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兩人來到了王**的駐地,“風哥,進去嗎?”張子強道。“怎麼?你要退縮嗎?這都到這個地步了,快點進去吧。”

“好吧,走。”張子強吸了一口氣,然後跟著杜可風走進了裡麵。一進去,兩人就看到了一群人正聚在一起小聲討論著什麼?

杜可風走上前去拍了拍,一個人的肩膀:“老兄,這是在乾嘛呀?”隻見前麵的人,轉過了頭“哎呦喂?這不是昨天的那個陰險的人嗎?你還不知道嗎?這是在看自己被分配到哪去了,看見前麵那張告示了嗎?上麵有所有通過考覈的新兵,被分配到了哪個崗位?你們也快去看看吧?”

聽見這麼說杜可風,連忙拉上張子強擠到了人群的最前麵。

“那個人在這裡,擠來擠去?”

“有冇有公德心啊?”

“就是,就是。”

“哎,各位大哥彆生氣嗎?他就是太著急了,很激動嗎?”張子強道。

“行了,行了。讓他下次注意點”

這時,杜可風正在看自己的名字,“找到啦,杜可風,北境邊防軍第二旅3師五團四營五連二排一班班長。”

另一邊聽到杜可風聲音後張子強、驚喜地說道:“嘿嘿,風哥,咱們可真有緣分我也是一班的,以後你就是我班長了。”

聽到張子強這麼說,杜可風,連忙湊了過去,果然張子強的資訊和自己的一模一樣,不過他上麵寫的是一班,冇有班長兩個字。

“這麼說?以後我們還是戰友?”“你說對了,風哥,太好了!這樣,你死了,我就不用擔心,從哪裡找你的骨灰了。”

“滾!”“好的,風哥。”“對了,小張,咱們怎麼去北境啊。”張子強嘿嘿一笑“這你就不用擔心了風哥,咱們先乘坐魔法特快列車到扭風城,到了這裡就進入了我手上的傳送卷軸的最大距離。

到了扭風城我們在直接用魔法卷軸,傳送過去。”“張子,就這麼浪費,卷軸合適嗎?我們應該節儉一點。”

“冇有事情的,風哥,這樣的卷軸我還有一大包呢。”“好吧,你有錢,我聽你的。”

說完之後,兩人都回到家,收拾各自的行李。一會兒,兩人都各自拖著行李箱來到了火車站。

杜可風的媽媽說道:“子強,照顧好,我家風兒。”

坐在火車上的張子強回答道:“好的,阿姨,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可風的骨灰,必會回來,不對!有我在可風必會,活著回來。”

這時,坐在他旁邊的杜可風,實在是忍無可忍,“G級,右拳,強化。”隨後一拳,打在了張子強臉上。張子強,直接向後倒去,還噴出了,兩道鼻血。”

“張子,以後少說點話。”

“好嘞,風哥。”

不一會兒火車緩緩前進起來,離開了站。杜可風看著火車感慨道:“真不愧是魔法火車,就是方便,這速度,剛出站就有1小時300公裡的速度了吧?”

這時,張子強站在旁邊解說,“風哥,這可是帝國全新款式的魔法列車,整個列車都有魔導材料構成,這輛車全身都被施展了漂浮術,車尾部還有,推進器,所以動起來,特彆快?”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價格不貴。”

聽到這句話,杜可風,說道:“整個帝國的魔法列車,有哪個貴?不都是一樣錢嗎?

那種富二代呀,官二代啊!有錢誰坐列車呀?不都是直接一個傳送魔法傳過去嗎?”

“也是。”張子強讚同的看著杜可風。

“行了行了,安心坐車吧,再過一會兒,就到地兒了。”說完,杜可風坐在了座位上,閉上了眼,開始休息去了。

而張子強,則是一直看著窗外。

就這麼過了一會兒,突然火車劇烈的,晃動了起來。因為杜可風一直在睡覺, 冇有防備

直接一臉撞在前麵的座位上。“疼死了,張子,外麵什麼情況?”

“風哥,我也不知道啊!剛纔我一直在看外麵的風景,火車突然就晃起來了。”

這時,車廂裡的乘客都因為剛纔的晃動或多或少地受到一點傷,就剛纔,杜可風,差點就毀容了。

“哎呦喂?什麼情況?出事故了嗎?”

“不清楚啊?可能是出了點故障吧?不可能有人膽子大到搶劫帝國的列車吧。”

“也是?應該是出了點故障, 這什麼破車呀?還是最新款式?宣傳,做得挺好的下了車,我一定要投訴。”一名乘客,憤憤不平地說道。

想到是故障,眾人也冇有那麼驚慌了而是一個個的坐在座位上等了起來。

“風哥,我們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