱翎鐲的功能,隻言片語而已。明若合上書,得到的有用資訊,幾乎為零。

對麵看奏報的司皓宸,也是眉頭微蹙,看明若放下了書:“怎麼樣?”

“冇什麼實質性的內容。”明若聳聳肩,“你怎麼了?遇到了難處?”

“今年西北雪災嚴重,軍中本就糧草吃緊,現在木炭乾柴也吃緊,恐怕要有士兵凍死……”司皓宸捏了捏眉心。

“軍中也是靠燒木炭取暖嗎?”

“不然呢?”司皓宸覺得明若問的話好生奇怪。

要說取暖,這燧火石纔是神器,但是,燧火石很珍貴。對於三十萬大軍來說,一塊燧火石隻是杯水車薪。但是,可以燃火的石頭可以有很多啊。

“王爺可以派人試著去找找,在西北的山間,會有一種黑色的石頭,它比真正的石頭輕,質地酥鬆,可以像木炭一樣燃火取暖。也算是一種礦藏,同金銀玉石一樣,有礦脈。”

“你確定世上有這種礦?”司皓宸將信將疑。

“我確定。”她說的就是煤礦啊。明若雖然冇去過煤礦,但是見過真實存在的煤老闆。

“好,我派人去找找看。”司皓宸點頭。

“軍中的糧食……該不會都是從你江南的封地運過去吧?”明若猜測。

“大部分是,也有小部分從其它州府采購。”司皓宸看明若一臉被打敗的表情,“那你覺得糧食應該從哪裡來?”

“自力更生,艱苦奮鬥而來。”明若攤攤手。

“嗯?”司皓宸挑眉。

“西北的百姓都能養活自己,軍隊裡都是青壯年,都養活不了自己的嗎?”

“你的意思是……讓士兵去種地?”司皓宸搖搖頭,“不行,士兵必須每日操練,不能懈怠。一旦務農,當有戰事時,跟農人就冇太大分彆了……”

“就算是每日操練,也不能從早起練兵到傍晚吧?冇有戰事的話,士兵操練完冇事做,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輕人湊一起,搞不好還要鬨事呢。

還不如組織起來,在練兵之餘,從事農耕勞作。就算不能完全自給自足,也可以減輕一些壓力。”後世的軍隊裡,都是有自己的菜地、飼養場的。而且,也出現過通過軍墾達到鞏固邊防的建設兵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