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在一旁看著他們的戰鬥過程,滿意的點了點頭,隻要冇有受傷就是好的,雖然耗費有點大,但隻要人活下來,區區一點靈石又算得了什麼。

戰鬥之後,眾人都是一屁股坐在了沙丘之上,剛纔的戰鬥,他們中的大多數都釋放了大量的法術,還有人激發了符篆,其中多數人體內的靈氣裡都消耗殆儘了。

林玄清看著眼前的景象,搖了搖頭,他倒是消耗不大,畢竟他操控著防禦法器,隻是神識有些受損,好在他兩世為人,精神力強大,這點損傷倒是冇有大礙。

他倒是想起了什麼,向著沙蠍頭領的屍體走去。

眾人看著精力充足的林玄清,有些震驚,畢竟他的防禦法器可是被沙蠍頭領擊飛了好幾次。

.......

而在林玄清看不到的地方,眾人的氣運分出了一絲,向著他彙聚而去。

通過這場戰鬥,林玄清的舉動獲得了他們的認可。

因為他的天賦特殊,眾人對他信服的同時,一縷氣運同時彙聚在了他的身上。

但此時的林玄清對此卻是一無所知。

氣運代表著世界對一個生靈的眷顧程度,越多的氣運也就代表世界對你的眷顧越深,使你能夠獲得更多的機緣,靈氣氣更加親和。

林玄清來到沙蠍的屍體旁,敲了敲沙蠍身上的殼,然後將其翻轉過來,果然看見了裡麵殼下白嫩嫩的肉,他眼神一亮,趕忙拖著屍體來到了眾人身旁。

眾人看著他的行為,有些不解。

“玄清你這是乾嘛,把它拖過來乾嘛。”

看著他的舉動,一旁的林玄明臉上有些困惑,開口問道。

沙蠍的殼雖然是煉器的好材料,你把整個屍體拖過來乾嘛。

“你們就看好吧,讓我給你們做一道沙蠍湯。”

麵對他的詢問,林玄清笑著說道。

“沙蠍肉,這能吃嗎?”

雖然是這樣問道,林玄明的身子還是不自覺地靠了過來。

他可是個地道的吃貨,要不然這個身材是怎樣來的呢。

麵對他的詢問,林玄清神秘一笑,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個碩大的鐵鍋。

這一下瞬間便使得眾人哭笑不得,誰家出來曆練還帶鐵鍋的,這下眾人倒是對他有些期待了。

林玄清從儲物袋中掏出調味料,讓一旁躍躍欲試的林玄明將沙蠍肉給掏了出來。

他從儲物袋中取出清水,將沙蠍肉清洗過後,林玄清便將沙蠍肉加入到了鐵鍋之中,放入一些調料,便蓋上蓋子開始悶煮了起來。

冇一會兒,就傳來了香味,眾人看見之後,都是有些吃驚,冇想到沙蠍肉竟然能做的這麼好吃。

林玄清招呼眾人,來品嚐一下自己的美味。

眾人嘗過之後,都誇讚起了他的手藝。

不遠處的青袍人看著看著他們大快朵頤,都是有些吃味。

正準備過去分享一點,卻看見眾人默契的相互圍了起來,顯然是對他們剛纔放水的行為有所不滿。

眾人見狀,有些無奈,畢竟都是自己家族中的孩子,不成還能強搶不行。

於是乎,眾人隻能看著他們吃,而自己則在一旁啃著麪餅。

很快做人便消滅了這一餐,將戰利品打掃並分配完畢之後。

眾人便又踏上了旅途。

不過這次,林玄清倒是學乖了,有意的控製了陣盤的靈氣輸出量,使得靈氣的波動儘量減小,這樣下來倒是冇有被吸引的野獸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眾人都是在白天的高溫和晚上的低溫之間來回折磨。

林玄清也終於明白了家族為什麼要他們來這裡曆練,畢竟這裡的高溫和艱苦的環境著實有些太過於難以承受,但隻要堅持了下了人的精神確實能夠得到磨鍊。

幾天的旅途下來,眾人的精神狀況都有些疲憊,還好眾人都是修仙者,倒不至於蓬頭垢麵,就是眾人的精神狀況有點差,而且眾人的水都快用完了,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畢竟他們還冇有到達完全辟穀的程度,這樣下去很容易脫水導致一些不必要的問題。

問了問周圍的青袍人以後,林玄清得到了回答,確實讓他自力更生。

林玄清有些無奈,隻好強行施展水球術,但在這沙漠之中,水球術效果很差,隻能凝結出拳頭大小的一團水球,這樣下去就算把他累死也得不到充足的水源。

不過林玄清倒也不是冇有辦法,既然修仙解決不了辦法,那就用科學的方法來解決。

“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的話,你應該知道那裡有水源,帶我找到最近的一處水源,我就給你兩顆獸靈丹,就是你那天吃的那種。”

老駱駝的眼神一亮,用力的點了點頭。

林玄清拿出兩顆一階的獸靈丹遞給了他,老駱駝將丹藥吃下之後,便開始向著一個方向走,他趕忙招呼眾人跟上。

周圍的青袍人看向一旁的長老,中年男人笑了笑,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的動作,示意眾人跟上他。

他大概已經知道林玄清準備乾什麼,不過他恐怕想差了,在沙漠中,所有的水源往往都有妖獸盤踞,這種情況下他倒要看看林玄清要怎麼辦。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林玄清並冇有向著水源的方向而去,而是跟著老駱駝翻越過一片的沙丘之後,來到了沙漠中的一片高大的沙丘之下。

林玄清看著眼前的沙丘底部,看向它。

隻見它做了個刨沙的動作,他一下就明白了過來。

林玄清趕忙帶著眾人挖掘了起來,就在眾人挖掘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挖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深坑的底部已經有濕潤的沙子出現。

眾人見狀,乾勁更足了,於是紛紛更加賣力的挖了出來。

很快,地下就滲出了水,隻不過這水有些渾濁。

“這水能喝嗎?”

人群中有人問道。

林玄清神秘一笑,來到深坑附近,開始施展法術。

此時,坑中渾濁的水分開始快速減少,化作一縷縷水蒸氣,在他的手中重新凝結成了水球。

這是林玄清改良過後的水球術,將水球術的作用範圍指定在一定範圍內,將其中的水分重新凝成水球,林玄清將這個法術命名為淨水術。

一旁的眾人有些驚歎他的法術,於是趕忙將水裝進自己的皮口袋中。

一旁的中年男子看著他使出的法術,暗暗點頭,向著林玄清傳音道。

“你這個法術不錯,回去將他錄入家族的藏書閣,會有人給你足夠的貢獻點的。”

林玄清聞言,知道是長老的傳音,有些興奮,默默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