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知道怎麼辦?等著唄。”杜可風回答道。

就在這時,火車上的廣播響了,裡麵傳出了一個沉穩的聲音,“各位親愛的,旅客朋友們,現在通知大家一個不幸的訊息,就在剛纔,我們的火車上,混了一個黑魔法師,他在火車上釋放法咒,炸斷了火車的推進器,目前火車已經停在了這裡,黑魔法師還停留在車裡,各位旅客朋友們請就地躲藏,如果有法師請配合我門反擊,我對此鄭重,發誓,列車不會有任何問題我們隻需要堅持到帝**隊趕來後就可以了,我們會以各位旅客朋友的生命安全,為第一準則。”

聽到廣播,列車上瞬間就陷入了恐慌。旅客都驚慌了起來。

“怎麼辦啊?黑魔法師。”

“我們不會有危險吧?”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的恐慌,甚至還有人想要打開窗戶,跑掉。”

“風哥,怎麼辦?那可是黑魔法師啊!”張子強說道。“行了,黑魔法師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我們要團結現場的人。”

這杜可風,緩緩從座位走了出來,“各位,且聽我一言,我們這裡有這麼多人,未必需要怕他, 就算黑魔法師再強大,他也隻是一個人?”

聽見杜可風的話慌亂的人群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這位小兄弟說得對,我們這裡十幾號人,他再強難道還有三頭六臂不成?”

“對對對,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怕他。”

張子強隻見剛纔還慌亂無比的局麵被杜可風三言兩語就轉化成了現在這種群情激憤的局麵,不由得感歎道:“不愧是我風哥,我看中的男人就是牛逼。”

就在這時,隻聽見,砰的一聲,前方的艙門高速飛了過來,當場砸到了一個人頭上,那個人的腦袋直接被拍扁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杜可風抬頭望去,隻見艙門處站著一個,身穿一身黑衣服的青年。

他的表情十分的高傲,看其他的任何人都好像在看豬肉一樣。

杜可風厲聲喝道:“你又是那個混入的黑魔法師嗎?”

青年一臉不耐煩的回答:“對,就是我你想怎麼地呀?想打我,我隨時奉陪呀,但是現在我隻想讓你們死啊。”

杜可風神經繃緊全神貫注地盯著青年,“白魔法,G級,動態強化。”

“看杜可風的神態青年說道:“哼!雜魚就是雜魚,乖乖,等死不好嗎?死前,掙紮個什麼勁兒?”

話音剛落青年冇有去偷襲而是掏出了自己的魔杖“C級火球術。”瞬間一個巨大的火球,向著杜可風的方向飛去。

看到這一幕杜可風嚇的亡魂皆冒, 連忙使出自己的最強防禦手段F級土壁。

杜可風對著地麵一拍,一麵土牆瞬間擋在了他的麵前。

“還不夠,怎麼辦?”。雖然使出了自己的最強,防禦手段但是杜可風冇有一絲的喜悅, 因為他知道C級的火球術,不是自己可以擋住的。所以他是放出土壁後直接向後跑去。

而看到杜可風的姿態,青年隻是覺得很有意思, 所以他站在旁邊準備看一看杜可風能做到什麼樣地步。

果不其然, 土牆甚至連1秒都冇抵擋得住就被C級的火球術,融化了但這也為杜可風的逃離,爭取了時間。

眼看杜可風就要逃出生天,這時,一旁看戲的青年動了。

隻見他右手一揮,火球術的速度瞬間加快了一倍,幾乎是一瞬間,就來到了杜可風的身後。

這時,杜可風感受到了身後炙熱的灼燒感, 不由得魂飛魄散,“吾命休矣。”

“風哥,彆怕, 還有我呢?”這時隻見張子強直接撕開了一張傳送卷軸, 傳送到了杜可風的身後, 隨後,又撕開一張卷軸,瞬間一道保護罩擋在了兩人的身前。

C級火球術打在保護罩上,直接和保護罩一塊兒破裂了。

看到這一幕杜可風,鬆了一口氣:“張子,果然,關鍵時候還是你靠譜?”

“風哥, 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哦?什麼話?”

“就是剛纔你要是被打中的話是不是火化的錢就省下來了。”

“滾。”“好的,風哥。”

就在兩人嘻嘻哈哈的時候, 一邊站著的青年看不下去了,“冇想到你倆還有點東西啊?竟然擋住了,我的大火球術, 不過, 你們也就到此為止了。”

“B級,火舌亂舞。”看著青年,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勢, 兩人都不由的一寧, 杜可風沉聲說道,“他至少也是個**師,我們兩個見習法師可擋不住,張子, 你那捲軸,還有多少?”

“冇了,風哥, 那種能擋住**師攻擊的卷軸,我也隻有一個而已,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

“既然這樣?那就隻有一個辦法了。”

“哦?風哥,你還有什麼辦法。”一旁的張子強一臉驚喜地說道。

“那個辦法就是?快跑啊!”杜可風大喝一聲右手抓起張子強就朝人群後麵跑去。

“風哥,你說的辦法就是這個?”被抓著狂奔的張子強露出了一臉便秘的表情。“不然呢?兩個見習法師打一個**師,你覺得打得過嗎?”正在狂奔的杜可風,冇好氣地回答到。

同時,杜可風在逃跑的路上大喊道:“快跑,他是個**師,你們打不過他的。”

聽到杜可風大喊的人群,馬上向四周跑去,可是這是在火車上到處跑,又能跑到哪去。不一會兒逃跑的人,都被那青年給殺了。

這時,杜可風兩人被逼進了一個 死角。

“壞了,這下可能真的完蛋了。”杜可風看著四周的牆壁,苦笑道。

就連張子強也說道:“我們真完了,怎麼辦呀?我們兩個要是都死在這兒,我們兩個的骨灰該被誰抱回去呢?”

“行了彆談骨灰了,都快死了,你不能說點開心的。”

“可是?風哥,我們馬上就要變成骨灰了呀?”

看著張誌強, 杜可風無奈地,說道:“行了,你愛說啥說啥,我管不了你了。”

這時,青年一臉獰笑地走了過來,“怎麼不跑啦?剛纔不是挺能跑嗎?現在是不是跑不動了,”青年又對著張子強,說道“放心,我不會用火燒你們的,我會把你們抓走去喂狗, 不會有一絲一毫的骨灰的。”

聞言杜可風笑著說道:“好像, 死法比被火燒死還慘。”

而張子強,卻不是這麼想的,好傢夥,還帶免費處理骨灰的,死在這傢夥手裡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就這樣,兩人都放棄了抵抗,閉上雙眼等死。

而正當青年想殺了兩人時,一道聲音傳了過來,“孽畜,休要傷人。”

聽到這種聲音杜可風,睜開了眼看向了門外, 隻見門外站著一個威風凜凜的中年人,他身穿列車長的製服,手上,拿著一根魔杖。

杜可風驚訝地說道:“冇想到這一節小小的列車上麵的列車長,竟然是一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