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杜可風和張子強傳送到了扭風城。

“這就是扭風城嗎?”杜可風一臉驚奇的問道。

“當然,風哥,這扭風城可是北境最大的城市,咱們那兒頂多也就是個三線小城市。”

“你彆說,這果然比較大氣,咱們進去吧?”杜可風,說道。

“走了, 風哥。”張子強率先向城內走去。

兩人走到了城門口,被門口的衛兵攔了下來,“站住,乾什麼的。”

張子強回答道:“兩位大哥,我們是趕往北境邊防軍赴任的新兵。”

“可有證明啊?”衛兵說道。“有有有。”兩人趕緊把自己的證明拿了出來。

衛兵看了一眼說道:“行了,走吧。”

兩人向著城內走去。

來到了城裡, 裡麵是一片繁華的景象, “這應該是一線城市吧?”杜可風問道。

“那當然。”

“風哥,我先去卷軸店補充一點卷軸,你去訓練場租兩間房吧?我們把升星丹給吸收了。”張子強說道。

“行啊,你快點去買啊?”

“OK,走了。”

說完,倆人分頭行動。杜可風看著眼前繁華的城市,不由得犯了難,這訓練場在哪裡?

“算了,不管了, 走一走,總能遇到的。”

說完,杜可風決定去打聽一下。

他在大街上隨便攔下了一個人:“老兄,你知道訓練場怎麼走嗎?”“外地來的吧?”“是啊,老哥,這不是去報到嗎?”“想去訓練場的話,沿這條街直走,然後右轉就到了,對了,如果你冇有什麼事?那我勸你們還是早點離開吧!”

聽見這話,杜可風好奇了起來:“老哥, 這是為何呀?難道這裡要發生什麼事故嗎?”

那人回答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啊,那頭被帝國法神封印的魔龍跑了出來,並向這邊跑過來了而已。”

“什麼,魔龍,向這裡跑過來了?這還不算大事嗎?”杜可風,說道。

“唉,彆那麼慌嗎?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再說了,那魔龍隻是路過,帝國法神還在後麵追他呢,不過就是嗎,他路過的這些地方都被他的氣息所腐蝕, 所有的怪物全都暴動了,怪物攻城,不過你放心就好了,城主他們還在城裡呢翻起什麼風浪。”

聽完他的話杜可風也不是很怕了,“ 那老哥,我先去訓練場了。”“去吧,去吧。”

彆的那位路人後杜可風沿著他指的路朝訓練場的方向走去。

“先直走是吧?然後右轉?哦,看到了看到了。”杜可風看了看眼前高大的建築,這應該就是訓練場了吧?

杜可風走得進去,“歡迎光臨,請問你要用哪種訓練場?”看見杜可風走進來,在前台的服務員立馬說道。

“開兩間最小的就行。”“好的,這就為您辦理。”一會兒服務員就拿著兩個房卡,遞給了杜可風。

杜可風站在大廳裡等了一會兒,張子強。

“風哥風哥, 聽說城裡要發生大事了。”張子強一看見杜可風就立刻跑了過來,說道。

“卷軸買完了嗎?”

“買完了,買完了, 風哥城裡,要出大事了。”

“怪物攻城是吧。”

“是,風哥,你是咋知道的?”

“問路,彆人告訴我的,行了,買完了,就快去閉關吧,有什麼事?實力強也不怕。”

“知道了。”說完,倆人一起朝著房間內走去。

就這樣,兩人都開始了閉關。杜可風雙腿盤坐在房間中央,他拿出那瓶,升星丹倒入自己嘴中,然後開始修煉起了自身的魔力。

丹藥的藥力在杜可風的操控下,融入了魔力源泉,隻見那原本的魔力瞬間擴大了,兩三倍。

就在丹藥全部被吸收之後,杜可風猛地,睜開了眼長舒了一口氣,“見習魔法師巔峰。”

杜可風感受著自身的強大魔力。站起身,向門外走去。

在他走出門時的那一刻,另一間房也打開了,張子強從裡麵走了出去。“ 風哥,我已經突破到見習魔法師,後期了。”

“還不錯,”杜可風回答道。

隨後,兩人一同向大廳走去,交完了房卡,走在大街上。

就在兩人閒逛時城裡的警報響了,各位居民,現釋出三級警報怪物攻城,請各位居民躲在家裡城防軍會處理好這件事。”

“怎麼辦?風哥,我們直接走嗎?”張子強說道。

“走那麼急,乾嘛,怪物攻城有可能一輩子都遇不到一次留下來看看吧,再說了一會兒不就下去了嗎?”杜可風回答到。

“好啊風哥,咱們就留下來看看吧!”

隨後,兩人來到了城牆處,看著下麵的怪物。可是看著看著,兩人越發覺得不對勁了起來。

“風哥,我感覺我感覺怎麼有點不對勁呢,這都一個小時了?怪物怎麼還冇有散開,而且我怎麼感覺守不住了?”

“不,你冇有感覺錯,確實是,守不住了。”杜可風回答到。

這時,城裡的廣播又響了,“各位居民朋友們,現在怪物攻城警報提升到一級,請所有在城內的法師立刻來到城牆上協助我們抵抗敵人。”

聽到廣播後,杜可風苦笑著說道:“好吧,就是守不住了。”

說完,兩人向著城頭的指揮部走去。一走進指揮部兩人就聽到了,裡麵傳來了激烈的討論聲,“現在我們身邊的所有城市都遭到了怪物的攻擊,全部自顧不暇,無法出兵援助我們,我們必須要堅持到帝國的大部隊趕來, 這樣玩,必須再堅持上四個小時。”

“四個小時,彆開玩笑了,現在兩個小時都守不下來。”

“ 哎,希望城裡的法師和我們的軍隊加起來能守上四個小時。”

“城裡最高的修為,纔是高級魔法師,能起什麼用啊!”

“那總比冇有好吧?”

“算了不和你們說了我去外麵守城了。”

聽到這句話後, 指揮部的大門被打開了從中走出了一個身穿軍裝的男人。

那男人見到杜可風兩個:“說到你們來這裡乾什麼?”

“長官,我們是北境邊防軍的新兵,來這裡是聽到廣播前來協助守城的。

“ 那好吧,你們兩個跟在我後麵去城牆那兒吧!”

“收到,長官。”隨後,兩人跟在男子的後麵,走到了城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