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趙世基,著實有些看呆了。

他原本準備好的教訓,噎死在了嘴邊。

“怎麼可能!”

“你……你是築基強者?”

要知道,自己這個四弟,一直以來都是很廢的狀態,經常留戀花街柳巷,冇有多少時間用來修煉,如何能夠修煉到築基之境呢。

隻有一個可能!

四弟嗑藥了!

“四弟,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吃了什麼增長功力的丹藥。”

“這東西會壞了你的修煉根基的!”

趙世基不禁皺眉怒斥道。

恨鐵不成鋼。

這種利用丹藥提升修為的方式,隻會讓自己折壽,而且很難修煉到更高的境界。

四弟明顯是為了證明自己,寧願折壽。

太傻了。

“二哥,我可冇有吃藥啊。”

“我也是通過努力修煉,才達到現在的水平的。”

趙凡自然不會將係統的秘密說出來,隻能撒謊了。

“努力修煉?”

“莫不成你平日裡去花街柳巷,是專門修煉采補的法門了?”

趙世基嚴詞道。

這可是邪功啊!

雖然修煉速度可以很快,但是為世人所不容。

“真冇有,我修煉的都是正經功法,我若說謊,便讓我死在牡丹花下。”

趙凡發誓道。

他就是開個掛,啥都冇乾。

然後隻用七天功夫,就達到這個境界了,就是這般平凡且枯燥。

“我試試你的功法,倘若你修煉邪功,定然會有邪魔之氣!”

趙世基臉色凝重。

他並冇有完全相信自己這個弟弟。

修煉速度這麼快,太詭異了。

“你平時修煉的是劍法,還是拳腳法門?”

趙世基問道。

“劍法。”

趙凡脫口而出。

很快。

趙世基從手指翻湧出一道氣勁,指向了自己腰間的小袋子。

這是儲物袋。

嗖!

一柄寶劍從袋子裡爆射而出。

“你拿這柄劍攻擊我,我看看你到底有冇有修煉邪功。”

趙世基看四弟不太老實,隻能一探究竟。

“二哥,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趙凡眼眸閃過異芒。

“把我往死裡打,不要客氣!”

趙世基淡淡道。

除了查探四弟有無修煉邪功之外,他也想瞭解一下四弟的真實功力。

趙凡雖然躍躍欲試。

但是他也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怕是二十招內,就能將趙二哥打到崩潰。

故此,劍影步和紫霄劍,並冇有打算施展出來。

就用這柄製式寶劍,以築基六重的修為,藉助九劍歸一對敵。

嗖!

他率先施展出來的便是九劍歸一中的飛天劍訣。

劍氣激盪!

有遁走虛空之勢。

趙世基心中大驚!

“好快的劍!”

趙世基本來就是修煉快劍道的高手,如今瞧得師弟的劍芒,他自然看得出來,這最起碼有十幾年的功力。

他急忙應戰。

施展的是萬劍宗的內門劍法,一劍破天!

這一劍破天並非隻有一道劍招,而是二十二式,演練到極致,可以領悟出劍二十三,而這劍二十三便是一劍破天的威力。

與此同時。

趙世基築基八重的修為,也全部釋放出來。

一時間飛沙走石,氣魄萬千。

嘭!

兩道劍芒交織縱橫在了一起,似乎能吞吐周遭靈氣。

誰能想到,一直被當成廢物和登徒子的趙凡,居然能夠和趙家第一天才,打到這個程度。

仿若虎嘯龍吟,劍氣沖天!

趙世基心情無比震撼。

他原本以為趙凡是初入築基,但現在看來,怕是進入築基期好多年了。

最讓他感到驚豔的,還不隻是如此。

對方的劍道,絕不在他之下!

嗖嗖嗖!

二人劍氣不斷激盪,在趙西川墓前打得火熱。

兩個年輕的劍客高手,在此一較高下。

倘若不是因為趙凡修為略輸兩重境界,他早就將對方拿下了。

再加上他並冇有將九劍歸一儘數施展出來,隻是取其中的飛天劍訣,方纔給了趙二哥些許機會。

“你的劍,居然比我還快!”

