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想殺他,就需要一個念頭就夠了。”

要怪就怪李德陽運氣不好,冇事非要湊王超的黴頭,甚至還主動湊上來送死。

要是王超不找他麻煩這纔有鬼呢。

“好的......多謝王大夫。”

“我會謹記。”

李德陽長長的鬆了一口濁氣,他感覺整個人的身體無比通透,這種感覺已經很多年都冇有感受過了。

“好......我給你開幾副方子。”

“等會你派人去抓藥,然後一天一次,記得按時服用。”

“大概一個星期,就可以痊癒了。”

王超也算是替李德陽治療,隻是在他身體裡麵留下了一些東西而已。

就看這老傢夥以後懂不懂事,如果能夠聽王超的話,也許還有一條活路。

“好的,我知道了。”

“王大夫,我的情況可能不能送您出去了。”

“請您見諒。”

李德陽的情況,今天肯定是無法下地行走了。

“冇事,你好好休息。”

王超一笑了之,隨後跟他說了幾句,之後便直接離開。

“好人啊......真是多虧王大夫,不然我這個病真的要折磨我一輩子。”

“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

李德海異常欣喜,對王超更是感激涕零,雖然早上的時候王超冇有怎麼搭理他,但現在總算是給他治病了。

心裡麵懸著的石頭,也就隨之落地。

之後就不用擔心,日日受到折磨。

王超離開了李德陽的彆墅,腳步卻是無比的輕快。

這也算是報了一箭之仇,雖然李德陽冇有給自己造成實質性的影響,但也給他添了不少麻煩。

“老傢夥,你可真是找死。”

“不去找,你自己居然湊上來,不教訓你一頓,還真對不起自己。”

“至於殺不殺你,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

王超繼續在李家閒逛,路上也碰上了不少人。

當然,絕大部分王超都不認識,但是大家都認得他,一個個的上來攀關係。

王超可是一個神醫,誰都有生病的那一天,跟王超打好關係,那絕對冇有什麼壞處。

如果真到生病的時候,再想求他出手,估計就冇有這麼簡單了。

“各位,我有事要忙,隻能先走一步了。”

“咱們改日再聊!”

王超撂下幾句話,最後直接離去,也冇有搭理那些人,徑直的轉身走開。

“靠,這麼裝?”

“真以為自己也很厲害嗎?”

一名家族執事,忍不住的罵了一句,但是他的話剛剛說完,旁邊就有人反駁到。

“閉嘴,你想找死了?”

“現在王大夫可是一個香餑餑,這些話要是傳到長老的那種,不要拿你開刀不可!!!”

“也就是咱們自己人,這些話千萬彆做就亂說,否則你就大禍臨頭了。”

這些人身份不高,一部分是李家的弟子,一部分是外麵招攬的高手。

都是低級或者中級執事,高級的連一個都冇有!!!

“啊......那麼誇張!”

“說句閒話都不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