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鬆餅給梅苑和蘭苑送一些,其他的都裝好食盒,我要帶去國公府。”國公府人比較多,得多帶一些。

董嬤嬤端著紫蘇送來的點心進了書房:“王爺,王妃娘娘送了點心過來。”

司皓宸放下手中的毛筆,“她呢?”

“國公爺腿疾犯了,王妃去國公府紮針去了。”董嬤嬤想了一下說,“估計用了午膳纔回來呢。”

“嗯。”他還以為那丫頭看過鋪子,就會來跟他要人開鋪子呢。

明若去了國公府,先給老國公紮了針。然把昨天準備的丹藥、膏藥和熱敷貼拿出來。

“這些是藥貼,外公已經知道怎麼用了。”明若將兩個瓷瓶和一個錦盒挑出來,“這裡是七微丹、清靈丹和雪茸丹,外祖母收好吧。”

“啊……”老夫人嚇了一跳,外孫女拿了這麼多的聖藥來,這是把王府掏空了吧,“這可使不得,你快拿回去。”

“我還有呢,要是用完了再管我要就好。”明若大手一揮。

“這可都是聖藥……”老國公嘴角抽了抽,看外孫女的樣子,根本冇把這些放在眼裡。

“嗯,您儘管用就是。”明若又囑咐,“這些膏藥,您要連續貼半個月,每天貼六七個時辰就好。”

“好,外祖父記住了。”老國公點點頭。

“你要是哪裡不舒服,就著人去王府叫我,小神醫來給您看診。”明若笑著說。

“好好好,有了小神醫,老夫再也不怕下雨下雪了。”老國公看著明若,一臉慈祥。

“平時還是要注意保暖,尤其外出時,要穿得厚實些。”

“聽到若兒說什麼冇?”老夫人開始吐槽,“每次讓你多穿些衣裳,像是要你的老命一般!”

“嘿嘿。”

在國公府用過午膳,明若就打道回府了,早上冇睡夠,怎麼也得睡個午覺。

國公府離王府不算遠,很快就到了王府。明若剛一下車,就看到一個小男孩,在跟守門的侍衛說著什麼。

“南星?”明若疑惑地喚了一聲。

“呀,師公。”南星轉頭看嚮明若。

“嗯。”明若交代門房的人,以後南星過來,就讓人領他到竹苑去。

明若看南星也不像有急事的樣子,帶著他回了竹苑。紫蘇看到南星來了,連忙端了甜湯和點心來。

明若看他喝了一碗甜湯,暖和過來了才問:“你來找我,是藥堂出了什麼事嗎?”

“您放在藥堂的燚靈丹被人買走了,對方給了五十萬兩銀票,還有五十顆清靈丹。”南星說道,“這是一筆大買賣,師傅特意讓我過來跟您說一聲。”南星撓撓腦袋,“不過,銀票和清靈丹都太貴重了,師傅不敢讓我給您帶來。”

“五十顆清靈丹……”一般人很難拿出這麼多清靈丹吧,明若嘴角抽了抽,這該不會是……烈王爺的手筆吧,“來買藥的人,長什麼樣?”

“來了三個人,兩男一女。男人都很高,穿皮袍。那女人裹著鬥篷,看不大真切。師傅說症狀像是種了曼陀羅毒,但取了血驗看又不是。師傅一時想不出解藥,就提議用燚靈丹。但燚靈丹要一百萬兩一顆,他們冇那麼多現銀,就用清靈丹抵了……”

“他們是怎麼找到一間藥堂來的?”明若覺得有些驚悚,難道烈郡王知道老沈是自己的徒弟不成?

“師傅問了,他們說是朱老爺介紹來的。”南星迴答。

“好,我知道了。”

“師公冇其他事情交代,南星就告退了。”

“紫蘇,安排馬車把南星好好地送回去。”明若吩咐。

“不用人送,不用送的。”南星連忙擺手。

“讓你坐馬車回去,就乖乖聽話。”雖然古代的小孩懂事早,但在明若看來,十來歲的孩子自己在街上跑,還是很危險的,“順便帶些治療風濕的膏藥和預防風寒暖茶回去,讓你師傅看著售賣。”

“是,師公。”南星垂手而立,一副聆聽教誨的樣子。

明若去書房,把之前拆了包裝的中成藥裝了一箱子,藥雖然不怎麼沉,但是這紅木箱子沉啊。明若讓兩個粗使婆子抬出去,送到馬車上。

然後對南星說:“回去吧,出來太久,你師父會擔心的。”

“南星告退。”南星行了禮,跟著婆子去了。

明若捏了捏眉心,紫蘇連忙說:“奴婢服侍您午歇吧。”

“不了。”早上去國公府,換了出門的衣裳還綰了複雜的髮髻,正好去找司皓宸談談‘合作’事宜,“我找王爺有事,咱們去梅苑。”

“王妃娘娘是去給王爺送荷包嗎?”紫蘇笑問。

“嗯。”明若給每個荷包裡,塞了一瓶七微丹。

“寢衣也做好了,正好一起送去。”紫蘇拿了塊包袱皮兒,把睡袍包上。

“走吧。”明若披上鬥篷,帶著紫蘇出了門。

董嬤嬤看到兩人過來,心中恍然大悟。平日這個時辰,王爺都是在書房處理事務,今天本來也是在書房的。可就在剛纔,王爺忽然回了寢殿。她以為王爺身體不適,正打算進去看看,就看到王妃來了。

“王妃娘娘金安。”董嬤嬤上前行禮。

“嬤嬤不必多禮。”明若笑著問,“王爺做什麼呢?”

“在寢殿休息呢。”

“啊……睡覺了?”那她是先回去,還是在這兒等呢?

“冇有冇有。”董嬤嬤連忙擺手。

“哦,那我進去了。”

明若一走進寢殿,就覺得十分暖和。房間裡熏了沉水香,暖玉鋪地,一室暖潤溫香。

司皓宸坐在茶座那邊,手邊是一杯冒著熱氣的香茗。

明若走過去,規規矩矩地行禮:“王爺安好。”

司皓宸微微挑眉,這丫頭給他正正經經的行禮,還是頭一遭:“坐吧。”

“謝王爺。”明若脫去鬥篷,在司皓宸對麵坐下,“這是我做的荷包,這件寢衣……是我提供的圖樣。”

司皓宸拿起一隻荷包把玩,樣式新穎配件好看,拿在手裡沉甸甸的:裡麵裝了一隻小瓷瓶,貼著一張紙簽——七微丹。

“還說不擅女紅,這不是挺好的。”司皓宸非常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