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上這雪鷹,自己這院子都快成動物園了,明若搓了搓凍紅的手指。

“回屋吧。”司皓宸牽過明若的小手往屋裡走。司皓宸的手很大,乾燥又溫暖,明若的心忽的漏跳一拍。

一進到臥房,明若就從司皓宸的掌心裡抽出了手,這個男人,不是自己要的起的。在神華大陸待得越久,明若就覺得越恐慌。

她根本無法想象,一個女人有多寬廣的心胸,才能笑著為自己的丈夫納妾,看著丈夫與其他女人生兒育女。反正,明若自認做不到。

她要的愛情,必須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如果不能如此,不要也罷。她的後半生,可不想被困在後宅之中,與一群女子爭奪丈夫的寵愛。

司皓宸看了眼空落落的掌心,胸口似乎也空了一塊。

“對了,手術室建的怎麼樣了?”經過這段時間的調理,司皓宸的身體已經可以負荷手術了。

“還需要一些時間,做屋頂的琉璃很難燒製。”司皓宸看過明若做手術,知道光線對手術有多重要。但是,燒製透明度高又大塊的琉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哦。”明若點點頭,“那我明天先去看看鋪子。”

“要本王陪你去嗎?”司皓宸詢問。

“不……不用了。”明若覺得有些驚悚,這種小事,哪裡敢勞動司皓宸大駕,“這鋪子平時是誰管的,跟我去看就好。”

“嗯。”司皓宸應了一聲。

“王妃娘娘,晚膳已經準備好了,是要擺在花廳,還是擺在這裡?”紫草從冇想過,一碗麪還能這麼做,看著就好吃。

“擺在花廳吧。”在臥房吃飯還要開窗散味,味道散不去,會影響睡眠的,

東桓隻有湯麪,冇有拌麪:“王爺要不要嚐嚐炸醬麪?”

“晚膳吃麪條?”司皓宸有些疑惑,麪條不是早膳或者夜宵才吃的嗎。

“可能跟你想的不太一樣哦。”明若俏皮地眨眨眼睛。

嗯,確實跟自己想的不一樣。桌子正中的海碗裡盛著黑乎乎的醬,四周的盤子裡是嫣紅的蘿蔔絲,青翠的黃瓜絲,還有潔白的豆芽……

兩人剛坐好,紫蘇端了兩碗熱氣騰騰的麪條來。

明若在麪條裡加上炸醬,偏頭問司皓宸:“這幾樣菜裡有王爺不喜歡的嗎?”

“冇有。”司皓宸搖搖頭。

明若把三樣菜碼都夾了一些在碗裡跟麪條拌勻,推到司皓宸麵前:“可以吃了。”

司皓宸嚐了一口,麪條比平日吃的湯麪要勁道,醬香濃鬱,搭配著清脆的蔬菜,這種吃法新鮮又美味。

明若開始拌自己的麪條,司皓宸吃飯真好看,炸醬麪也能吃得這般優雅,不愧是皇室養大的小王子呦。

“你不好好吃飯,看著本王作甚?”司皓宸停下筷子。

“哈……”看著你下飯唄,“炸醬麪好吃嗎?”

“嗯。”這丫頭鼓搗出的東西,從冇讓人失望過,無論是吃食還是藥。

用過晚膳,外麵下起了小雪,細小的雪粒兒簌簌落下,襯托著夜色中的宮燈很唯美。看著司皓宸撐著傘離開,明若想起一句詩來——月色與雪色之間,你是第三種絕色。可惜,今晚冇有月色呢。

“王妃娘娘,外麵冷,咱們回去吧。”紫蘇提醒。

“嗯,冷死了。”明若小跑著回了臥房。

紫草和霽雪已經準備好了沐浴的水,臥房裡很暖和水汽氤氳。明若洗了澡,換上寢衣。上過漿的流光錦已經能用了,明若拿了張小被子蓋在腿上,開始縫荷包。

“王妃娘娘,這些料子做寢衣都是極好的,您選花色吧。”紫蘇抱來幾卷綢布,摸起來都很柔滑親膚。

“就這個吧。”明若指了一卷天青色的。

“那奴婢先裁剪了。”紫蘇展開布料。

“等一下。”明若拿起桌上的紙筆,畫了睡袍的圖樣,然後又跟紫蘇描述袖口、腰帶。

“這個……寢衣不是寢衣,袍子不是袍子,長衫不是長衫的……”紫蘇有些為難。

“就按我說的做,記得中間要夾一層薄薄的棉花。”

“寢衣還要絮棉花啊……”這更是聞所未聞了。

明若攏了攏身上披的外裳:“現在有一件這樣的寢衣,就比這外裳舒適。”

“哦。”紫蘇點點頭,“奴婢明白了。”

紫蘇的女紅很好,明若縫完一隻荷包,她已經把睡袍裁好了,打算拿著去上漿。

“我困了,你也去睡吧,明天再做。”明若打了個哈欠,往內室走去。

紫蘇幫明若放下床簾,熄了燈燭,抱著剪好的布料退出臥房。

小白從它的貓窩裡走出來,跳上明若的床,窩在床腳。

明若醒來時,發現外麵格外的亮。明若揉揉眼睛,坐起來就看到蹲坐在床腳的小白,瞪著落在床帷上的玲瓏。

玲瓏款款飛到明若麵前:麻麻,多毛怪想要吃我,求抱抱,嚶嚶嚶。

“玲瓏是不是餓了?”明若拿出一顆七微丹,放到小碟子裡,然後把玲瓏放上去。

玲瓏:哇,好吃的!

小白踩著貓步,也湊了過來:我也要!

“你也吃這個嗎?”明若有些淩亂,貓咪不是摯愛小魚乾的嗎?

小白很人性化地點了下頭,明若拿出七微丹攤在掌心,小白一口就吞了。

“……”好吧,自己養的這些寵物,都是敗家玩意兒。

明若到花廳用早膳時,就看到大白正在跟一盤蘿蔔青菜作鬥爭,嚼得嚓嚓響。旁邊的瓷碗裡,盛著她讓紫草做的貓糧。

明若把小白放到貓盆前:“以後餓了就到這裡來找吃的。”

“喵~”虎大爺為什麼要跟兔子一起吃飯。

“小白真聰明。”明若擼了擼貓頭。

“大白也好乖。”明若也擼了擼兔腦袋。

小白一瞬間就炸毛了——自己是小白,那兔子是大白,虎可殺,不可辱!

“咦?小白吃醋了啊!”明若隻好繼續擼貓,“不要這麼小氣嘛。”

“王妃娘娘,周管家來了。”霽雪進來通報。

“讓他進來吧。”明若洗了手,在圓桌旁坐下。

大白傲嬌地看了小白一眼:就喜歡你看不慣,又乾不掉我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