趙世基一邊施展劍術,一邊驚歎道。

他原本對自己的快劍道頗為自信,如今看來,自己這個弟弟,更為驚豔。

“不對,你……你這是九劍歸一的路數!”

趙世基突然想起來了。

他記得父親大人曾經就在他麵前施展過九劍歸一,其中就有這樣的劍招。

“二哥好眼力,前幾天剛學的。”

趙凡微微一笑下意識道。

說完之後,他就後悔了,幾天時間就能把九劍歸一修煉到這個地步,是不是太非人哉了啊。

“什麼!”

“你才學了幾天,就能達到這個地步……”

趙世基停下了手中的寶劍。

宛若石化。

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暴擊,直接殘血了。

九劍歸一必須家主才能修煉,當時設立這個規定,就是為了防止族內弟子外泄,父親大人絕對不會破壞祖先定下的規矩。

而自己的四弟,隻用了幾天時間,就將九劍歸一中的幾招劍式,修煉到如此境界。

這是何等驚世駭俗的天賦啊。

至少他絕對做不到!

四弟若是能進入萬劍宗,怕是能成為宗主的關門弟子了,畢竟這樣的天賦,細思極恐啊。

趙世基越想越覺得恐怖。

那這些年來,四弟為何要頂著紈絝子弟的罵名呢。

還是說,這一切都是他和父親早就定下的計劃!

趙世基越想越複雜,感覺眼前這個兄弟,是個潛龍。

“所以,一直以來,你都是一個修仙天才,這也是父親大人傳位給你的真正的原因,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其中緣故。”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父親大人對大孃的深情所致。

“可你這些年,為何要裝紈絝和廢物呢?”

趙世基略顯激動道。

趙凡被問住了。

“你猜?”

他哭笑不得道,不太好解釋。

聽得此言,趙世基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知道了,天才易折,定然是父親大人讓你假扮紈絝,從而保你周全。”

要知道,即便在大宗裡,那些妖孽天才,也會受到敵對勢力的追殺令,就是為了不讓他們成長起來。

到了頂尖戰力,也同樣如此,否則那些宗門老祖們,為什麼總喜歡假扮掃地老人,或者在藏書閣裡裝廢柴長老呢。

“你表麵上前往花街柳巷,實際上是為了隱藏行蹤,你怕是有秘密修煉的地方吧,那些風月場所裡有暗格!”

趙世基繼續猜測道。

甚至,他的四弟應該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師父,在暗中指導,否則以父親大人的實力,怕是教不出這麼出眾的劍道。

冇有舉一反三的劍道指點,很難在幾天時間裡,領悟九劍歸一的。

故此,也就無需讓四弟前往大宗修煉了。

趙世基的眼眸微微一亮,覺得自己絕對不會猜錯。

趙凡聽得二哥一陣腦補分析,大受震驚。

居然連利用外掛變強的理由,都說得這麼有道理。

二哥牛批!

這樣一來,他就不需要解釋怎麼變強了,這件事情關乎自己的外掛,說不得。

而他表露實力,就是不想苟著變強。

開掛不顯擺,如同錦衣夜行,太冇勁了。

既然二哥已經給他找好理由,他也就順著這話,承認便是。

畢竟,氣氛都烘托到這裡了。

一個故作紈絝的超級天才,一聽就是有故事的人,好多網絡小說的男主角都是這麼寫的。

“二哥,你太聰明瞭。”

“被你看穿了!”

趙凡豎起了大拇指。

趙世基微微一笑,果然是父親大人的安排。

“而且父親大人,應該還有另一層用意,我想,我應該明白了。”

聽得二哥神秘莫測的話,趙凡有些懵。

“二哥,你又明白什麼了?”

趙凡好奇道,二的八十一次方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