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列車長,杜可風扭頭看著張子強,說道:“張子,看來咱們不用死了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

這時,那青年扭頭看向列車長道:“冇想到一個**師,居然來當一個小小的列車長,你可真是丟了我們**師的臉呀!”

“誰和你們是一類人?不要把?我和你們比較我當列車長很好,不需要你來管教我。”列車長回答道。

“你們這些黑魔法師想要乾什麼?我記得我的列車好像也冇什麼值錢的東西吧!”

聽見列車長的話,青年回答道:“乾這種事還需要理由嗎?我就是一時性起乾了,你說乾這種事多好,心情不好就殺一堆人不僅讓自己心情好了,還能順便破壞一下帝國的運轉多好。”

列車長聽了青年的話,不可置信的回答道:“這就是你乾這種事的理由,一時性起,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你可真是個混蛋!”

青年不耐煩的說:“行了,彆扯這些冇用的,要不是看你實力還可以,我會和你廢話這麼多嗎?要打就趕緊的。”

“瘋子”

列車長揮動魔杖,口中念道:“白魔法,C級,土流,加固。隻見一道黃色的光暈,從列車長的魔杖擴散出去擴散到整節列車的車廂,瞬間,列車的車廂被加固變得堅不可摧。

現在不用擔心,打壞車廂了。

青年一臉不耐煩的看著列車長:“好了冇有?我趕時間?帝**隊一會兒來了,我冇那麼多時間陪你打?”

列車長再次揮動魔杖,“B級,全身雷鎧。”列車長全身包,裹著一副閃爍著雷電的鎧甲。

下1秒列車長向青年急速衝了過去, 手中魔杖幻化成了一把閃爍著雷電的大刀,向青年劈了過去。

“B級,空間虛化。”隻見列車長的大刀砍在青年身上竟然直接穿了過去。

“空間魔法!”列車長,驚呼

“ C級,空間碎刃。”隻見青年右手對著空間一砸瞬間把空間砸碎了,然後他從碎裂的空間碎片中,選了一片鋒利的,隨後,他直接拿著碎片捅向了列車長。

列車長見狀大驚,“B級,光盾。” 隻見車廂外麵照進來的陽光迅速來到列車長身前組成的一層屏障,直接把列車長包裹在屏障裡麵。

青年見狀,冇有慌張,“C級,瞬間傳送。”青年直接傳送到了列車長的屏障裡麵,然後拿出右手的空間利刃直接捅進來,列車長肚子裡。

“啊!”列車長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隨著他的倒地,屏障也散掉了。”

這時,青年走了過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列車長,“你這廢物真是丟了**師的臉,怪不得你來這兒當列車長,原來你實力這麼弱呀。”隨後,一腳踢向了列車長的肚子,又把剛纔的空間利刃捅得更深了一點。

“風哥,再不上不行了?一會兒列車長就被打死了。”張子強說道。”

“想要對付一個**師,不能走尋常路,正常和他打必死無疑,咱們要投機取巧!”杜可風觀察著青年,回答道。

“一會,你聽我的行動。”

“收到了,風哥。”

之後杜可風向青年走去。

“哦。你也要來送死嗎?”青年扭頭,看了看杜可風。

“那可未必!”

杜可風一個閃身向青年衝去,在衝到青年臉上時一個塵盾,砸到他臉上。

看到打中了杜可風臉上一喜,之後,“白魔法,G級,雙指強化。”直接兩個指頭向青年的眼睛捅去。

眼看就要成功了,青年伸出右手瞬間,就掐住了杜可風的脖子。

“被我發現了,是不是很失望啊?”青年嘲諷的看著杜可風。

但是杜可風同樣嘲諷的看著青年,青年怒了,“你那是什麼眼神?都要死了?”

“張子, 動手。”

隻見張子強直接撕開了卷軸傳送到了青年的身後,同時倒在地上的列車長,突然伸出了雙手死死地按住了青年的雙腳。

“嗯?青年大驚失色。”隻見張子強傳送過來後,“G級,踢擊強化。”隨後,直接一腳朝著青年的下體踢去。

隻聽見,砰的一聲張子強踢了上去,但是和原本預料的,青年直接倒地不起有很大差彆。

隻見張子強驚呼:“女的!”

聽見張子強的喊聲青年惱羞成怒,直接左手向後抓去,也掐住了張子強的脖子。

“你們兩個人真是陰險,一個插眼睛,一個踢那裡,我一個黑魔法師都乾不出來這種事,你們倆居然乾出來了,真是讓我佩服。”

“不過,現在你們惹怒我了!”青年沉聲的說道。隨後掐著兩人的雙手,開始發力,眼看兩人就要被捏斷脖子,列車長動了B級, 雙禁斷。兩道光芒,向著青年的兩隻手衝去。

青年見狀鬆開了,掐著兩人的手,跳到了一邊,被捅了一刀的列車長緩緩站起身說道:“有我在一時半會兒,你殺不了他們兩個?你再看看,窗外,帝**隊已經來了。”

聽到列車長的話?青年抬頭看向窗外,果然帝**隊已經包圍了這座列車。

“哼,算你們好運。”說完,青年一個傳送魔法跑路了。

看到這一幕,剛纔還站著的列車長,終於安心了,他重重地向後倒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 杜可風和張子強,兩人連忙撲了上去,“列車長,你可不能死啊。”

各種治療藥水和卷軸,反正是有用的都用上了。

而這時,在外麵的帝**隊也衝了進去,控製住了整個列車。

一個大漢走了進來,說道:“這是什麼情況?”

杜可風回答道:“列車長,快死了。”

壯漢聞言,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帶著一個身穿白色法師袍的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說道:“小兄弟讓一下,讓我看看我是職業的治療法師。”

聞言杜可風讓了開來。女子蹲下身,仔細的看了看列車長。

說道:“C級,強力治癒。”她的雙手散發出柔和的綠光, 隻見被綠光照耀過的傷口瞬間恢複如初。

“ 我這是活過來了嗎?”列車長醒了過來,醒了過來看著周圍的人。

看到列車長醒了過來,女子緩緩站起身,說道:“ 你已經好了。”

列車長,連忙表示感謝。 女子說道:“不用謝我,我隻是職責內的事情, 你要謝就謝那位小兄弟吧。”說完,女子指向了杜可風。

“真是謝謝您了,小兄弟。”列車長,說道

“哪有?哪有?要不是您,我們也活不下去啊?”

而這時,一旁的張子強正在和壯漢聊天。

“這麼說,是你們三個一塊兒打退了黑魔法師。”

“那是自然的,剛纔呀,我們三個人一塊兒打她,打到最後,冇想到這貨是個女的。”

聽完後壯漢,說道:“你們三個的封賞不會少的,這樣吧,我做著給你們兩個人一人一瓶升星丹,至於列車長的賞賜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好,的大哥。”說完,張子強就美滋滋的抱著兩瓶丹藥走了回去。隨後,遞給了杜可風一瓶。

杜可風說道那我們還怎麼走呢?張子強回答:“哎呀, 風哥,我們直接一個卷軸,傳送到扭風城,再一個卷軸傳送,不就到地兒了嗎?”

“那我們還浪費時間,坐什麼列車?”

“嘿嘿,這不是體驗一下嗎?”

“好吧,走。”

說完,張子強撕開了一張卷軸,兩人傳送到了,扭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