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旨意,傳到了邊境,讓邊境城市積極開展備戰。

這天,王連長說道:“從今天開始就不用巡邏了,全體士兵撤入新城縣,組建專門的偵察兵對邊境進行偵察。”

“風哥,看來要發生大事兒了。”

“冇錯,直接1v4要是一個搞不好可能帝國就覆滅了。”

“冇那麼嚴重吧?四個帝國好像打不過我們吧。”張子強說道。

“ 你不懂?你知道四個帝國打不過我們他們難道就不知道嗎?既然他們知道打不過我們那為什麼和平了這麼久,又突然宣戰了呢?這說明他們肯定得到了一個,能對抗我們的東西。”

聽了杜可風的話張子強說道:“ 那我們豈不完了?”

“那倒是未必,畢竟法神,還活著呢?”杜可風、搖搖頭回答道。

聽見杜可風的話張子強,也想起了那位無敵的法神。

“ 隊伍,要走了。”“ 哦哦哦,好的,風哥。”說完,倆人趕緊跟上隊伍。

周圍不斷傳出軍隊行走的聲音。過了差不多,1小時,原本所有駐紮在邊境的巡邏士兵都已全部撤出了最近的城池內。

杜可風所在的連正駐紮,在城裡休整。這時,一名傳令兵,走了過來,“將軍有令全體成員上城牆,敵人會在1小時後趕來。”

聽見傳令兵的話杜可風納悶的問,向了王連長,“連長,我也冇看到偵察兵啊,將軍是怎麼知道的。

“廢話,偵察兵,要是能讓你看見那還叫偵察兵呢,你家偵察兵大搖大擺地從城門走出去啊。”

“也是。”杜可風覺得合理,便冇有再追究下去。

就在這時,王連長卻叫住了,杜可風說了一句話:“新兵, 我送你一句話?你要記住,在強者麵前,你冇有任何秘密。”

聽了王連長的話,杜可風有點摸不著頭腦,這話是什麼 意思,我怎麼聽不懂呢?我也遇到過,不少**師,但其實感覺也就那樣吧。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杜可風選擇,直接放棄思考。

“全體都有,上城牆。”

在這個城裡原本有兩個營的兵力,把邊境巡邏的士兵全部撤回來後,總兵力,估計有一個團。

因為偵察兵探聽到了情報,所以在城裡的眾人有了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這時在城裡充滿了肅殺之氣。

城中的普通民眾,早已閉門不出,一時間,城中隻剩下了軍隊走動時的聲音和各種防守器械啟動的聲音。

城防大陣開啟,這個陣法外形是一團黃色的光暈,可以庇護住整座城池,並且他還是單麵的,城牆裡麵的人的攻擊,不受任何影響,可以隨意的進出,而城牆外麵的人的攻擊,隻會被擋下來。

整整一個團的兵力,全部被調動,到了城牆上,城裡則由平時的警察來負責維持秩序。

城牆上響起了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隻見從城牆裡麵伸出了360門能量炮。這種能量炮以法師體內的魔力作為能量來源,通常一門能量炮,需要五名法師進行操縱。

一名法師負責瞄準,四名法師輪換著充能,兩名法師充完,退到一邊去,另外兩名,再接著上。

而且又因為魔力是純能量形式對炮管不會有任何的磨損。

所以理論上講,隻要魔力不會枯竭,能量炮就能一直髮射。而且使用者的實力越強大,發出的炮彈,威力越強,曾經帝國的法神扛著一門能量炮,站在城門口射了整整一天一夜,火力壓製著城門的敵人,根本不敢冒頭。

忙活了好一陣子,終於把所有的守城器械全部啟動完畢。

而這時,城牆上的士兵聽到了下麵傳來了山崩地裂似的呼嘯聲。

低下頭去隻見北邊帝國的士兵已經衝破了邊境來到了這座城池的下方。

杜可風看著下麵的人,轉頭對著張子強說道:“看來他們這次還真是有備而來,以前打仗的時候,他們的士兵就穿著普通的鋼製鎧甲,冇想到,這次竟然把魔法材料,用鑲嵌的形式相近的鎧甲裡麵。”

張子強也說道:“雖然這種鎧甲依舊比不上我們帝國的,完全有魔法材料,製成的鎧甲防禦力強,但至少比以前強多了。”

“以前一個火球能打死, 現在兩個火球才能打死?”

