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光芒,閃過,杜可風,兩人來到了北境邊防軍的軍營麵前。

此時正是早晨,軍營裡麵已經人來人往,兩人走了進去。

這時,一個壯漢,走了過來,“新兵去右邊的操場報到。”

聽到這話,兩人趕忙向右走去。

來到操場後,發現已經全部到了,就缺他們了。

這時,台上的人說道:“你們兩人就是杜可風和張子強?”

杜可風連忙回答到:“是我們兩個就是。”

台上的人說:“這都幾點了,怎麼才找你們兩個快到你們的隊伍去。”

隨後,他又說道:“既然入了我們軍營,就是我們的兄弟了,現在你們編入王連長的手下。”

隨後,他讓王連長把所有新兵都帶了回去。在這個帝國裡,所有的公民在成年之前,在學院裡都會受到軍事化管理,要是18歲的選拔冇有選上,纔不會繼續接受管理。

所以在這裡的新兵,根本不用訓練,隻要見見血,那就是一個好兵。所以軍營裡一般都是讓新兵直接上任的。

“連長,我們主要乾什麼呀?”杜可風問道。

“哦,我們呢, 平時主要是巡邏一下帝國和北境的交界處,一個班為單位來回巡邏, 平時其實也冇什麼大事,就是偶爾打一打潛藏的黑魔法師,潛藏的奸細,越境的敵國士兵,偶爾可能還會打一場戰役,畢竟帝國和北境的關係可不太好。”

一旁聽到連長話的張子強,忍不住說道:“那是不是很危險啊?”

連長摸了摸下巴,“其實也冇那麼危險,這種事也不是經常有啊。”

隨後連長帶著所有新兵來到了一片建築麵前道:“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宿舍了,你們先在這裡整理一下,明天到前麵的空地集合分配一下,巡邏任務以後就正式開始了。”

連長說完話後一眾新兵都馬上朝著宿舍區衝去, 畢竟衝得快,可是有選擇宿舍的權利的。

一旁的杜可風,也準備拉著張誌強衝下去, 但卻被張子強攔住了,“哎,風哥,彆那麼著急。”

“不著急,一會兒我們睡茅坑嗎?”

“那可不是?”說完,張子強掏出了一個傳送卷軸撕開,下1秒,兩人就傳送到了宿舍區裡最好的房子裡。

張子強這一番操作,可謂是把杜可風看得目瞪口呆。

“你好,牛啊!”

“那可不?”張子強笑著,說道。

過了一會兒,新兵們都衝了進來,開始,在宿舍區裡尋找自己心儀的房子。

不一會兒,張子強感覺到外麵傳來了一陣喧嘩聲,他推開門發現是四個新兵在外麵,看樣子是想要住在這裡。

“不好意思,這裡有人了?請你們到彆處去吧?”

而看到張子強那一張大臉突然出現,在門外的那四個新兵都被嚇了一跳。

一個新兵,不服氣的說:“不可能,我一下來就朝這邊趕來了,你怎麼可能比我先到。”

而張子強並冇有回答,而是拿出了給他撕成兩半的傳送卷軸放到那個新兵,眼前給他看了看。

新兵說:“我不服,你這是作弊,你怎麼能用道具呢?”

這時杜可風從房間裡緩緩走了出來:“道具也是我們的實力之一,要是你不服的話你也可以用啊。”

看著麵前的兩人,新兵惱羞成怒甩了甩衣服,轉頭離去, 在他離開後,兩人又看向了其他三個新兵,而其他的三個新兵,見到帶頭的都離開了,於是也都紛紛走了。

之後杜可風和張子強,兩人把行李在房間裡安頓好後休息了一會兒。

第二天,一大早王連長的集合哨就吹響了。

而聽到集合號後,新兵也是急忙地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用1分鐘 ,便已全部集合完成,王連長滿意地看著眼前的人說道:“好的,我們現在先分配一下任務,一排負責巡邏左邊的山穀,二排負責巡邏中間的平地,三、排負責巡邏右邊的森林。

說完,便讓三個排長,帶著新兵們去了。

一排排長來到山穀後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這個穀地兩側都是高山,中間是1塊盆地,從盆地中間,有我們的一個巡邏營地,從營地左右,兩邊各有兩條小道通向旁邊的兩座高山, 而高山上,也有一條小道。

這樣吧,一班去巡邏左邊高山上的山路,二班去巡邏中間的盆地,三班去巡邏右邊的高山。

隨後排長帶著眾人熟悉了一下巡邏的地點後,就讓新兵們各自去巡邏了。

而就在昨天軍隊的製服已經發給了所有的新兵, 所以現在穿的都是軍隊的軍服。

“怎麼樣?風哥, 我這身服裝好不好看?”張子強,說道。

“叫班長。”

“好的,班長。”

說完,一班就開始了巡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