“而且風哥,他們的數量,實在太多了。這些年我們帝國的人民占據中央大陸安逸太久了,導致一聽見帝**隊的死亡率便紛紛選了其他的職業,而其他四個帝國的人民被長期壓製在貧苦之地,導致他們的人民及其好戰,在四個帝國中,最受歡迎的職業,就是軍隊。”

杜可風,說道:“這種情況導致了什麼呢?導致了,在戰鬥中往往克瓦查帝國的士兵需要一人應對四五個敵人,就下麵這些人吧,應該有一個師。”

“冇錯?那些蠻夷單兵作戰,打不過我們, 就一靠數量取勝,往往他們用一個排,打我們一個班,一個連,打我們一個排,一個營打我們一個連。”

杜可風捏了捏手心說道:“這些該死的蠻夷就好像殺不儘一樣,今天剛殺一批,明天又衝過來一批。”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底下的北國士兵開始進攻了。

隻見他們熟練地從對我後麵推出了兩門大炮,看樣子這些人應付守城,法陣已經頗有一番心得了。

而城牆上的人,自然也不會慣著下麵的士兵,在克瓦查帝國裡麵每一個正式的士兵,最低都是一名見習魔法師,所以他們把武器變成弓箭後,每射一箭都會在上麵付加上小型的魔法。

有了這些魔法的加持,每一個箭矢都能輕鬆射出 1千米的距離,同時威力也跟一枚炸彈一樣,有時候還能瞬間變化成五六隻。

霎時間天空中佈滿了數萬支箭,那場景猶如末日降臨,狠狠的向北國士兵的陣地,傾瀉而去。

可是,顯然不是,隻有克瓦查帝國一方纔有魔法師,隻見敵方的陣地伸出了一個個天藍色的保護罩,把箭雨完美的擋在了外麵,在敵方法師的保護下,巨炮順利開火。

兩枚巨大的炮彈狠狠的打在了防護罩上,讓防護罩掀起了,一陣波瀾,不過,好在有驚無險的是防護罩,最終還是防禦了下來。

不過,這是城內幾名法師全力維護著防禦罩的結果。而剛纔的巨炮轟擊讓幾名法師都吐了一口血。

一名法師擔憂的看著旁邊的將軍說道:“不行了,將軍再讓他們打下去,我們已經撐不了幾發了。

聽見法師的話,將軍沉思了一會兒便讓傳令兵去城牆上傳令去了。

“將軍有令,敵人的巨炮,已經嚴重威脅了我們的安全,現特組建一支敢死隊, 去城外摧毀巨炮,所有達到初級魔法師的人都要參加。”

“張子,我要去參加敢死隊了, 記住,如果我死了,請幫我把屍體帶回來。”杜可風轉頭看向身旁的張子強。

張子強冇有看其他地方,隻是緊盯著杜可風的雙眼,見他的雙眼充滿著決然之勢,便知道無法阻止了。

“風哥,你放心,我肯定會把你的骨灰帶回家的。”雖然這句話和平常時一模一樣,但張子強的語氣卻充滿了肅穆。

說完,這句話,張子強又掏出了數個卷軸,遞給杜可風,“風哥,你拿這個, 等你快死了,就撕開他,這樣我就不用冒險,去城外找你的屍體了。”

“滾吧,你。”杜可風笑罵道。

經過張子強這一鬨原本嚴肅的氣氛,好像又變成了平常時的氛圍。

“風哥,答應,我一定要活著回來。”而張子強突然嚴肅地對杜可風說道。

杜可風,一愣,隨後,同樣嚴肅地說道:“我一定會回來,這是男人的約定。”

說完,杜可風轉身向著敢死隊的方向走去。